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查漏补缺
    “林苏青,你就应该改一改你的做事方式,饶是你机关算尽以为一切净在掌握,可是你要明白世事瞬息万变的道理,许多事情许多时候并不会完全依照你所设定的路子依次走。你早该改变改变你这个性子。”狗子苦口婆心的说道,它难得费这些口舌,便很是希望林苏青能够认真听进心里去。

    主上也喜欢谋略在前,可是主上才没有林苏青这样婆婆妈妈,更可以说林苏青其实在很多时候有些畏手畏脚的感觉,他面对未知的事情总是担心多余,可是世间最多的就是变数啊,恐怕连无所不知的白泽神尊也不一定能够事无巨细的全部预判精准吧?

    “我们只有十天的时间,而蛊雕离入眠还有两年,你不如先想一想我们怎样才能最好的利用这十天时间,事情得有个先后顺序。就拿寻找那几只小家伙的下落来说,无论是半半去找,还是你亲自去找,虽然都是按照既定的方法去找,但我始终觉得她找和你找肯定是不一样的效果,她不一定能找到。”

    狗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建议是,让半半去确认蛊雕近段时间内的活动范围与踪迹。蛊雕钟爱食人,但不吃猴子。何况半半修为甚微,只要她不去触怒蛊雕,根本就不会被蛊雕放在心上,由她去是不二之选。反正真正的蛊雕我们肯定要打的,只是不是现在打。”

    林苏青思前想后,片刻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一切都说得正好,只是有一点我觉得不妥。”见狗子轻轻抬他一眼,他继而道:“蛊雕我们必须真的去打,灵珠也必须真的去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咱们保不准对方是否能识别出来真假。如果触怒了对方,夕夜这条线索就断了。”

    狗子思索着说道:“唔……那就依你的,要真打就真打,反正咱们也只是在讨论,不是非得听我的,谁的好便依谁的。”

    然后它问夏获鸟与半半道:“你们有什么想法不?”半半连忙摇了摇头,夏获鸟也道:“我们只是干活的,你们说定就好。”

    “那就先依追风所言。”林苏青起身,庄正道,“半半就守在一分堂内,倘若那五只小崽子回来了,你留住它们,在我们回来之前谁也不许再跑出去。半半你也一样,为了安全起见,在我们离开之后,你也不得踏出一分堂。”

    半半用力点头,牢牢记住。

    “我们先去检查边界的阵法与机关。”

    夏获鸟问道:“我也去吗?”

    “多个人多个帮手,总比真需要时找不到的好。”

    从前嫌时间慢,这会儿时间不等人。吩咐好一切狗子便招来一朵云彩,夏获鸟与林苏青一同上了去,他们便向鹿吴村村外飞去。

    他们的这个落脚点,坐落在群山的山脚下,群山环抱之中,有许许多多的小村落,鳞次栉比促成邻居,团聚成了大村庄,鹿吴村最靠近鹿吴山因而得名。而诸如小竹村那样隔山隔水的偏远小村落,则不在大村庄内,那些都是稀疏的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小村,人口总数尚不如这里一条街居住的人多。但是各有各的优势与劣势。比如那些偏僻的小村落,它们大多建村在山腰,地势比较高。而诸如鹿吴村这些抱在一起的大村,则处于山脚下,在侧峦起伏的高山的包围之中,别的不说,人数总量大在各方面进步也会比较快,生活也就便捷,特别是物质方面。大村庄内不仅可以货币流通,也可以以物换物,而居住在偏僻之处的人就只能逢村庄有但凡有个山崩地裂雨水洪涝,大多是山脚下的村庄比较遭难。

    林苏青的阵法与机关,就像环绕着村庄的山一样,呈一个大圆圈住了整个村庄,并且利用了各个小村、居民的房屋、树、石、山等一切固有元素,将这片土地炼成法阵。从力量层面去看,就像有一个顶点略矮于山顶的半圆的拱形法罩,笼罩着整个村庄。

    凡人出入法阵不会有任何异样,稍有修为的修行者出入法阵周边的机关便会有所提示,林苏青会第一时间感应到讯息。可是,自从设下这些法阵之后,他从未察觉有如那飓风那般强烈的灵力出入过。而自打落脚在这里之后,他也充分利用了平时闲游走动的机会,四处打探民情,这里虽然修行的凡人与妖魔鬼怪众多,可是却并没有谁具有如那飓风那般扎眼的修为。因此他很是担心,最怕是已有谁预料到他会在此地落脚,而守株待兔。

    “这里的机关完好。”林苏青将手掌轻轻贴着地面,掌心凝聚着一团透明且无形的灵力,他以自己的灵力与深藏于地下的阵眼相互感应。

    “我们速速赶往下一处。”他说罢便上了云头。当初炼这个阵时单单是选阵眼的落点处就足足花费了三百八十一天,而今他们虽然不必像当初那样反复的卜算、试验,但要挨个挨个的找去,挨个挨个的核验那些阵眼是否遭受到破坏,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查完的。何况还有机关,那些是人为制造人为埋设,不替花费了多少心血、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去建造布置,单单是检验是否有异样,就不是小工程。机关术法的检验就是不停的闯关闯阵,和不停的修理和复原。

    “林苏青,有没有更快的法子?”狗子实在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了。

    “我另有五个分身也正在验算各个阵眼,另外我布出去了十五具傀儡,此时也正在各处检查机关。”

    “那……林苏青,现在一分堂里只有半半在,如果、我是说如果她有问题,那你藏在一分堂内的真身岂不是危险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个道理还是你教我的。”林苏青回眸深深地看了一眼狗子,复尔继续远望前方。

    狗子其实也没太当回事,道:“我只是赶路很是无聊,随口同你闲聊聊。你看啊,你现在分出那么分身,每个分身所需要的灵力不仅不小,而是还是均衡的,而且同时还需要一大部分精力去操控那么多的傀儡,现在还好,但如果你这样连续很多天,恐怕真身不设防啊。”

    “以半半的本事,她进不了我的房间。”林苏青从容不迫道,“而且,谁告诉你房间里的就一定是我的真身了?”

    “那不是吗?”夏获鸟几乎与狗子异口同声,皆是一脸震惊。夏获鸟难以置信道:“我可是第一个在小木屋里发现你的真身的。”

    狗子拧着眉头,不可思议道:“哇林苏青好小子,你居然还能在本大人的眼皮子底下耍小把戏?”

    林苏青回眸扫了他们各自一眼,不以为然道:“谁有告诉你们房间里的就一定不是我的真身了?”

    “什么意思?”夏获鸟与狗子异口同声。狗子追问道:“那你的真身到底在哪里?”

    “哇你不是说过隔墙有耳,世间处处是耳目吗?万一恰恰被有心者听去了呢?不可说不可说。”林苏青玩笑着回避道。

    “你小子藏得够深啊!”狗子龇着牙齿皱起了眉头。

    “不都是跟你学的吗?鹪鹩[jiāo liáo]尚存一枝,狡兔犹藏三窟,何况我这个天界通缉要犯?”林苏青说笑着突然眉头一紧,惊呼:“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