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借肚皮
    第三百八十六章

    阴风阵阵,苍劲的袭来,如刀似剑带着强猛的杀伤力。屋外的竹林飒飒作响,乌云翻滚黑雾重重,犹如暴风雨将临。屋内原本插着了竹枝的竹罐、竹筒也被劲风扫落一地。大婶的小儿子此时正与他们相对而立,一双黑洞洞的眸子挂在面无血色的瘦削小脸上,似是刚从坟地里刨出来的尸体,格外悚然。

    少年是少年,声音却是那片竹林里的女孩儿的声音,她阴狠道:“你可想好了,你若执意与我作对,这屋子里的我便一个也不会放过。”

    “何必如此大的怨气。俗话不是说冤有头债有主,秦某与姑娘你无怨无仇,又何必阻你的路呢。”林苏青坦然笑道,“秦某只是心怀好奇,想问一问姑娘,这一家人与你曾有过怎样的深仇大恨,竟要落得断子绝孙这么凄惨呢。”

    少年的嘴角咧开诡异的笑容,道:“刨了你的坟叫你死不瞑目的话,你怨不怨?”

    “据我所知,他们夫妇二人是在挖地基时不小心挖出了你,那时你就只剩下残破的骸骨了。只能说明在他们挖出你之前,你就已然生成了怨灵。”青直言说破,正色而道,“而此地是此处方圆几里没有邻居,可见之前是一片无人荒地。你被埋尸荒野,恐怕那时才是你真正的怨气生成之时。”

    “哼,那又如何?!难道你一辈子只生一次气吗?!”小姑娘果然是小姑娘,说起话来依然一派孩子气。其实她死去多年,怨灵也已经多有修为,只是她的心智仍旧停留在死去的年纪。

    林苏青笑了笑道:“可是,倘若你是因为横祸而死,而亲手埋葬你的恰恰正是凶手,那么你的魂魄也就被凶手的煞气封在了人世间,如若没有人超度你,你就只能永困埋尸之地不得超生。可是恰恰是他们夫妻把你挖了出来,也就是他们帮你破了凶手的煞气,从而你的魂魄才能得以自由。如此看来,他们于你何尝不是一个恩情呢?”

    “恩情?他们若当真心存善念要做件善事,就不可能把我埋在那样一个逼仄阴暗的角落。呵呵,不过倒是托了他们的福,若不是他们因为害怕惹麻烦把我埋在了那样一个阴气深重的角落,我又如何能应得了地势之利令修为事半功倍?”那少年咧着诡谲阴邪的笑容道,“我能有今天,倒是真的得谢一谢他们。”

    那大婶怒目圆瞪,目光恶狠狠的,却又满眼含泪,她恨着面前的那个作恶的“人”,可是站着的却是自己的亲儿子。她泪眼婆娑地呼唤道:“平儿……你怎么了?你被恶鬼附身了?你快醒醒,平儿,我是阿娘啊……我的儿啊你快醒醒,你看看阿娘,你快醒醒啊……”

    “大婶,说出来您可能会难过,可是不告诉您等您自己知道了,只怕会更难过。”

    那大婶听着林苏青的话,蓦地不安起来,她早已经领教了这位秦老板的作风,他要么不开口说话,只要一开口就准没有好话。她惴惴不安的看过去,胆战心惊的问询道:“他不是我儿那我儿呢?”她想立刻转过身去看一看她的儿子是不是还好好地在床上躺着,可是被林苏青施了定身咒,她怎样也动不得。

    林苏青从她的神情中看出她的意图,却只能狠下心道:“他就是您的平儿,可是他不是您的儿子。”

    “秦老板可不敢胡说!他怎么就不是我的儿了?”大婶欲哭无泪,花白的头发仿佛在突然之间白透了。如果一个人的伤心可以像一斤粮食、一根竹子那样量化成实物,那么大婶的伤心恐怕已经堆成山那样高。

    可怜的她根本连想都想不到,自那日他们挖出了那具残破的骸骨之后,在她的的身上究竟都发生了怎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婶,站在您面前的就是那个恶鬼,也就是您夫妻二人当初挖出的那句残破的骸骨的主人。”林苏青向大婶那边走去几步,与她站近一些好让她多少感觉到一些温度,也许心里也能够获得一丁点慰藉。

    “她死的时候,与您的小儿子差不多岁数。人有三魂七魄,她死后的七魄已经与她的尸身骸骨一并化去了,而她的三魂被杀害她的凶手的煞气镇在了葬身之地,因而无法归去地府进行轮回转世。你们当初挖除了她,便是放出了她的三魂。”

    “所以……就要、就要害我的儿子吗……”大婶几度哽咽已经哭不出声音,“我儿无辜啊……”

    “什么我害你的儿子!我从没有害过你的儿子!”站在对面的少年大声驳道,“你有什么儿子!那全都是我!”

