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无常者心澄
    “能说惯道即使是假,也叫人当作是真,而坦荡之人若不善言辞,即使是真也惹人怀疑。”那木偶似个真人似的心怀愁绪般搓捻着指尖的一枚窄小的牵机叶,无数的思绪随着叶子的翻折卷动渐渐淡去。

    “你若未曾行过不正之事,又怎会惹人猜疑?”狗子斜眼鄙夷而道。

    木偶付之一笑,余光都不屑施舍,轻问道:“林苏青行过不正之事吗?”

    “这……”狗子一时哑口无言,仓惶道:“关你屁事!”

    那木偶便又是一声轻笑,他低头颔首,指尖捻着牵机叶子的叶柄搓动,像是沉浸在美妙的回忆之中似的,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那分明是一具人形傀偶,是一堆拼凑在一起的木头,却怎么瞧都比人更像人。

    “想必林苏青的仇家不少。”半晌他再度开口,却叫人听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们认为,那些与林苏青结过仇怨的人,待今后,林苏青会一一原谅吗?”

    狗子谨防他有诈,不作回应反问他道:“你问这个作甚?与你何干!”

    “不能问吗?”人偶也反问狗子,狗子这脾气一上头,夏获鸟当即又是一拦,投去眼神示意它稍安勿躁。

    夏获鸟耐下性子道:“林苏青的性子虽然执拗,但他始终心肠温软,不说他能够尽数原谅,但他绝对不是残酷无情之恶辈。赶尽杀绝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做,以德报怨的情操也一定不会少。”

    “大小多少,皆能以德报怨吗?”

    夏获鸟忖了忖,回道:“即使今下有无可原谅之事,日久天长,想必他今后不一定追究。”

    “你倒是很了解。”那人偶抬眸瞥她一眼道。

    “我与他娘亲相识,毕竟是从小看大的孩子。”

    那人偶不再言语,又是垂首瞧着手中的牵机叶子,很是喜欢,怜惜得不得了,还从袖中取出卷帕为它擦拭叶面上看不见的灰尘,喃喃低语:“那怎么能叫原谅呢,那叫算了懒得计较,可是懒人早就死了,你说是吧。”

    “是在问我吗?”夏获鸟一愣,因为他那样看上去颇像是在问它手中的牵机叶,可是那不过是一枚叶子……

    那人偶蓦地抬眼,转动扶手上的机关,驱动着座下轮椅向他们而来:“我在问林苏青。”

    那人偶越来越近,神情诡谲无比:“你懂什么,你不懂林苏青。”

    “你想干什么!”狗子怒爪一踏,说时就一个猛子窜出去,孰料脚下刚一腾空,猛地就被擒住了脚踝,“夏获鸟你搞什么鬼!你站那边的!”狗子咆哮着扭过头作势要先给那夏获鸟一爪子,霎时一怔目瞪口呆,舌头都抡不清了道:“林、林……”

    擒住它脚踝的不是谁,正是林苏青,夏获鸟亦是浑身一震,转眼就见见蜷缩在地上的林苏青猛地剧烈咳嗽,有什么淤堵在喉咙之中咳不出来似的,愈咳愈烈,甚至咳得干呕起来。他紧握着狗子的脚踝,力度握得愈发的紧,似是借力。

    狗子的身体条件反射似的猛地蹬腿,怎么也蹬不开,抽搐似的狂蹬它自己也停不下来:“喂你醒了啊?你醒了你就松手啊!你松手啊!我这腿停不下来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哇……”林苏青忽然吐出一口比墨汁浓稠的黑色液体,终于也睁开了眼睛,他抬袖揩过唇角,另一只手一把将狗子从空中拽到地上,重叹一口气,缓过神来,语气虚弱道:“万幸及时,险些酿成大祸。”

    “诶?”狗子茫然一愣,俄尔恍然大悟,这回是它自己狂蹬,“你几个意思?你这话几个意思啊?你是在怪我拖你后腿了是吗?”

