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久违了
    狗子盱衡厉色的威胁,那高人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来自人偶模样的满不在乎仿似在嘲笑他们的愤怒,进而愈发的愤怒。狗子怒火中烧,已经到了难以遏制的程度,它的爪子深深的抓入了土中,鼻头上因愤怒而皱起的纹路犹如纵横的沟壑,难以平复。

    “追风……”夏获鸟递过去一个关怀的眼神,狗子明白她的意思,它又怎么会不清楚眼下应该怎样做,只是爪子不由得抠得更紧更狠了。

    狗子不胜其怒,瞋目切齿地瞪了那高人好一会儿,继而被更胜一筹的担忧牵挂住了心,它神情凝重的坐在林苏青的身边,看着他首足相连,身体弓成牵机之形,全身僵硬无比。莫名的也看出了气来,恨不得踹上一脚,怪责他一番为何如此不争气。

    “你们瞧瞧,俨然一副死相了。”那人偶心不在焉的瞥了一眼,一声冷笑道,“你们知道吗?有一种死法,不会被阴司的勾魂使发现,便不会来谁收魂。”

    那人偶瞥来眼尾的余光,狗子怒不可遏的向他的目光瞪了回去。它当然知晓他在说什么,他说的是自裁而亡。

    因自裁而亡的死者,三魂需自行归去地府经受阴司的审判。若因寻不到去路等各种原因没有及时归去地府,便在世间一直无根无芽的漂泊,直至时限一满即直接散灭。或是通过修行成为鬼,随即名字便会自行从生死簿上划去,出现在另一册录上……是阴司的千百规矩之中的一种。

    那人偶轻视而道:“世间一日亡故数目不计其数,除非哪个性命牵扯入什么重要事件,阴司必须进行调验……反之,无论死一个,还是死一百个,与一片因枯萎而垂落的破叶子有何差别?”

    末了他如泣草芥般蔑着他们道:“至于你们?是劳请我送你们一程?还是——你们自便呢?”

    夏获鸟克制着心中的愤火,愠怒道,“好大的胆子!堂堂战神陨在这处,你安敢自信丝毫不被发现?”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你们也无须操这份闲心。”

    夏获鸟看似平静,话中却字字带刺:“瞒天过海乃是大过,你谨防多行不义必自毙!”她说着时察觉自己的情绪之中的暴躁没能抑制,借着叹口恶气的时刻令自己缓了下来。

    狗子挑着眉头吊着眼梢蔑视他道:“寻常不过三弊五缺,你怕是罪恶滔天,才至于半点残躯也留不住了。”它眼尾的目光刻意地上下扫那高人,“才变成如今这么个不人不鬼的样子吧。”

    然而那高人付之一笑满不在乎,反而控着人偶傀儡讥笑起他们来:“哈哈~你们~可真是有闲心呐~”

    人偶眉眼含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林苏青,那因牵机之毒所致的惨状令他十分满意,他当成一副杰作似的细细的品赏,笑意时时挂在嘴角。

    狗子怒气霎时冲了上来,作势要上去将那人偶卸个稀烂,刚一动,四条腿儿登时被四只小熊猫抱住,它们各自紧抱着它一条腿,蜷成一个团,试图以自身的重量去坠住它的脚步,而地枇杷那个小个子,眼瞅着没有多余的腿子可抱,它急得绕着过狗子团团转,猛地一眼瞧中了狗子的尾巴,一个猛子扎上去一把抱住,整个小脸儿都埋在狗子蓬松松的毛发之中。

    仅凭几个小家伙怎能桎得住狗子,不过好在经它们一打岔,狗子顿时平复了不少,它幡然清醒,也连连在心中劝说着自己不可轻举妄动。

    ……

    而在他们争执不下的期间,疏忽了中毒后的林苏青身上所有的变化,只有一个人看得最为清楚。尽管她害怕极了,她害怕看见林苏青受伤,甚至因为害怕,她无法接受这样的林苏青。可是惨不忍睹,担忧不已的心与放不下的牵挂促使她总是忍不住要去看一看。却在某一眼着过去时,她惊愣住了,她仔细的瞧着那一丁点的变化,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口鼻,想拽一拽夏获鸟的衣袖让她帮忙看一看那忽然发生的一丁点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身体却滞住了不听她的使唤。

    她只能这样看着,想躲也躲不开。

    她亲眼看见了林苏青的眉心蓦地亮起一道金色的光芒,说是亮说时光,但是并不扎眼,若非恰恰是那一眼看见,根本就不会为人察觉。

    他的额间仿佛暗藏着什么纹理,那忽然出现的金光以极快的速度顺着那纹理流过,快得不及眨眼,连眼神都来不及捕捉,一闪而过并且不再出现第二次。

    她感觉那一闪而过的金光不是因为毒物所致,那应该是林苏青原本就有的东西。而且她不止这一样感觉,她直觉那不是林苏青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而是有什么即将出现,可到底是什么她不清楚。单只是有这样一种难以思索清楚的感觉。

    可是……当那金光飞速流过之后,林苏青却变得僵硬无比,连痛苦的挣扎也不再有,像是死了一样,面目狰狞的首足相接的倒在地上。周围都是他方才挣扎留下的痕迹,那些可怖的痕迹将一动不动躯体僵硬的他对比得更为悚然。

    ……

    毒性发作的林苏青,五感顿时闭塞,但能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不已,同时经脉剧烈的收缩,甚至血液仿佛将在片刻干涸。身体本来是呈散发状,而自服下牵机果实之后,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一切从指间、从发尖迅速的向内收缩,收缩到心脏凝聚在一起,不知凝聚的是什么,但有一种明确的凝聚感。

    心脏暴跳如受了惊的兔子,被困在窄**仄的牢笼之中拼命的挣扎、奔窜,直至精疲力竭,虚弱得瘫倒。

    毒性之烈,发作之快,痛苦之时极其痛苦,不过痛苦很快就会结束。

    “你就要死了。”一道深沉的、久违的声音蓦然出现在耳畔,又仿佛不是出现在耳畔,而是出现在心里。不是耳朵听见的,是心脏听见的。

    那声音厚重如千斤巨石压在胸口,闻之便觉得喘不上气来。

    “我可以救你。”那如闷雷滚滚而来的声音,带着不相符的丝丝狡黠与掩不住的窃喜,“活着很累吧?这世间容不下你,你一定很累了吧?”

    那声音吐字缓慢,而每一个字都仿佛具有无懈可击的力量。

    “当你站在世间之顶,便是你俯视着世间,便不再是世间容不容得你,而是你,容不容得世间。我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