    她一通怒吼将那大婶吓得怔住,林苏青便又往大婶身边靠了靠,以臂膀轻轻挨着她的肩膀,,话虽然冰冷,可是语气平和颇暖人心:“大婶,你不要难过,也不要害怕。你听我说,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你不妨你不妨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她的几个儿子不过本姑娘借了她的肚皮而已!”

    那大婶更是怔愕,仿佛那姑娘说得是她听不懂的语言似的。

    “你闭嘴!”狗子忍无可忍的冒出来,冲着那“少年”训斥道,“你再多说一个字,小心我吃了你!”

    狗子会说话?十足惊了大婶又一跳,那少年也显然惊了一下,但也不稀奇,当即问它:“你是哪里来的妖怪?!居然如此猖狂!”

    狗子一脚踏地,大地连震三震,将那少年震了一个趔趄,霎时从他身上跌出来一个少女的魂,少女摔在地上的同时,那少年如同失去了平衡的木头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好一条不得了的狗子!”那少女连忙爬起身来,企图重新附进那少年的躯体,可是试了几次怎样也回不去了,她一声怒哼,转眼趴在那少年的脸前对准他的口鼻处猛地深吸气,随即便将一缕魂从那少年的鼻息中吸入了她自己的身体,刹那间少年黑洞洞的眼睛因为失去了那一缕魂骤然变白,连瞳仁也没有半点。

    大婶看不见那名少女对她的儿子做了什么,但是她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儿子的眼睛从漆黑变成了惨白,她的眼泪霎时如雨水倾落,她知道……她的小儿子也离开她了……她闭上了眼睛,泪水止不住的淌。

    “大婶,我方才说人有三魂七魄,那名死去的少女在世间留有三缕怨魂,她得到解脱时本应该本应该立即归去三线,等待地府的审判转世投胎,可是她没有选择归去,而是逗留在人间吸取阴气继续凝聚怨气来修行。”

    林苏青看了看大婶,要不是因为定身咒,只怕她现在已经昏过去了。

    “大婶,您可能无法理解。”林苏青抬手覆盖住大婶的眼睛,等他拿开手时,他说道:“您现在可以睁开眼睛看一看她。”

    那大婶踟蹰了片刻,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顿时一愣,她看见儿子的身边有一名瘦弱的少女正站起身来,当场愣住。

    “她就是被你们挖出来的那个死者。”林苏青的语气叫人听不出任何情绪,“是不是与您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

    他往大婶前方侧了一步,将她半遮挡在身后,接着说道:“大婶,我说的话您可能不大好明白,但事实就是如此——人的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人魂,你所看见的少女,在你们将她挖出来的时候破除了凶手的煞气镇压,而后她便缠上了你们,她本可以即刻归去地府等待阴司的判定进行轮回转世。可是她选择了逗留人间,并将三魂之一的人魂投入了您的腹中,借着您的肚皮私自轮回了五世。这五世皆是她,也就是说您的五个儿子其实都是她,而且您的五个儿子们,都只有一缕魂。”

    “这是邪术对不对?你们在施邪术骗我对不对……”那大婶不愿意相信,她宁愿自欺欺人认为她的儿子还躺在床上,还和之前一样昏迷着。

    “你若是不信,不妨回想一下,您的五个儿子在智力方面是否明显存有残缺,远不如寻常的孩子?并且自幼便极其嗜睡,每日清醒的时辰连一只手也数不全?尤其体弱多病,终日萎靡不振。”林苏青不疾不徐平平淡淡的说道,“这正是因为三魂不齐的缘故。您的儿子并非正常投胎转世而来,甚至在生死簿上都不会有任何有关他们的记载。因为您的五个儿子其实都是那名少女作法以借用肚皮而已。”

    “哼,还以为你是个屁也不懂的愣头青,没想到居然……”

    “你闭嘴!”狗子一个眼神斜过去,吓得那少女再不敢说下去。她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当前的处境,但是她不甘心准备了多年就此放弃,她坚信只要没立刻灭了她,她就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所以她不敢现在就得罪他们。

    那大婶的眼睛闭上了许久,终于缓了过来,她声音嘶哑几度哽咽,道:“是我造的孽啊……”

    也许不是因为定身咒的支持,而是她本身就具有出乎意料的坚强意志。林苏青蓦然觉得自己过分残忍了,可是又不能瞒着不告诉她真相,毕竟她的儿子没有办法救活,毕竟是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死亡的日期。

    大婶看着那名与自己的儿子生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女,泪流满面,欲言又止。

    林苏青往后退了半步,拍了拍大婶的肩背安慰着她,代她问道:“你以自己的人魂几世轮回做成阴阵,既然借了人家的肚皮,何不把目的告诉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