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初见端倪
    大婶带着林苏青从竹楼的左侧上了一个土坡路,那里原本是座没有路的山坡,因为有几块石头,便被踩出了一条小径,那条小径寸草不生,几块石头也十分光滑,看上去这条路走的人并不少。

    他们爬上了山坡后又过了几条田埂,田里有一只不足小臂长的小奶狗,虎头虎脑的从田里绿油油的庄稼里头冒出个小脑袋来,个头不大警惕心倒是十足,站起岗来毫不示弱,奶声奶气的冲着他们汪汪直叫,他们在田埂上快步走着,它就在田野里汪汪汪的追了一路,小小个头被庄稼淹没,只露出一指长的背脊,毛绒绒的一丁点。它时不时的抬起头伸长脖子怒视他们,整个脑袋还没巴掌大,却毫无畏惧,直到他们走出了它看守的范围,并且亲眼见着他们走出了许远,它才扭头小跑回田头。

    大婶年纪虽长,可是步伐矫健,火急火燎大气都顾不上喘,只管带林苏青往埋葬枯骨的小竹林去。

    一个坡接一个坡,她所说的不远,其实还挺有些距离的。若是叫狗子知道了要走这么久的路,怕是不会让他独自来。

    “大婶,请问还有多远呢?”

    地势越走越偏,连路也没有了,有些小坡不高不矮,正好是一两脚迈不上去的高度,他们只能蹚着杂草抓着坡上的竹子或石头往上爬。越往深处他越觉得怪异,越往蜿蜒处去,越觉得阴冷。

    这沿途坟包、墓碑比比皆是,不出二十来步必有一处坟,傍山是好地,可是山的阴面且是长满了遮天蔽日的竹子的阴面,不见得就是好地。

    恐惹是非,林苏青屈指悄悄的在大婶的后背上凌空画下一道符文,指尖一收,那道凌空的符文霎时贴向大婶的后背并隐入其中。

    越往前走光线便暗了起来,林苏青假以玩笑道:“埋得挺偏远呐。”

    “可不是,要甩开关系,必是越远越好,为了心安也不能搁在近处不是?”

    “是。”林苏青没有说假如已经化为恶鬼,再远也无济于事。恶鬼行恶,可不管距离远近,他们只看作恶得手的难易程度。

    “秦老板,就是这儿,就埋在这处山窝窝。”

    循着大婶所指,林苏青看到的是一片寸草不成的平地。不是宽敞平坦的地,位置很刁,他们正站着的地方是高地,左边是向上的斜坡,右边是向下的斜坡,这样的斜坡却是向内的弧形的。而此高地如断开似的,也就是他们的正前方就是低洼地,一高一低差距不大,可以轻松的一步踏下去,从底下往上看的话,他们所站的地方也就是个小山丘罢了。

    那底下还有一方别人家的坟冢,竖着破旧的墓碑,看上去许多年未有后人参拜。而那块不长草的地方就是紧贴着小山丘底,处于别人的坟冢与山丘之间,可别人的坟包上长满了杂草,偏偏是它那处寸草不生,因而格外显眼。

    “大婶,这地方选得很……妙啊。”林苏青委实不知当如何向她形容,“我是说非常远,而且非常隐蔽。”

    “不、不是选的,只觉得这里没什么人就埋这里了,当初埋它时,还没有那处坟……”

    “那倒是,挖出的无主残骨随便埋的话,说不定影响别人家风水,被人知道了还影响邻里感情。”林苏青负手转身,平静道:“我们回去吧。”

    “这就看完了?”