    林苏青拽着它的后腿将它拖到身后,一把按住狗头,狗子哪肯就这样被摁着,它可是堂堂战神追风神君!当然要死命的挣扎!巧了林苏青恰是要借力于它的狗头,摁着它时,他慢慢地站起身来,随即猛地一用力直接将狗子摁趴在地上,震得尘土飞扬,他正好站稳了脚。

    “哎唷我去,林苏青你想怎么的?!”

    在狗子的怒吼声中,林苏青不疾不徐的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拍了拍肩头,抖了抖袖子,冲那人偶施礼道:“徒弟林苏青,拜见师父。咳、咳咳咳咳……”面色苍白,咳嗽不止,眼神却从未有过的坚毅,甚至更多了几分凌厉。

    气得狗子一个滚儿打起来,原地起跳,四脚冲他后背一蹬,试图将他蹬一个趔趄,要毁了他这般惺惺作态的礼数,孰料这一脚去竟是纹丝不动,它气得一叹气,旋即蹦起来又是一脚蹬去:“林苏青!你有了师父过河拆桥是不是!”

    林苏青一把揪住它的后脖颈上的皮毛提溜在伸手,另一只手握住了它的长嘴,防止它再咋咋呼呼。

    只听狗子唔唔唔的直骂,大约骂他无情。

    那人偶在他起来的时候便停在他们不远处,不过一丈的距离,颇有怒气道:“你休要叫我师父,我只答应你过了牵机之毒就传授你秘术,不曾答应做你师父。”

    “那……当徒儿如何称呼?”

    “我也不曾答应过收你为徒!”

    林苏青拘了一礼,道:“还请明示。”

    “我道号为牵机子,你直呼即可。”

    “晚生直呼前辈名号,岂不是乱了辈分有失礼仪尊卑?”

    那人偶勃然大怒,手中的捻着牵机叶冲着林苏青脸上一扔,呵斥道:“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林苏青哑口无言,登时抿紧了嘴。

    顷刻人偶立刻恢复了和颜悦色,询问他道:“你会控毒?”

    “晚生别的本事不多,保命的本事尚算勉强。”双手束缚着狗子,林苏青便只有躬身行礼回答人偶的询问。

    没有人知道他方才经历过什么,唯有他自己知道,一如没有人知道他今后要做什么,亦唯有他自己知道。

    从前没心没肺,过一天是一天。对那些巧于算计的人嗤之以鼻,没成想到了如今,自己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是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但也与他们有所不同,他不是为了活得更好更得意,他只是为了活着,然这已经是一种奢侈。

    曾经想过一夜暴红转运当凤凰,哪里想过高枝上的凤凰其实并不好当。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着你,就有多少险恶的心在盯着你,那些都是尖刀,在蠢蠢欲动、在伺机以待;在逼近你、在威胁你……

    “你先是放开毒素蔓延,致使自己中毒,随即控制毒素使自己保持在濒死的边缘。而后又运转经脉令毒素回流并汇聚,最后一并排出。”那人偶笑吟吟道,“如此熟稔,应当不是初次尝试吧。”

    被林苏青提在身后不停扑棱的狗子一讶——这堆破木头说的啥意思?听起来挺厉害?

    林苏青奉之以礼道:“前辈料事如神。”狗子一诧——啥?!等等?啥时候的事?这小子啥时候中过毒?我咋啥都不知道?

    “我说了叫我道号!”人偶怒拍扶手,吓得众人当即作防御状,还以为霎时将有万箭齐发。

    “好、好的吧……”林苏青不解,悄悄偏过头去看向夏获鸟,夏获鸟亦是茫然无解,不过她连忙以眼神示意他——让你叫你就叫呗。

    “你们随我来。”那人偶俄尔欢喜不已,笑吟吟的转身向林中引路,林苏青随着望去,暗下心忖了忖,提着狗子就往前跟去。

    几只小熊猫崽子见他举步要走,忙不迭的跟上去,谁也不让谁,谁也都要揪住一点衣角拉着走。

    狗子被他提着后脖颈子,在身后顽命挣扎,四脚乱蹬,似打着醉拳:“林苏青你个混账王八蛋……”转念一想,这不是拐着弯骂了子夜元君?当即改口:“你个过河拆桥不要脸的,你把老子放开!你看老子弄不弄得死你!你放开!你听到没有!你放开老子!老子要一脚踏碎你的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