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边缘
    那突然路过的风,揭开了一个秘密,也带走了一个秘密,而那位随风而去的高人,便是知晓秘密的人。而他何尝不明白那个老旧的道理——这世间,只有死人能够真正的保守秘密。他守住了秘密,正因为如此,他们方可得到短暂的安稳。

    可惜风起时夏获鸟才明白出他的用意,遗憾那一声感谢说得太迟。想来他本来也不想听到谢字,所以才不让她提前明白的吧。

    或许他就是想让他们心底怀着遗憾与亏欠从而永远地记住他。说什么没有人念想最好,到底还是想要被人记挂着。夏获鸟苦笑,只有这样去想他,才能勉强消减这份惭愧。

    她胸中郁结着一团气,叹不出来来也咽不下去。她向甬道前方望去,但察觉不出任何异样,来时的入口是那间屋子,屋前有追风把守,倒不必担心。偏是这条甬道的前方不知通向何处。

    她往前多走了几步,仍然看不见尽头,于是干脆画一下一道屏障隔绝了前方通道。随后回身去将林苏青放平在地上,探完他的脉象接着一一验过他的其他症像。

    “脉象紊乱且怪异,气血乱行……”她连忙拉开林苏青的衣襟察看,只见他胸前有血淤似的纹理自身体边侧向中汇聚,“糟了,这是剧毒攻心。”

    纵然林苏青善于控毒,可那也是在他有意识有防备的情况之下。适才他毫无防备地陷入昏迷,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吞入了高人的灵珠,只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追风!”夏获鸟大声呼唤,然而甬道之内只有她的回声,“进来时过了几道弯,若通往底下的入口闭合,恐怕追风难以听见。”

    眼见着林苏青昏迷不醒,而剧毒已经蔓延至他周身,她撸起他的袖子一看果不其然,整条胳膊都已经被毒素淤成了紫黑色。事不宜迟了,她连忙封住林苏青的几道生死大穴,以阻止毒素入侵,奈何那些毒素并未因穴位不通而停滞,反而如攻城的将士,迎难而上继续入侵,只是速度比之前缓下许多。

    她皱眉,当即执起人偶的手,用它指尖的细银针将林苏青的十个指腹一一扎破,然后捏决将那些涌向心口的毒素向外逆推,那些毒素仿佛自带一股力量,不仅不退并且与她的力量相抗衡,半晌才见林苏青扎破的指腹冒出一星点血珠,尚不及留意,那血珠立刻又吸了回去。

    灵珠的力量不小,所带剧毒的力量也非同一般。要想赤手空拳将毒逼出林苏青的体外,便等同于将灵珠从他的体内取出一样,实非易事。

    “看来……只能问一问追风有没有法子了。”夏获鸟心道,随即眉头紧蹙施法为林苏青罩下护盾,扭头便朝来时的方向奔去。

    ……

    而昏迷之中的林苏青,却并不是毫无知觉。随着有什么东西顺着咽喉滑入腹中,他登时恢复了意识。只不过他的意识只在自己的意识之内,与意识之外隔绝。他是听不见自他晕倒之后,人偶与夏获鸟之间聊起过什么,但是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感受。

    滑入腹中的东西极其寒凉,比之千年寒冰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虽然寒得刺骨,却没有丝毫痛苦。甚至感觉身心舒爽,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豁达感,身体也是从未有过的放松,他感觉出自己应该是惬意的躺在柔软的床上,比躺在云丝锦被还要柔软舒适。全身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通畅,无与伦比的通畅。这无比的通畅感令他倍感轻松快活,仿佛轻易一跳,就能跃上十万里高空,任意地徜徉于云海。

    不过,这一切的轻松的感觉并不是虚浮的,他还有一种别样的感受,类似于以前练习功法时的感受,有一种精气沉淀于底,从而才使得神轻松如同翱翔的感觉。

    舒适,极其的舒适,无与伦比的舒适,令人沉醉、令人迷恋、令人无法自拔。

    忽然他意识到不对,虽然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可恰恰正是这无可比拟的舒适令他觉察出不对劲,这是危险的信号。因为但凡自身的感受,都应受自己的控制,比如你想醒来,比如你想睡去。危险就在于,他醒不过来。他并不想贪恋这份舒适,他想即刻醒来,怪就怪在无论他如何努力也醒不过来。这是巨大的危险!最危险的是,对于这份危险的来源他全然不知情!

    是因何原因所致?

    他即刻回忆着前因,是通过了牵机之毒的试炼,他才得以来到这里,那么……是毒?!他当前能想到的最大概率的可能性,那就是中毒了。如果是毒,逼退即可。他正欲在体内搜寻毒素,怎奈何?!竟毫无察觉!

    不是因为毒吗?不,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原因。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自己不再是置身云海,而像是一枚薄弱的青叶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浮浮沉沉,如梦似幻。

    想不了那么多了,性命要紧。不论方才滑入腹中的是什么东西,一切应当是因它而已,于是他毫不犹豫的逆行经脉,循着先前灌入的感觉将一切感觉原路逼回。恰恰这时,他捕捉到落入腹中的那一团寒凉,在悄然化散,几乎要融入他的体内,他连忙原数回退,重新将它们汇聚回来,要连同那一团寒凉一并逼出体外。

    ……

    而在林苏青不知情的外面,甬道之中,夏获鸟追着跑得飞快的狗子已经抵达林苏青身边,她撤去护盾以便狗子观察,思考出对策。

    狗子绕着林苏青仔仔细细的嗅了又嗅,凝重问道:“你确定他是因为中毒?”

    “确定。”夏获鸟道,为了佐证,她紧接着又道:“林苏青所精通的药理都是我教的,我擅于制药……”

    “你不必作多解释,药毒不分家的道理我是知道的。”狗子嗅了嗅林苏青的鼻息,推测着他目前的状况,“救命的就称之为药,害命的就称之为毒,不同叫法而已。”

    “你有对策了?”

    狗子摇摇头,神情更为沉重,复而抬首,从未有过的肃穆:“你确定他一定是因为中毒?”

    “什么意思?”

    “你只要能确定,他的所有原因尽是因为毒,那我就有办法了。”

    夏获鸟忖了忖,连忙上前重新再为林苏青诊断,她屏息凝神,一丝不苟的检查,终于确定了答案。

    她回以庄肃:“我确定。”

    “假若解了毒,他就能醒过来?并且没有任何别的影响?你确定?”

    她郑重拿捏了分寸,才道:“是否有后续的影响我无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不及时解毒,他恐怕难以醒来。而且有可能……醒来的不再是他林苏青……而是……”

    “那我知道了。”

    “什么法子?”她未曾得知追风居然也懂解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