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昏迷的少年乍起!
    大婶很是不理解,等着就行了?可是她的儿子是不能等了啊!这不是要她的儿子等死吗?她连夜跑去镇上才将他找来,找回来什么病也没治,比那巫医还神神叨叨的说是因为这具枯骨作害?

    “秦老板,是恶鬼要害我儿子啊?”

    “是不是恶鬼要害你儿子,现在还不好说。”

    “你都说我几个儿子的死都是那恶鬼算计好的,那不是害那是什么?秦老板,既然都知道是那恶鬼作祟,你怎么不除了那恶鬼?还等什么?等他害死我儿吗?”

    “大婶,这事急不得。”

    “有什么急不得!我儿才等不得!”大婶急火攻上心头,双眼通红恨不得立刻扭头去挖出那具残破的枯骨将它踏得粉碎。

    林苏青语气始终不疾不徐,叫那大婶看得越发心焦,泪眼婆娑的苦苦哀问道:“秦老板啊,您到底做着什么样的打算,您直说呀,您这样卖关子,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我儿我儿真真等不得了啊秦老板……”

    “我目前没有打算。”林苏青停下步子回身注视着大婶,郑重其事道,“但如果操之过急,反倒有可能误了令郎的性命。大婶您不妨想一想,您能确定只要杀了那只恶鬼,令郎就能平安无事立即痊愈吗?”

    “我……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知道的事情吗?”

    “我目前无法知道。”

    “那你、你就是装神弄鬼的骗子对不对!你就是个骗子!”大婶又气又恨,双眼通红地冲着林苏青一通乱挥拳,满心的委屈、不安与担忧快把她给逼疯了,她想骂也失了力气,她想打也觉得乏力。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小儿子也要离她而去,可是一切的一切一直在不停逼她承认,逼她接受——她的小儿子也没得活了。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你们骗得我好苦,我儿好苦哇,活生生被你们一个二个的拖死了,你们这些杀千刀的骗子……”大婶无力得一坐,捶打着土地,捶打着自己,哭得声嘶力竭,骂不出什么来,再说不出什么来。

    林苏青看着她痛心疾首的哭泣,看着她绝望的神情,他的心中也不由得揪紧了,实在于心不忍却也无可奈何,他没有想到就实论事说的一句话竟让她听得如此伤心。忽然,他心中猛地一惊——我……我几时变得这般冷血薄情了……

    他不禁反省,本来可以多说两句别的话以作宽慰也行呐,怎的就没有想到要考虑大婶的心情?怎的就这样残忍的说出口了?

    后悔、很是后悔、实在是后悔!

    那大婶已经哭得再流不出眼泪来,也再喊不出声音来,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沉默的、木讷的望着远方,双目空洞视线无处落脚,她喃喃低语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旋即又哭了起来,五官拧成一团,她哭得没了泪水没了声音,不停地责备自己。

    “大婶……我没有骗你。”林苏青蹲下去,在她身旁坐下来,温和而道:“被您夫妻二人挖出来又换了地方埋下的那具残破的枯骸,原本是一名小女孩儿,年纪很小,应当与您的小儿子差不多年纪,至多不过髫年。”

    见大婶的哭泣渐渐停歇,似乎还在听他说话,林苏青便又说道:“那小姑娘死的时候应该正是您的小儿子这般大。”

    “差不多……差不多……年纪……”大婶失神地呢喃着,声音哽咽不止,“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死你的,你找谁去,是我老两口挖的你,孩他爹已经死了,你有仇有怨只管朝我来就是了,不关我儿的事,你找他做什么……”

    “大婶,你先冷静,我与你说这个,不是为了让你更伤心。”林苏青心中生凉,恻隐道,“我怀疑您的五个儿子的殇亡,皆与那小女孩儿有关。您的大儿子寿命最长,往后的几个儿子寿命一个比一个短,到了第五个儿子甚至不到八岁,我目前怀疑是因为害您大儿子之时,那小女孩儿的法力不如现在这般,她每害一个法力便增强,甚至有可能是故意让您的小儿子在与她同岁的时候……死去。”

    “我儿谁也没有害过她啊!”大婶一把揪住林苏青的衣领,激动道,“他们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他们是无辜的啊!”

    “大婶,您心里的苦秦某能够理解,只是现在不得不劝您一句,请您务必冷静。”林苏青尝试搀扶她起来,“大婶,您务必听秦某的劝,咱们先回去,天黑之后那女孩儿必定会上门索命,秦某向您保证,届时一定查明您几个儿子的死因。”

    “那我的小儿子……”

    “咱们先回去,若再不回去,一会儿叫那恶鬼发现了,咱们起先给她设下的局就无法实施了。如果您第五个儿子在这时候死了,那咱们想抓住那恶鬼报仇也许都再难找到她了。”

    那那大婶本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一听林苏青的意思立刻就回过神来,也不必林苏青扶她,她自己撑着地一骨碌就爬起来来,老脸一抹,咬牙切齿的气恨道:“可不能让她跑了!!!”

    ……

    林苏青与大婶风尘仆仆的赶回小竹屋时,天色已经晚了下去,趴在门前的狗子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一眼瞥见是他二人回来了,斜睨了林苏青一眼,又看了一眼容色仓惶的大婶,它起身抖了抖皮毛转身进了屋子。

    林苏青看了一眼天色,掐算了一番时辰,忙把大婶引回屋内,在床头边的地上横竖叠着贴下两道符咒,引大婶过来叫她站在交叉叠贴的符咒上,嘱咐道:“大婶,您就踩着这里,一会儿那恶鬼来了,无论发生什么您也不要移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我可有说明白?”

    那大婶点点头,一心只看着昏睡的儿子,不知他还有没有呼吸。

    “那我儿……”

    “到底是什么原因,答案一会儿自会揭晓。您只管放心站着,记住,万万不可移动。”

    大婶看着他,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知当不当得起她的这份信任,那些治好了无数疑难杂症的家喻户晓的巫医都没有办法治好她的儿子,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真的会有办法吗?

    唰啦啦……

    屋外忽然风声大作,仿佛有暴雨将临。

    “她来了!”林苏青目色一沉,那大婶一个激灵,林苏青一个定身咒将她定住,俄尔冲屋外朗声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劲风穿入屋子,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只听一道高亢的小女孩儿的声音傲慢道:“呵!好不嚣张!”

    霎时猛地有什么冲门而入,一阵香风住,床上昏迷的小少年猛然睁眼,旋即竹床崩塌,小少年从破竹之中腾身跃出,踏屋顶而过落在了林苏青他们对面。

    小少年冷眼扫过他们,不屑道:“呵,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