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人偶
    僻静的重重山林,幽深而秀丽。万壑古树参天而上,令蔚蓝的天空与霏霏白云仿佛压得比树还低,千山深处鸟雀啼转,前者呼后者应,像是引路,像是传报。

    林苏青双手叉腰而立,臂弯中各抄着一只小熊猫,头上还趴着一只,此外夏获鸟怀中卧着一只,狗子也一脸不情愿地驮着一只。

    他将臂弯中的小熊猫往肩上一顺,且由它们趴在肩膀上,便按着狗子招来的云朵坐了上去。

    他们渡过了毒气弥漫的花海之后,循着潺潺的水声找到了一条溪流,便下了云朵由狗子打头,沿着这条溪流约摸行了七八里,便见前方百梢悬泉,却不见那泉水从何而来,遂又多行了十来步,抬眼就见那百梢底下有一眼不足一丈宽的方泉,而那树梢之上倾斜下来的泉水尽洒,将方泉周围的青石板冲刷得光滑如镜。

    然而奇妙的是,扑面而来的凉爽水汽,却满载着清冽的酒香,仅仅深闻几次,就不禁入醉。

    他们正当疑惑,忽然一声琴音袭出,在幽幽山谷中回荡,似是迎客至。随后便十是一曲清微淡远的潇湘水云,飘逸的泛音将七弦瑶琴的深沉与悠远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仿佛置身于烟雾缭绕的浩渺碧波之中,浮浮沉沉;感觉云水翻腾,柔情万种,也感觉水天一碧,万里澄空……直叫人如痴如醉……

    然后有十来只鸟雀衔着葫芦瓢,三两一起各舀了一瓢泉水为他们递来,见他们各自接下,它们才陆续散回林中去。

    林苏青将葫芦瓢靠在脸前,用手扇了扇,嗅着那瓢中泉水果然有一股香甜的酒味——

    “果然酒,而且……”

    “咕咚。”几乎是他刚开口说话的同时,狗子已经毫不犹豫地一口灌下了一瓢,抬起爪爪抹了一把下巴毛,称赞道:“啧,香得嘞~”

    “……”林苏青舌头都要打结了,“你就不怕有毒么……”

    “嗯?”狗子一怔,“你方才端起来不是要喝吗?我见你喝我才喝的!”

    “……”林苏青当场语塞。

    “诶?!”狗子瞅着他手中的葫芦瓢一愣,“你咋没喝呢?!”

    “……我只是端起来闻一闻……”

    砰!狗子一葫芦瓢冲着他脑瓜子砸去,被他被他一躲,一瓢砸在了小熊猫的脑袋上,一个后仰向后甩去,被砸醒的小熊猫明感觉着自己要往下掉,着急忙慌一把揪住林苏青的耳朵,抱住了他的后脑勺和脖颈子。疼得他龇牙咧嘴,连忙腾出手向后绕去,提着小熊猫的后脖子将它捎回来,这时因为他动作过大,肩膀上趴着的那只又要掉下去了,一个猛惊它一把抱住了林苏青的胳膊,荡来荡去生怕掉了。

    “你方才‘而且’什么?”狗子蓦然想到,“我听见你说‘而且’了。”不禁担心是否是——而且有毒。

    “我说了吗?”林苏青却忘记了自己起先要说什么……

    “说了!”

    “是吗?”他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狗子怔了怔。

    夏获鸟看出了狗子的担忧,遂替它问道:“此酒有毒吗?”

    “此酒无毒。”怎料传来一道无比苍哑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位老者。

    恐怕正是那隐世的高人,大家面面相觑,循着那声音来源望去,琴声戛然而止接着便听见类似于木制车轱辘滚动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忽然看见有一个身影从树林深处缓缓而来,来人貌似坐在椅子之上,控制着椅子自行前行,而那声响则是椅子下面的车轱辘碾过凹凸不平的地面所发出来的。

    当那身影缓缓行出林间时,终于现身在朗朗青天之下时,林苏青一干无不震惊了,那岂是个人?

    那椅子做工精巧绝伦,一眼便知必然玄机重重,除此之外,要堪称奇的是那椅子宛如一个坐着的人,扶手便如人体曲着的胳膊,而驱使者便是坐在那“人”的腿上,踩在那“人”的脚背之上……

    而来者,却并非是人……准确的说,他并非一具有血有肉的躯体。饶是做工精妙,但依然能从木讷的眼神之中发现——这应该又是一具傀儡,一具比适才花海之中的任意傀儡都还要逼真上百倍的傀儡。因为几乎看不出来它不是人。

    大家下意识警惕起来,防备又是一场陷阱。

    “恭候多时。”它甚至有思维,甚至会说话。

    操控傀儡的高人莫不就隐藏在附近?林苏青将神识多放了出去,循着那傀儡来时的发现探去。

    “踏破铁鞋无觅处,然而所觅正在你面前。”那傀儡猜透了林苏青,“小兄弟,你不必再寻了。”

    林苏青收回神识,也不同他拐弯抹角,单刀直入地问他道:“前辈莫非是将幻术与傀儡秘术相结合了?”

    却见那坐在椅子上的傀儡人偶似人模样微微一笑:“非也。”

    那似人非人的模样,和栩栩如生的神情,本身就透着诡异,眼下道起话更显讳莫如深,他反问林苏青道:“那么你是幻术与傀儡秘术的结合吗?那么它们——”他空洞无物的眼神却似真的似的扫视了一遍那五只小熊猫,“也是幻术与傀儡秘术的结合吗?”

    顿时悚然,一股凉意顺着后脊梁窜上头顶,他们都愣住了。

    “敢问阁下……也是将三魂七魄……”夏获鸟刚一开口,旋即迎来那傀儡人偶十分嫌弃的目光。他虽然没有真实的瞳孔不存在目光,可是夏获鸟却从他看过来的视线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不友善。

    “方才是你解了牵机阵?”他问向林苏青,显然是明知故问。

    “在下不才,托前辈手下留情的福,才勉强通过。”

    “谁是你的前辈。”人偶道。林苏青感觉到那人偶将谈话的主动权转到了他自己的手里,不容他们随意。

    “您是隐世的高人,在下此来是为求……”

    “我不是人。”不等林苏青说完,便被人偶截断了话。

    夏获鸟以胳膊肘悄悄捅了捅林苏青,小声道:“他性情反复无常,切莫惹怒他。”

    那就只能顺着他的节奏吗?林苏青却并不觉得,相反,他觉得这位高人恐怕并不喜欢万逆来顺受者……他还记得夏获鸟曾经对那高人的形容,特别是即使高人对诚心诚意拜访的来访者手下留情,也不曾留给谁完整的躯体。所以,他推测这位高人喜欢的是“乐趣”。

    既然高人喜欢控制别人,那么于高人来说,不受控制的应该也算“乐趣”。林苏青心想——我可以心怀诚意,也可以不受控制。不知是否能正中高人下怀,左不过没有好结果,不妨胆子大一些。

    他捧手谦谦一礼,微笑貌道:“那……敢问如何称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