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决定
    半晌,才见一点绾色的衣角探在门口的侧边,林苏青张口想道一句许久不见,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有多久,遂话锋一转,平平淡淡的道了一句:“若想一直跟着我们,始终胆弱可不行。”

    话了他以眼尾瞥了一眼那枚衣角,见那衣角好是一番踟躇后,终于才整个儿柔柔弱弱的立在了门槛前。

    她大约是随着那五只小家伙来的,右手怀中抱着一只不大不小的野山鸡,左手还提着三五条大小不等的草鱼,那穿过鱼嘴的绳,是用几根差不多粗细的草搓成的,而且每条鱼穿过的位置也相同。她就那样抱着野山鸡提着草鱼,低着头红着脸儿杵在门口,像是翻了过错在等待训斥与惩罚。

    狗子打着哈欠咚地一声侧躺在地上,瞅着半半嗅了嗅鼻子,道:“你是被水鬼拖去了吗,怎么一身泥腥味儿。”它登时一个喷嚏,嫌弃的撇过脸去,怨道:“咦~臭烘烘。”

    林苏青侧目瞧去,半半下意识地要后退,可顿时羞怯极了,怎奈何只是脚尖轻轻动了动,腿不曾听使唤,便有一点点水渍从鞋底浸了出来,将门前的地湿了一块印子。

    林苏青屈指凌空画下一条曲线,向她脚下一直,眨眼便有一双同她脚上所穿的一模一样千层底布鞋摆在她的脚边。

    “先将就一下,晒干之后你再换回去。”

    半半的脚尖向内勾了勾,耳朵尖通红一路红到了脖子根,她怎能当着林苏青的面换鞋,可是……她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门槛之内片尘不染的地面,又瞧着自己脚上这双不仅湿透还沾满了泥腥的脏鞋……她想了又想,粉粉的薄唇抿成薄薄短短的一条线。

    于是她将草鱼放下,将被绑了翅膀与脚爪的野山鸡也一并放下,而后轻轻起身,向小木屋内行了一礼,抱起那双崭新的鞋子转身就跑了。

    见半半跑了,狗子一愣,这咋回事?怎么还跑了呢?谁又怎么她了?

    夏获鸟饶有意味的浅浅一笑,问林苏青道:“你猜她会换上吗?”

    狗子挑着豆子眉头,瞅了瞅早已没有身影的门外,又斜眼睨了睨端坐在方桌前面无表情的林苏青——哦~它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会到了夏获鸟的言下之意。

    “幻术所化,始终会消散。”林苏青眼睑低垂,像是看着地面,双目缺失无神。

    “那怕是空欢喜一场了。”夏获鸟举眉而叹。

    门前的草鱼不停地摆尾,野山鸡翻着滚儿的挣扎,几只小家伙见状生怕它们逃了似的,连忙跑上前去将它们捡回来,一个两个的谁也抱不住活蹦乱跳的鱼,鱼尾扇得它们眼睛都不敢争,倒是地枇杷这个鬼灵精,它不去帮它们摁鱼,它上去就给了那野山鸡一脚,实实的踹在野山鸡的脸上,将它踹得七荤八素,而后拽着野山鸡被捆住的脚,生生将它往屋里拖。

    “半半有毒。”狗子没来由地突然冒了一句,将林苏青与夏获鸟听得一诧,几只抱鱼拖鸡的小崽子当即吓得一顿,僵住了步伐。末了它才接下去道:“她是雷猴吧?雷猴不是有毒吗?”实在是没头没脑,闹得大家欲笑不能。

    夏获鸟假意思量道:“那倒是真同你有缘。”她似笑非笑的看向林苏青。

    “你是想说我善药理,也懂用毒,所以有缘?”林苏青是她一手栽培出来的学生,可谓是手把手带大的,她那刻意的一笑林苏青哪会听不懂她的用意,只玩笑说道:“老师你真是有心没处使,乱点鸳鸯谱。看来今后应该多替你找些事情叫你忙起来。”

    不过,夏获鸟有意无心的一句玩笑,还真是搅动了他的心绪,因为那一句话他想起了另一位姑娘,那位特别善毒的姑娘——幽冥双神的独生女清幽梦。

    “唔……说起毒……我想起了一个那个谁、那个谁来着……哦对对对清幽梦,那个面相就不太友善的对对对就是她。”狗子像是林苏青肚里的蛔虫似的,竟与他同时想到了这位奇怪的女子。

    它又道:“不过……未想起她时还不觉得什么,这突然想起来她来吧,我突然有个疑问。”

    “怎么说?”林苏青脱口而出,这提问的速度令狗子一讶,心道这小子这下如此八卦?但比起林苏秦的火速发问,狗子觉得自己的疑惑更为重要,随即便道:“你还记不记得三清墟的大千宴那日?”

    “然后呢?”

    “那日夕夜夺得榜首。”狗子坐得端正,一本正经时圆溜溜的眼珠子闪闪发亮,“清幽梦不在。你说奇怪不奇怪,但凡三清墟学子皆是削尖了脑袋都要挤进去的大千宴,偏她却不去。”

    “清幽梦?清……”夏获鸟托着下巴想了想问道,“是幽冥双神的孩子?”那一脸惊愕,显然很是意外,“幽冥双神的孩子居然也去了三清墟?”

