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刹那牵机
    “饶是我终日隐居在这深山老林之中,然而从未与外界断过往来。”那人偶娓娓而道,“能听闻我在此并且能来与我相见者,谁也不是泛泛之辈。我何曾没有想过收几名弟子作为传承。”

    人偶的神情看起来颇为失落,他惋惜许久,随后才接着与他们说道:“可是,修习专术自有修习专术的必要条件。不是我不愿意教出去,实际上的确是没有能够活着学习这门秘术的人才啊!”

    活着?大家的关注点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这两个字眼上,心中为之悚然,甚至替着林苏青打起了退堂鼓。

    不学高人的秘术,出去之后行事谨慎一些,只要不招摇过市不过分张扬,不是不能保命。何况指不定还有其他的保命法子。世界之大之奇,并不是除了学习他的秘术就没得出路。

    听他话里的意思,那能够学习的前提必定是九死一生的条件,再回想过往那些有来无回的到访者……以及那些有命回去,无一不疯疯傻傻,无一不是缺胳膊少腿,无一不伤无一不残,更关键的是留得性命归去的那些里,没有一个活过了七日。

    只有来过的人知道这里的秘密,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我适才放过你们,许你们回去,你们却选择了死。”那人偶忽然变得冷漠,“错过就是错过,没有第二次机会。”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死?万一我是通过的那一个呢?”林苏青心中紧张,面上却强作一副从容的模样。

    人偶的声音也忽然变得阴狠:“那些死去的,无不是你这样的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的是他们。而我,是自信。”林苏青迈上一步,看上去无比坦然无比镇定,“是怎样的必要条件,请前辈明示吧。”

    为他惊诧的何止人偶一个。可是即使恐惧可能会发生的结果,却没有谁上来阻止他。他们怀揣着不同的心事,出自不同的原因对林苏青有着不同的担忧,亦有着不同的期冀。不过他们不谋而合的是他们都希望林苏青能挺过难关受住那“必要的条件”,希望他能够学得秘术离开此地。

    “好小子,有胆气!”那人偶阴深深的语气难得激昂一回。

    林苏青报以恭敬的笑意,抱拳作揖道:“权当前辈对晚生的夸奖了,承蒙前辈赏识。”

    “小子,你看这是什么。”那人偶揭开椅子扶手上的兽首,那底下做着一个可以收纳小物品的盒子,只见他不紧不慢地取出一串绿乔木的枝桠,上头广卵形的叶片还挂着点点露水,很是新鲜。

    随即那人偶抚摸着叶片,轻轻拨开,露出三五成串的小果实,那些结挂的小果实每粒仅如一颗花椒大,颗颗饱满,黄亮亮的似小小的炒熟后的黄豆子。

    人偶似抚摸至宝似的抚摸着碧绿的叶片,但他绝不去触碰那些黄黄的小果子,甚至像有意避开似的。

    “你可认得出它来?”那人偶将手中的枝桠往前抬了抬,轻斜眼皮问向林苏青。

    狗子小声嘟囔着碎碎念叨:“看起来……我觉得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味道,应该还挺好吃的吧……”

    林苏青皱眉凝思,见那叶片先端急尖,果实橙黄,而那人偶还刻意躲避……他只能想到一种东西……

    他想了又想后道:“前辈手中所持的……可是剧毒之物——牵机?”

    狗子心中咯噔一声,什、什么玩意儿?这玩意儿有剧毒?

    林苏青眉头紧锁,不再如先前那般淡定。这果子名叫牵机,他小时候没有学习过许多药物毒物,唯独对它有着独特的印象。只因为除了娘亲与老师教授的知识以外,他还在那边世界的史书中读到过关于它的一丝记载。依稀记得好像是南唐后主归附宋朝后,善于制毒的宋太宗便寻了机会赐了这牵机之毒于南唐后主。

    此毒之烈,不在于要命,而在于它要命的过程。

    “牵机……”夏获鸟心中默默念着,她猛然想到了什么,但可惜只是一刹那的想起来,那感觉无法确定。

    紧接着便听见那人偶冷笑一声道:“你服下一粒,若能生还,我便教你本事。不多,一粒即可。”

    狗子悄悄地蹭到林苏青脚下,用鼻子碰了碰他的裤腿,小声地问他道:“这玩意儿很厉害吗?怎的和前边那个阵法一个名字?那阵法是叫这个名字吧?”

    林苏青皱着眉头没有应答它,在他曾经的世界里,牵机有着另一个名字,叫作马钱子碱,除了用来制毒,它曾经还被用作兴奋剂作用于中枢神经,但是那些用法全都是微乎其微的用量。

    毕竟这是一种单单是近距离看着它,都会中毒的毒物,闻着气味也会中毒,并且仅仅只是触碰就会致死。

    “一粒之后,你若是健全的活着,我决不食言。”那人偶似笑非笑,抬手放出一只竹片编织的小鸟,令它将手中的那串牵机叼去。

    半半缩着肩膀战战兢兢地在后头瞅了好半天,不知何时她居然不动声色地挪到了林苏青身侧,她紧张地咬着食指的指甲尖,想伸手从小鸟口中接过,胆战心惊地试探了几次,正好下定决心一把去接时,猛地被回过神来林苏青擒住了手腕。

    “你做什么?”他问她。尽管事发紧急而且事关重大,但未曾忘记对她要温声细语。

    半半的手腕被他擒在半空,瘦瘦小小的身架子紧紧地缩着,头垂得几乎紧贴在了胸口,整个儿同林苏青的腰腹差不多高。

    她一声不吭,不缩回手也不作回答,既愧疚且又羞涩。她的耳根子红透了,小脸儿也涨得通红,连那指尖都仿佛要滴出血了。

    林苏青背着落阳的斜晖,蹙着眉头紧盯着她,片刻才松开了她的手,语气虽然温和,但听得出十分严厉:“去后面站着。”

    这时候那人偶嘿然一笑,道:“那小猴子是想替你嘞。”

    林苏青侧转身去回以那人偶浅浅一笑,将半半整个儿都遮挡在了身后,夏获鸟连忙上前去将半半牵回来,便只剩下狗子与林苏青与那高人对峙着。

    那人偶又道:“方刚开窍的畜牲而已,不懂规矩便不存在坏了规矩,我不会同她计较,你们不必这般紧张。”

    “前辈说笑了。”林苏青语气之中早已不复先前的从容。

    “怎么样?你可想好了?若你想学秘术,就得先过了这一关,往后一切好说。”那人偶的笑容因它那并不精美的面孔而显得尤其狰狞可怖,“小子,不是我故意要于你为难,切切实实是这门秘术的必需条件,你若过不了这一关,便如何也学不会这一门秘术。”

    那人偶似真人似的拢了拢袖子,煞有闲情逸致的问道:“如何?可考虑出个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