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的确是个怪人(第二更)
    原来他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就算失去肉身变成一堆木头也要拼命的活着……却不是为了活着。

    一世英才苟且偷生,为的却是这一天的死。

    ……

    昏迷中的林苏青吞下了那位高人放在人偶胸内的灵珠,那是他毕生的修为,亦是他的性命之关键,修行者失去灵珠犹如失去了生命。那位高人已经修有所成,若单单只是失去灵珠,而肉身还在的话,性命也就还在,一切大不了重头再来过。可他偏偏不是。

    他没有肉身,即意味着他的一切都在灵珠之中,所以当灵珠在人偶体内,人偶便成了他。他今下将灵珠注入林苏青的体内,那么!夏获鸟惊恐万分,奈何身体遭受禁锢,她作势要叫来狗子。

    “你放心,我取谁的性命,也不会取他的性命。”

    灵珠的光华尽数隐入了林苏青的体内,而那具人偶依然活着。只是不如从前健朗,明显听得出他的虚弱。眼下,怕是随意的一掌也背不住。

    他将失去意识的林苏青伏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拍打着林苏青的肩背,像一位慈悲的老人安抚正午睡的孩儿。

    “我说过,只要他受住了牵机之毒,我必定倾囊相授。”

    夏获鸟心惊肉跳,他居然还活着……那么……那么……夏获鸟想到了可是她不敢置信。只听到那背对着她的人偶接着说道:“我毕生所学种种离不开剧毒,不试一试他,又如何能确保他承受得住。”

    他的确已经倾囊相授了。失去了灵珠,灵魂又没有原生肉身滋养,他的性命怕是留不住了。

    ……

    室外,画完法阵闲坐于院前的山丘上啃着甜瓜的狗子,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在它身边排排坐的小家伙们更是浑身一抖,丢了瓜连忙到狗子背后揪着狗子的皮毛藏成一团。

    “咦?突然刮大风?”

    风卷云舒,起先黯淡的月色渐渐显露,漆漆夜色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华,它向那屋子望去,晃眼只看见了院子里那一周盛放的彼岸花。适才突然拔地而起的风早已经过罢,可是它们依然无风自摆,晃动不止。

    它们一朵赛一朵争放,比鲜血更为深浓的红仿佛铆足了毕生的劲头要在此刻绽放完一生。今晚的夜色在这一晃眼中变得有些苍凉。

    狗子嗅了嗅鼻子,从遍布的泥土气息之中嗅见了浅浅的血腥之气。它咂咂嘴,啃了一口甜瓜,含着含着瓜瓤囫囵叹道:“山苍子又少一串钱钱咯。”

    ……

    那地下室内,无风无浪,除了昏睡不醒的林苏青,一切都很平常。一直在尝试的夏获鸟忽然恢复了自由,与此同时那人偶愈发的虚弱,它不再轻拍林苏青的肩背,只是平静地搭着。

    事已至此,夏获鸟也不再采取行动,也许普通的一杆风就能令它灰飞烟灭。

    这时候,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院前的那些盛放的彼岸花,它们格外的鲜艳,耳边回想起了狗子讲给林苏青的话。

    “你的慷慨大义,我代林苏青先行谢过。你不妨直接告诉我,你此前想要寻找的故人是谁,我们替你寻找。”

    那人偶不搭不理,只是轻轻拍了一拍林苏秦的肩背。像夏日的傍晚,静静坐于槐树下的老人,在它的面前是一堵厚墙,却也如一望无际的蓝天。

    “林苏青有朋友在阴司当差,替你寻人并非难事。”

    那人偶还是不发一语,若非他偶尔轻轻拍一拍林苏青,只当是他已经去了。就在夏获鸟以为无可沟通,只能静静地等待他的灵魂烟消云散时,他俄尔开口道:“如不嫌麻烦,劳请你多说几句话。”

    夏获鸟讶然,那人偶的这份语气如此熟悉,想不再是那“怪人”,而是那位“高人”。临终的请求,再难也要尽力做成,更何况他是为了林苏青。却实在不知与他说什么好。

    她思前想后,问道:“即使入不了三清墟,何处不是机会,自那之后你为何要去修魔道。”

    沉默在此时无比悲凉,以为他依然不会回应,孰料顷刻他就回复了,声音懒懒的,愈发虚弱。

    “终究是阴差阳错。”

    若不是当初的那一眼,他又何苦来哉。她是神域的凤凰,而世间最不缺才能之士,平平如他要想入她的法眼,难度可谓登天。然既入不了她的法眼,能死在她的手中不也是一种缘。至于份,就不敢多求了。

    “分明决心入魔道,紧要关头却又后悔,你也是为难自己。”夏获鸟大抵猜到了许多。

    “正道之于我,大约如妖界之于祈帝吧。”不是不愿割舍,而是不能割舍。

    夏获鸟也沉默了,他们似几尊雕塑纹丝不动,她也看不见林苏青面容,不知他此时情况如何。

    “你有什么未能达成心愿吗?林苏青受了你的恩情,他理应帮你达成。”

    “我曾经想再见一次她。”

    “谁?”

    “一位神仙。”

    神仙……夏获鸟扼腕叹息,找神仙要去天界,这对现在的林苏青来说,可十分难办。

    “这虽然很难,但是林苏青一定会帮你办到。”

    “不必了。”那人偶却道,“已经见过了。”

    “见过了?”夏获鸟惊讶,他难道不是一直隐藏于这三不管地界吗?

    “我没有什么心愿了。”那人偶低垂着头,却没有半点悲伤,他瞧上去居然很圆满,“不如你帮我做一件事。”

    夏获鸟不禁疑惑,但不能拂他的话,于情于理都应该答应。便郑重应下:“请讲。”

    “倘若林苏青问起我,你只道我换了地方不愿为人知晓,包括他。”

    “那你可就真的什么也没有留下了。”夏获鸟心怀恻隐,有些同情他。原是一件感人心弦的事情,叫他这样一办,就变得轻飘飘的,“比泰山更重的情义,却做得轻如鸿毛。到头来连一个念想着你人也没有。”

    “没有最好。”那人偶淡然一笑,“反正我这一生……不大光彩。”

    “非也,我认为……”

    “要说心愿,倒忽然有一个。”人偶打断她道。

    “请讲。”

    “愿你们安好。”

    忽然有风吹入甬道,一路直通前方在这间不大的方室内打了一个旋儿,转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何处而来,不知去往何处,那风来得轻巧突然,走时却沉重萧索……

    “谢谢。”夏获鸟眼眶泛红,这一句感谢不是代林苏青,而是她自己。

    眼中噙着泪水滚滚发烫,她扼腕生生逼退。透过朦胧的泪水,她模糊看见,那具人偶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活力,都来不及作别。她向那人偶的背影长揖一礼,敬重而道:“望此去安好。”

    我会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