    “是呀。”狗子郑重的点了点头,“现今的三清墟早已不是曾经的三清墟了,我最早知道清幽梦也报名了本届三清墟时,我也纳闷了许久。不过以当前局势去看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我猜她是代表着幽冥界。唔……看她那副死人样子,的确也像是身不由己。”

    “幽冥界一直依附于天界,他们表明立场也是应该的。”夏获鸟蹙眉思索,“只是以这样的表现方式的话,那三清墟的立场不就……”

    一直垂眸凝思的林苏青,听着他们的谈话心中在不停地梳理着被遗落的过程。至于三清墟的立场,不必夏获鸟说,他刚入三清墟时就已经知晓明白。只是他忽然转了注意,不再是顺口一说“毒”,而顺便想起一个人而已。

    “那日,我做戏率领魔军进攻三清墟。有许多应该在场的,却都不在场。并且,守护三清墟的神兽们一头也没有出现!”林苏青说着指尖不由自主的搓捻,像是翻来覆去缜密地梳理心绪。

    那日无论事发之时,还是事发之后,已然危及三清墟精英学子性命的情况下,作为守护,居然一头也未曾现身,结合他之前的猜测……原因显而易见。

    他皱眉沉思道:“这场弈局,究竟有多大,牵扯有多深,恐怕唯有二太子殿下醒来,才能真正的知晓。”

    紧张,他们仿佛正站在漆黑深渊的边沿,试图向其中瞭望,深渊深不可测,他们必须跳下去,而以他们目前的实力,倘若莽撞的跳下去,所等待着他们的,是万劫不复。

    “是二太子的局,我们无能为力啊。”夏获鸟叹息道,感觉叹出的都是冰冷的寒气。

    “何止是二太子殿下的局。”林苏青倏然抬眸,凝重而道,“还有祈帝、还有天帝,之外还有魔界……或许还有其他,也未可知。”

    “那你的处境……不是一般的艰难呀。”夏获鸟莫名一笑,缓解着紧张的情绪。

    狗子昂着下巴以鼻孔看林苏青道:“你现在知道以前的你有多么的无知,有多么的天真了吧?”

    要说不胆战心惊那是不可能的,林苏青感觉到自己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是因为害怕,不知是因为什么,他的手心里满是湿润,他感到一点亢奋,但又不确定是否是因为紧张或是什么造成了的亢奋的表象。

    是二太子殿下一步一步引他入的这个局,而后撒手给他。是了,是二太子殿下要他与那些巅峰之上的对手对弈。这是二太子殿下的用意吗?可是为什么非要让他这个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小角色去挑战那些巅峰之上的霸主呢?

    纵使他再有能耐,如何挑战千军万马?

    “别慌。”夏获鸟拍了拍林苏青的肩头,像是看穿了林苏青心中所想似的,宽慰他道,“我猜二太子这样安排自有他的用意,他好不容易保下你,又怎么会让你轻易去送命呢?他不像贪玩的性子。”

    “唔对,我家主上又不是白泽神尊。诶?我怎么忽然扯到了白泽神尊?”狗子自己被没过脑子的话说得讶然。

    对了,还有白泽神尊……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或许早已经知道结局。那么他在其中又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是对手?还是友军?或许……

    “唉呀说起那位神尊,那可不好说……”狗子拧着豆子眉头煞有介事的担心起来,“他要是玩心大起,他才不管是谁的局,他若是搅和搅和……呃……我觉得……”

    “白泽神尊玩心一起捣些小乱是有可能的,不过……他应该不会害林苏青。”夏获鸟似是知晓什么似的,说得十分笃定。

    “你又知道?”狗子仰着下巴,以眼尾乜着她道。

    “咳、我不知道。我也是猜的。”

    “猜也得有个理由吧,你从哪儿猜出的那位神尊不会害林苏青?”

    夏获鸟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时林苏青庄肃道:“……因为我和他一样,都曾是变数。而他也和我一样……”他忽然犹豫,便收了后话,“我是说假如一样,那么,他是帮二太子殿下的。”

    “帮二太子就是帮你!”夏获鸟眼神一亮,“林苏青!你有一个不得了的后盾!”

    “不……”林苏青摇了摇头,“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即使参与或是出手干涉,也只是帮大局。只是不同于那些要灭我的。”

    “林苏青,你不要总是这样冷漠的、以恶意去猜想别人。”

    “是你想得太少了。”

    从他回来这边这个世界开始,他的天真他的随性……就已经随着他的到来都抛在了那边。回想回来的日子并不久,却好像已经许久许久过去了,不是真正的时间在走,而是经历了太多,像是已经过去了许久。

    关于白泽神尊的立场,那是德高望重地位尊贵无二的先知神尊,即意味着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何种争端,那位神尊必然是站在天下的立场之上。那样崇高的身份,怕是平素里再如何肆意妄为,也不可能在大事上讲个人情义。

    再者夏获鸟所说的恶意,林苏青只能于心中冷冷的笑一声,笑的是他自己——我若始终以善意猜想一切,我还能活到今天吗?

    夏获鸟打量着他的神情,不同他就此争论,直接问他道:“那你接下来是什么打算?二太子一时半会儿不会苏醒,你总得有个打算,哪怕是暂时的。”

    “我有个比较长远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