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言之有心,言而有信
    时值日永星火的仲夏之夜,四面高树低垂,浓荫包裹不见天幕。躁蝉高歌不住,将潮热得透不过气的夜晚衬得更为烦闷,唯有丝丝潺潺的溪水流动声,将燥热的感觉冲淡了几许。

    林苏青进入院子踏进房门之前,留心了一眼那院内的彼岸花。彼岸花之别称即为曼珠沙华,它盛开之途引向地狱,即意味着死亡,难怪它也被叫作引路之花。与之同类的还有一种植物,叫作曼陀罗花,那也是一种意味着死亡的花朵,只是不相同的是曼陀罗花的死亡象征着新生,而曼珠沙华的死亡则代表着堕落,徘徊于无尽的痛苦与悔恨之间的永无尽头的堕落,只有死亡方能得以解脱。

    而这位隐世高人,在自己的院落之内种满了一圈的彼岸花,也许他执着于寻找那位离世的故人,亦或许他并不是为了寻找谁……是为了使自己永远的停留在无尽的痛苦与悔恨之间吗?假如是后者,岂不是自我折磨。那么为何?为何要使自己如此难过?

    林苏青凝向那人偶的背影,仿佛看见了隐在那人偶之中的灵魂,是那位隐世的高人的灵魂。他落寞的坐着,如失去了枝叶的老树,看不见生命的希望,也并没有因为枯竭而彻底死亡。

    有那么一刹那,林苏青居然想起那日停驻在山崖边的二太子。当时他们奉命下山,二太子一路都行得很快,却在出山的最后一个山崖前停住了。他还记得那个眼神,那个凝望着山谷幽林的眼神,还有那一脸戚容、那一眼神伤。

    林苏青又回头望了一眼院中的彼岸花,是夜色也掩盖不住的红。徘徊在无尽的痛苦之中的阴阳之花、引路之花……他猛地一怔,一切在一刹那恍然大悟。

    “牵机子……”他不大适应直呼这位高人的名讳,是由衷的感觉到冒犯了那位高人,却有一个问题他实在按捺不住地想了解,“当你把自己的灵魂抽离出*注入这具人偶之中时,你后悔过吗?”

    那人偶回眸斜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关你屁事。”便继续往前走。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林苏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座三合院房屋其实别有洞天,他内室底下藏有暗室。当机关启动,地面便露出向下坡道,林苏青把着人偶所坐的轮椅的椅背,轻轻推着往下行去。正要转弯之时,那人偶却忽然说道:“倘若不注入其中,我早就已经死了。”

    话说得突然,林苏青听得一愣,俄尔笑道:“那我再也学不了本事。”

    “那你也死了。”

    “你这怪人,是在幸灾乐祸?”

    “可惜啊。”

    二者一前一后,你一句我一句,嘴角都浮着淡淡的笑意。

    夏获鸟听得云里雾里,拧着眉头打量着前面的两个,心中疑惑着——这两个是聊上了?

    林苏青抿了抿唇角,到嘴的话忽而迟疑,但还是说出了口:“院内的彼岸花开得很盛。”

    “明日就谢了。”

    林苏青的脚步戛然一顿,夏获鸟险些撞上了他的后背。那人偶说彼岸花明日就谢,夏获鸟听不出其中的情绪,但她看得出来林苏青与那人偶之间的谈话存在暗语。在他们之间忽然多了一件心照不宣的事情。

    她不解,那位高人精心护养的彼岸花,在他肉身已毁的情况下依然开得妍丽,却在明日就要凋谢,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是没有精血浇灌吗?可是他早已是一具人偶而花朵却依然开放不是?

    正当夏获鸟疑惑,林苏青凝重的问道:“一如当年,依然不感到后悔吗?”

    “关你屁事。”

    林苏青默了默道:“是我心有惭愧……”

    “关我屁事。”

    “好吧……”

    林苏青住了嘴,便一声不吭的推着那人偶转过了墙角,继续往甬道前方去。地下密闭没有任何窗口与缝隙,但丝毫不觉得闷热,无风胜有风,比之地上极为清凉。

    他们不知这底下乾坤到底有多大多广,只一路默不作声的前行,不多时便来到一间十分宽敞的地方。

    甬道依然向前未到尽头,而在右侧多出一个空间,呈正方形格局。

    人偶虽然是由林苏青把着椅背推着,但实际方向依然由人偶自己掌控,他转动扶手机关调转方向,将他们引入了方形的之内,却将夏获鸟留在的甬道上,禁止她过来。

    “小子你来。”人偶停在了方形室内的中心旁边,将林苏青招呼到面前,恰是立在中心点之上。

    人偶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蹲下去,林苏青以为是为了方便说话遂没有多想就蹲下了。

    “林苏青,你是丹穴山神域和妖界皇室的孩子,是该叫你羲苏青,还是祈苏青呢?”那人偶的话突然多了起来,语气也变得非常和蔼,林苏青抬头看它,像是慈祥的老人正拍打着他的肩膀微笑,“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姓姜。”

    姓姜?林苏青愕然。姜是炎帝的姓氏,亦是蚩尤的姓氏。蚩尤与炎帝本是一脉之裔,说他不会姓姜,也就是说他不会成为蚩尤……

    “好小子,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人偶话音刚落,林苏青的思绪戛然而止,骤然倒地。

    只见那人偶的指尖不知何时有一根比头发丝还纤细的细针刺入了林苏青脖子上的血脉。夏获鸟登时一震,正欲出手相救,却全身如同石雕,任她如何就是纹丝不动。

    而眨眼,就见那人偶腾出手在它自己的胸前点开一通机关,其中玄机环环相扣,它节节逐一解开。俄尔,他胸前犹如柜门大开。

    紧接又见那人偶屈指捏决在打开的胸门前施以术法,好似在牵引着什么。随和他的牵引,那胸门之中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关辉,令所有的火炬黯然失色,将整个地下室照亮胜过白昼。

    “是灵珠!”夏获鸟大愕,他居然把自己的灵珠引出来?!

    目瞪口呆之际,见那人偶已经将灵珠从胸口内全部引出,并且以另一只手施诀打开了林苏青的口齿……竟将灵珠引入了林苏青的口中!

    她猛地想起方才林苏青与那人偶的对话,脑海中满是院中那些娇妍的彼岸花……她忽然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