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怪人怪好,投其所好
    “你想学我的本事,你凭什么?”

    语气生冷而凶恶,显然不似先前那般亲和,不出所料那人偶果然又换了性情。

    “要说凭什么……”林苏青登时也转换了说话的态度,故意顶撞道,“那就要看看前辈您……赏识什么了。”

    “哼。”那人偶冷哼一声,“猖狂小儿。”

    林苏青饶有意味道:“这叫随性。前辈不也是随心所欲吗?”

    人偶沉默了片刻,俄尔道:“我连健全的躯体也没有,何谈随心所欲。”还有他没有说出口的话:不仅没有健全的躯体,也没有健全的神志……随心、随心,随哪一个心?

    倏然他问林苏青道:“有所得便须得有所舍弃,天下没有白来的事情,你要学本事,打算用什么东西同我换?”

    “一样东西换一样本事吗?”林苏青问道。

    “若我高兴,一样东西也能换你想从我这里学走的一切本事。”那人偶如意料之中的直接,“就看你的东西值不值当了。”

    “我拿我的性命与你换本事如何?”林苏青庄肃道,“如你所见,我乃妖界祈帝与子夜元君之子,虽然子夜元君是丹穴山神域的神,但她也受着天界的封号,便也是天界中的神仙。如此无论你是憎恶天界、还是憎恶祈帝,取了我的性命,你都会痛快,不是吗?”

    “再者。”林苏青双手负于身后,挺拔而立,道,“你嗜好残杀,杀我不比杀那些无名小卒来得痛快?”

    那人偶不屑一顾道:“你性命都没有了,求一身本事何用?”

    “诶话不能这样讲。”林苏青微微含笑道,“所有前来拜访您的,无论人、妖、鬼……万物生灵中,大家都是怀着一分心愿来拜访您,无论是求您收留,还是想拜您为师,抑或者仅仅只是慕名而来想一度真面目……种种追本溯源,其实这些目的都算是一种心愿,那么便皆是前来托您帮忙实现心愿的。”

    “所以……”林苏青说着,随即侧目向狗子递了递眼色,同时继续说道,“我们亦如是,我们此番前来,便是以我的性命,向您换一份心愿的达成。”

    “你的性命……”人偶掂量了起来,“的确值点东西。”

    “前辈这是答应了?”

    “你想换什么?”是个爽快的。

    “换可保林苏青性命齐全的本事。”狗子倏然迈上几步仰着头道。

    人偶一怔,下意识道:“与你何干?”

    狗子贱兮兮地一笑道:“当然与我有干,因为有求于你的其实是我呀,是我用林苏青的性命同你换呀。”

    人偶又是一愣,嗯……他得捋一捋……而后道:“你用林苏青的性命,来换保他性命的本事?”

    “对,没有错,就是这么个意思。”狗子昂首挺胸,一本正经的回答。

    夏获鸟汗颜……这不是闹着玩?觉得有些扫颜面的同时还颇为担忧,只怕会因此惹怒对方,久闻那高人性情古怪非常,而且嗜好残杀,即使留人性命也绝不留齐全……

    她不禁开始思忖后路,便背手在腰后悄悄地捏好了诀法,准备在那高人爆发的刹那至少应该来得及起一道屏障。还不能防备太早,万一被他提前发现,届时落得个心不诚的意不坚的下场,恐怕会更加危险。

    哪料想那人偶不仅没有动怒,反倒是饶有意味的说道:“你们同我讲条件?还同我耍无赖?”

    林苏青坦然一笑,道:“这不是耍无赖,这是明明白白的交易。”

    “入了我的罗盘,你的生死就在我的手中,你何来的勇气?你有什么资格?”人偶的声音蓦然冷厉,却隐隐透着玩味。

    夏获鸟怔住……难道是激起了他的兴趣?她难以理解的心情溢于言表。

    “因为你的生死也在我们的手中。”林苏青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微笑,看上去十分从容,“算不算资格?”

