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七十章 栉风沐雨,藏华蛰伏
    风疏雨密的夜晚,昼时青牛白马车水马龙的街道此时已经只剩下一派寂静,寒冷的星光洒在家家户户的青瓦之上,将秋时的夜晚显得萧条,与昼时天壤之别。

    不同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方,这里是一处远离皇帝老子的僻壤之地,是也繁华,却自成一景民风。白昼时分,朗朗乾坤之下大家彼此热情熟络,你来我往之间亲密的情义堪比手足,可是一到入夜,人们的热情也仿佛随那西沉的太阳一样,一并落了下去,谁也不再搭理谁,谁也防备着谁,不禁彼此陌生,甚至心怀抵御之意。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镇子,所以林苏青选择落脚在这里。

    “今天也是无比贫穷的一天啊。”夏获鸟一边搬着门板子依次拼在门上,准备关门打烊,一边随口念叨道,“你说说你,你就是要蛰伏等待,你也得选个赚钱的买卖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干这行要是能赚钱的,那除非你去跳大神,还得会忽悠。”

    “别都关完了,留个正门吧。雨天室内潮闷,留着串串风透个气。”路过的林苏青接过夏获鸟手中抱着的门板轻轻放下,将它靠在一旁。

    这时候围着围裙的半半,端着托盘从撩开后院的门帘进来前厅,托盘之中是几道简易的小菜,她还是老样子那般害羞,举手投足都小心翼翼,十分细心。

    “当初你说你有个长远的打算,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打算呢,嗨呀。”贪睡的狗子从柜台后面慢慢悠悠地踱出来,爬上了椅子,从半半放下的一碟花生米中,捡了一粒抛入口中,嚼得脆脆的响。

    一边吧唧嘴,一边道:“还不是要等我家主上醒过来。”它说着又捡起了一粒大的。

    “我们需要寻找能够帮助二太子殿下醒来的法子,这最需要时间成本。”林苏青接过半半递去的热帕子擦了擦手,也过来桌前坐下,道:“同时我们也需要历练。就是游戏练号也得有个打怪升级的过程不是?”

    “什么跟什么,你说的什么例子本大人听不明白。”狗子别过脸去,以眼尾斜他,蔑视道,“你说的蛰伏本大人还是知道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可是我就一个问题不明白。”

    “你问。”

    “今日有生意五?”

    “无。”

    “几日无这个了?”狗子伸出它的小爪爪,想学学人类搓一搓手指,发现实在难以效仿,尴尬的咳了一声道:“咳,几日无钱钱进账了?”

    “许多日了吧。”

    坐在右上位的夏获鸟擦完手,将热毛巾递还给半半叫她也快过来准备吃饭,然后帮腔道:“这一点我与追风的看法一致。你说你啊,做点什么小买卖不行,你非要开个捉妖馆,起个什么名堂不好,非要起个‘一分堂’,莫说旁人,连我这个自己人若不是你有释义,我也不懂是个什么意思。”

    “听不懂意思是其一。我比较在意这个生意的成本,一分堂、一分堂,本大人辛辛苦苦捉个妖拿个邪,你就只收一分!一分呐!一分钱能干个什么?!这花生米还是半半自己种的!这碟小菜还是小崽子们去山里挖的。我的天呐,一分钱一笔生意,我当初肯定是脑子被驴踢了才答应帮你干这档子破事儿。”

    “哈哈话怎么能这样说呢,你想一想,万一你哪天捉到的正巧是你当初放出来的呢?不是销了阴司一笔帐?”

    “滚滚滚,我他大爷的捉到了能亲自去阴司报吗?还不是要花钱钱找山苍子去报?全当是山苍子捉的?”狗子白眼翻上天去,“我若是一报,岂不是惊动了不该惊动的?届时你小子还能美滋滋的‘蛰伏’吗?”

    “好了好了,这一开也是几年了,一分堂好歹做出了些名气,收入还是有的。”林苏青好不贴心的给狗子的碗里夹去一块鸡腿肉,哄它道,“要不你再同山苍神君讲讲情义,让他下回少收你一点。”

    “讲情义?那是对钱钱的亵渎!”

    “那……你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办法……你也看到咱们店里的情况了……”

    “我管你!当初是你要开这破店的,你怎么着也得想想办法。”

    “这……阵仗若是闹得太大不是容易被发现嘛。捉妖拿邪可以借山苍神君的名义,即使有些名气也不必担什么影响。可若是富甲一方,则难免会被注意。”林苏青又给它夹去一块滋润的鱼头,“这鱼是地枇杷养的鱼里头据说是最肥美的一条,今日给你杀来补一补,辛苦了。”

    狗子瞟了他一眼,不过并不同美味置气,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开始动筷子了,半半这才悄悄入座。一张四方桌,各据一方。

    “小家伙们都跑哪儿去了?还没有回来吗?”夏获鸟担心的问道。

    林苏青望着门外的大雨,道:“先前见它们扛着鱼竿出去的,这么大的雨,估计又钓王八去了吧。”

    “你也真是心大,也不怕它们遇上危险。”

    “它们脖项上所戴的领结之中藏有狗子的毛发,遇到危险时狗子会有感应的。何况它们还揣着敕邪令,跑再远也能撑到狗子赶过去。”

    “哼!”大快朵颐的狗子冷不丁地横了林苏青一眼。

    夏获鸟无奈道:“林苏青,你这个‘隐’隐得也太市井了。”

    “可不能冒险不是。”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闲聊着,一如往常。从那三不管地界出来,他们也是经过无数次谨慎挑选,才选中了这个不被三界重视的地方,为得就是不惊风云。

    雨开始变小了,豆大的雨珠变得细密,见林苏青始终盯着门外,夏获鸟道:“你又在等那对憨憨傻傻的夫妻么?”

    “嗯。”林苏青目不转睛的望着,“以往这个时辰,那个憨汉就会牵着他的傻媳妇打门前经过,今日都这么晚了,却还不曾出现。”

    “你自己的魂儿你都不带这么操心的。你怎么不说都这么晚了那几只小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不一样。”林苏青微微蹙眉,“他们是凡人,凡人的作息是有相对固定的规律的。时间上的变动不会差距这么大。你看,天都已经黑透了,那憨汉怎么会舍得让他那傻媳妇走夜路。”

    “你这样一说……确实……”夏获鸟也不禁多想起来,“他那媳妇的智力比一两岁的孩童还不如,农活最忙的时节他也不会赶太早的路,一定要等天亮白了才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