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觅高人
    却只见小熊猫们肚皮起起伏伏,睡得四仰八叉,睡得过分熟的,脚尖还不由自主地颤一颤,似是梦里正蹦着脚揪那树梢尖尖上甸着的果子。

    狗子没有看见先前的那一幕,专心致志不得分心的林苏青也没有看见,唯独夏获鸟看见了。

    她知道那些小崽子们恐怕是耗尽了体力,才昏睡了过去。既然是经过了商议才做出的决定,就是不知除了昏睡,方才的作为对它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影响。

    不过,这并不是夏获鸟主要担心的事情。适才,那五只小崽子释放的是五行之力,也就是说,它们意味着五种属性,各自一属。而倘若林苏青要收回那最后的幽精之魂,必须收得齐全,缺一不可……可是他迟迟不收……

    这五只小崽子虽说是畜牲貌,但它们毕竟是子隐圣君的心头血肉所化,承载的更是神域与妖界的皇宗血脉,倘若被谁强撸去,无论是生吃活吞,还是炼丹入药,对于修行而言断是明效大验。

    她越想越觉得后患无穷,有了主意不禁心道:“还是叫林苏青尽快收回才可保万全。”

    五行生阴阳,阴阳生八卦,八卦生万物,则五行乃万物之始,亦乃万物之根本,方才那五只小崽子汇聚五行贯穿了狗子,令它由内而外焕然一新,当下宛如方刚入阵,精神饱满神采飞扬。

    “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林苏青处于天地之间、阴阳之间,诵念着心咒,续接着不同的手印,心绪澄澈自有一派超然的气势与威力震慑八方,“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

    “最后一名!兑位的女子我找到了!”夏获鸟惊呼,半半都为之心中一喜,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祈祷着一切顺利。

    林苏青听见了,似置若罔闻,诀法有条不紊,语气风波不惊:“艮以止之,兑以悦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半半!归位!”林苏青突然大喝一声,吓得半半连忙睁开眼睛向来时的兑位翻去,从坤位到兑位,连翻了三个跟头。

    “归位!全力攻击那花王!”

    在林苏青的指令下,就在半半方刚落地时,伴随着唰唰唰三道风声的同时眼前落下狗子、夏获鸟、林苏青三道身影。

    他们齐齐落在了她的面前,旋即三人同时冲那花王发出攻击。

    霎时只见狗子高举一双堪比狮子脑袋大的爪子,仿佛从天地之间借来了一股力量,迅速在它的爪子只见抱出一团比火焰更加炽烈灿烂的力量,它毫不犹豫抱着那团火团登时甩向那花王……

    与此同时,夏获鸟从腰间抽出佩剑,腾起凌空一个大劈,延出一道强劲无比宛如劈山之势的力量直劈那花王……

    而林苏青手中,则结着一个极其复杂的手印,即使不动法印,也能凭直觉感应出它并非攻击之用,那似乎是一种加持,也似乎是一种控制。

    是的没有错,他利用法印借助了阵法之中的力量,从而增强了狗子与夏获鸟的攻击力量,同时他还利用阵法短暂的桎梏了花王。可谓是借力打力,亦可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阵法已经解开,到了这最后一步,那花王就是关键的钥匙,他们需要以力量去“转动”这把钥匙。

    林苏青推测,那布阵者在此地留下这样的阵法,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考验进山拜访的有缘人,更是有来防御敌人之用。既是如此,布阵者必然对这个阵法有监视,他们的种种进展,乃至当下即将破关,那布阵者必然都知晓。

    关键便是——他还要不要这个阵。如今奇门遁甲的局阵已破,只剩下法阵,法阵不同于局阵,虽然二者都难以凭肉眼看出来。可是,局阵是即使看出来、即使堪破了、即使找出了解阵之法,也不得不参与其中一步一步地去解阵,才能够得以解脱。而法阵,看似无懈可击,却也最为脆弱,一旦阵法被看出,最直接的破阵之法便是——摧毁。

    只要力量比阵法强大,或是比布阵者强大,直接破坏亦是解阵之法。

    此法阵的关键花王,而花王与狗子缠斗如此之久,至此未能取下狗子的狗命,料想眼下没有了奇门遁甲的保护,此间法阵恐怕还抵不过狗子的一记暴击,何况还有夏获鸟,何况还借助了阵法本身的法力加持。

    所以,假如那幕后的布阵者不想要这个阵法了,那花王便就此毁坏了去;假如他还想要这心血,此时该是他出面了。

    一时间内,虽然大家的脑海中思考了许多事情,然而实际上的时间不过是他们刚凝聚出力量的刹那。

    诧然一瞬之间,只见那花王猛地收回花环,仿佛还原回尖刀铁鞭,在身前甩动成一个圆圈,那圆圈越甩越快、越快越密集,便不再是一个空心的圆圈,而是变成了一个实心的盘,旋即形同大伞。

    随着大伞的不停转动,伞面越来越大,眨眼遮蔽了便大成一堵墙似的,遮去前面所有。正当疑惑——莫不是阵法有变?霎时只听砰地一声,大伞一收,先前种种消失得无影无踪,面前只留下茫茫一片花海。

    连风也被收走了似的……刹那世间静无声息,却是片刻,蝉鸣声乍起,鸟雀高鸣,又是一派自然气象。

    “遁匿了?”夏获鸟转过头问向林苏青。

    林苏青暂时无法确定,他道:“我们往山头上退一退看看。”说罢,大家便退回了来时入阵前的山头,一切安然无恙。

    于是他捡起几枚石子,亦如先前那样,抛去花海之中几处特别的地方,石子自然落下淹没在绚丽多姿的花海之下,一切安然无恙。

    不等林苏青做出回答,狗子微微疑惑道:“这就完了?没想到破这阵法好像挺容易的?”

    前一刻还在酣畅淋漓的战斗,这一刻便突然就结束,仿佛高山流水行正酣畅却戛然而止,居然有了意犹未尽之感。

    不知何时又默默闭上眼睛的半半怯怯地拉了拉夏获鸟的衣角,夏获鸟回头看去,见她依然胆战心惊的模样,忍俊不禁道:“阵法已破,你睁开眼睛吧。”

    她却摇摇头不睁,夏获鸟一愣,随即与狗子心有灵犀似的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林苏青……林苏青承受着他们异样的注视,不禁生了几分局促,清了清嗓子道:“咳,半半……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半半这才听话地睁开,此间林苏青感觉……夏获鸟与狗子的目光……好像更加炽烈且异样了些……

    “咳,走吧。”他开口不由自主地咳嗽了一声,“那隐世的高人应当也在接迎我们的路上了……”

    “呵~呼噜噜……呵~呼噜噜……”一阵酣畅的呼噜声蓦然入耳……几人循声找去——是那五只小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