    明显看出人偶有一丝愕然,他八成猜不到原因,一联想他们先前的无赖行为,遂觉得又是在套弄他。

    他愠怒道:“呵,本事不大口气倒不小,入了我的罗盘,安敢猖狂?”

    林苏青像那人偶一样没有接话,而是另起话道:“前辈不是知晓我等的身份吗?”

    “呵呵,你适才自报家门,是妖界祈帝与丹穴山子夜元君之子,呵,凭你这样的身份你能风光成哪般?”那人偶只当林苏青倨傲要以出身压他,而他最是瞧不起这般俗子,因而怒气更盛,“世间容不得我这类疯魔,更容不得你这样的祸患。我看你的性命恐怕比那打洞的耗子金贵不了几分。”

    “在下只当那些胆小懦弱的庸俗之辈,才有如此卑微的看法,原来超脱俗世的前辈也同他们没有分别吗?”林苏青装作讶然,但不忘借住机会拍一巴掌马屁。

    “谁同他们沆瀣一气!”人偶登时暴怒,“老子宁死也绝不降志辱身!那天界的老小子也是个孬的,他怕了妖界,也怕着神域因你而偏帮妖界。那老小子比你爹还怂得紧!”

    “前辈真知灼见。”林苏青捧手恭维貌道。

    那人偶突地一凛:“慢着!你居然活着?”

    居然是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件大事吗……狗子脸皱得五官都走了位,一脸的难以理解。

    “是的没错,我还活着。”林苏青坦坦荡荡道。

    “那你娘亲呢?子夜元君也还活着?”人偶忽然很着急,像是突然醒过神来的疯子,变得很严肃也变得很认真。

    “你认得子夜元君?”夏获鸟颇觉讶异,不禁脱口而出。

    “大丈夫说话,小娘们儿闭嘴!”那人偶当场震怒,生怕关键的问话被岔走似的。就连那本来没有生气的假瞳仁,亦仿佛突然点亮了神采,原本就栩栩如生的傀儡人偶顿时真的活了似的。

    夏获鸟所问恰恰是林苏青也想问的,遂他重复了道:“前辈似乎与我娘亲相识?”

    人偶暴怒吼道:“你先回答我!她是不是还活着!”

    将他们吼得一震,而后林苏青默默地摇了摇头,没有说生,也没有答死。他能存活尚且是意外,哪里敢下定论二太子是否还用着别的非常手段隐藏了子夜元君的生死。

    “死了,二太子亲手杀死的。”却是夏获鸟持重道,“天界要一个交代,为了护下林苏青,子夜元君之死便是那个交代。”

    那人偶只是微微一怔,却并未惊奇,不惊奇居然是二太子亲手杀死的,也不惊奇二太子居然会保下林苏青。只是感慨道:“是二太子杀死的啊?那就算是凤凰……也难以成活啊……”

    “前辈似乎对丹穴山很了解?”狗子忽然插话道。

    “畜牲闭嘴!”遭来人偶一顿暴吼。

    “你!”狗子哪堪这般羞辱,正欲发作,登时被林苏青一道封敕令逼在面门,它顿时乖坐住,不敢妄为,不敢冲动——“见令如见吾。”是主上曾经交代过的。不过是想起主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它的心中宛如被狠狠地剌了一刀,疼得眼睛酸涩鼻子刺痛。

    林苏青看了一眼狗子,原本想以令封住它行动,却见它突然老实了,便收回了令。而后将它提过的问题又重复问了一遍。

    那人偶听是他问,便不是那样暴躁,不过还是没有没有回答他。

    “我无须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换一个问题。”林苏青恭敬有礼道,“前辈认识子夜元君?”又是先前的问题。

    被这样一再的追问,那人偶有些烦躁,可是并没有发作。林苏青发现——关于这个问题,那人偶格外的在意。

    只见人偶的眼眸之中的神采突然黯淡了下去,看上去失落且惆怅。他沉默了许久,以为他依然不会回答,孰料他忽然咬牙切齿道:“我恨她,我还恨不是我亲手杀了她。”

    林苏青与狗子的心中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