    “看完了。”

    “那我儿……”

    “只是一具没有人认领的野死骨,没什么问题,回吧。”林苏青话不多说转身即走,大婶一脸茫然的跟上去,想问又不知从何问,察了他好几次神色,也察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刚一拐出那片竹林,她就忍不住要发问,却是刚一张口就迎上了林苏青一个噤声的手势,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只是迷茫不解的看着林苏青,林苏青依然脚步不停的往前走,她依然只好跟着他。

    只见林苏青一边走一边从挂在腰上的一枚锦囊袋里倒出来一个小玩意儿,那玩意儿就想一枚拇指长的木头,而刚一落到他的掌心,那木头活的似的颤了颤竟张出一堆翅膀来,像是只小雀!

    林苏青掌心轻轻一抬,那只小雀即刻就扑棱扑棱翅膀朝方才那片竹林飞去,竟跟真的小雀似的看不出分别!

    “秦老板这是……”

    紧走了几步,直到远了,林苏青才回答道:“一枚不起眼的手工玩意儿。”

    “秦老板放它飞回去是什么意思?您不是说没有关系吗?”

    “一会儿就能确定到底有没有关系了。”林苏青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走着。那枯骨所埋之地寸草不生,必然不同凡响,而他明明去了,却在看见之后故意说与那枯骨无关,正是要埋下一个引子激起它那枯骨的疑心。而之所以不随手以灵力画一只鸟雀,偏要放一只傀儡鸟偶去,便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灵力所绘的鸟雀便是灵力,那枯骨若真有了道行,保不齐不被它发现,而傀儡鸟偶是以机关启动,它不是活物,连一丝气息也无,若是栖藏起来,比竹子与杂草还不起眼。

    “秦老板的意思我懂了!其实是有关系?就是那不干净的东西害我儿是不是?”大婶登时火冒三丈,扭头要杀将回去,“看我不一把火将它烧成灰!”

    “大婶且慢。”林苏青连忙拦下她,扶着她继续往前走,并用手扶住她的后脑勺好叫她头也别回。

    “大婶,那不是普通的尸骨,你一把火烧不死它,只怕反倒要惹一身麻烦事。”林苏青语重心长道,“它早已凝聚怨气修成恶鬼了。”

    “怨气……秦老板……您的意思是……您的意思……”大婶浑身一抖,瞠目结舌,简直难以置信“真的是它在害我儿?”

    “可以这样理解。”林苏青眉头一皱,“可是……并非普通的害。如果只是因为你们挖了它的尸骨,又给它置了处憋屈之地便要报复的话,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情。您的五个儿子分占五行,并且每一个都是全阴之命,谁也没能活过二十岁……依我看,不是报仇那么简单。”

    “那……”

    大婶的话尚未问出口,林苏青心中蓦然有所感应,他当即与放去的那只傀儡鸟偶连通心犀,耳旁只听到诡谲的对话。

    先是一个老者的声音,说道:“刚刚那小子该不会破坏你的好事吧?”

    “不会,那小子根本没有看出什么来。”便有一个古怪阴邪的小女孩儿的声音道,“只要过了今晚,就是天王老子也阻止不了我了。”

    “那你转世做了富家子弟,可一定不要忘了与我的约定。”那小老头的声音道。

    “不就是多给你烧些纸钱嘛,你着什么急,只要我成功了,还能短了你不成?纸钱能值得阳间几个钱?”那小女孩儿说道,“你关照我多年,且放心吧。”

    “不好放心啊,你一去投胎便是重新做人……”

    “我又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重新做人也不会丢了此世的记忆。你不必担心我忘了你,我若真忘了你短了你的好处,你只管托梦提醒我便是。”

    “那好吧……”那老儿听起来还是很不放心,“你还是把你的事看紧一些吧。我一老头子生前死后什么狠人厉鬼不曾见过?可是我看见那小子第一眼我就打怵,可千万别让那小子坏了你的大事。”

    “坏不了!”是个任性的小女孩儿,“你反反复复唠唠叨叨你烦不烦啊,你说得不累我听着还累呢!他连我是谁他都看不出来,他能有什么本事坏我的大事?不就是个会点风水的三脚猫术士?”

    林苏青听着付之一笑,与大婶道:“我们回去等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