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有主意了(第二更)
    许久不曾遇到如此令人感到头疼的事情了,怎的兜兜转转总是逃不过谜题。林苏青不禁产生疑惑,有什么不能简单直白的来吗?莫不是这边世界的人就是喜欢迂回,就是非要算计来算计去?如是想着,他不由得对狗子生起另一种佩服之心,它总是能用看似愚蠢的办法解决复杂的事情。

    “咦——”狗子嫌弃道,“你看着本大人作甚?还是用这种眼神,莫名其妙的。”

    “哈哈……没什么……”没留心这般看着它,林苏青尴尬笑笑道,“就是忽然觉得你的行事风格与这边的世界大不相同呢。”

    狗子瞟了他一记白眼,没好脾气道:“才发现吗?我很是看不惯许多做派。”

    “比如什么做派?”

    “有什么不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情?”狗子挥舞着小爪爪,愤懑道,“他们非得讲究什么以理服人,我看无非就是坑蒙拐骗,而且还巨!浪费时间!”

    “大概总是有别的顾虑吧,因而不得不依规矩、道理处事。”

    “什么顾虑?什么规矩什么道理?当我站在了最顶峰,拥有最无可匹敌的力量,我就是规矩!我就是道理!”狗子傲视道,“如你们这样善于动脑子,脑子是越用越灵活,越算计越擅长算计。可是我们不一样,不是经常动脑子就能越来越厉害的,我们这样的神必然要经过无数次南征北战,必然要经历无数次生死一线,唯有在战场上用鲜血洗礼才能够越战越勇。斗战之神悠闲久了是会废的!”

    狗子越说越生气,愤慨不已:“天界为何越来越经不起战事,不就是因为闲散久了?妖界虽然也是讲求以和为贵,太平治理,可是妖界尚武啊,就连区区五百年修为的小屁娃子都有不小的战斗力,你看凡间信奉的那些什么狐仙、黄仙、灰仙、白仙,哪个不是出自妖界的?他们可比天界的仙家们受爱戴,多少凡人请他们几位保家仙呀?是为什么呢?不就是因为他们干实事为供奉他们的人辟邪化煞吗?反观天界的仙家们,个个清高,远离尘嚣。生怕一点嘈杂扰了清净。但凡发生争执,便是老死不相往来,往后你算计我,我算计你。这不就是内斗了?不形成内分势力才怪嘞。本来战斗力就弱了,还众心不齐,遇到威胁还怎能一致对外?”

    “好好好。”林苏青见不小心戳到了它的愤怒点,不想在气头上冲着它,便捧它一笑道:“那你觉得,倘若是让你来面对我这样的祸患,你当如何处理?”

    “趁早杀了就是了。不然等你变强啊?”

    “……”

    “从来都只有主上保你,现在主上不在了,正是杀你的好时机。而且我觉得天界是不希望我丹穴山的凤凰老祖苏醒的。天界其实是制约神域的,即使无法制约,但遇到事情了至少还能有商榷的余地,谁还能比得过天帝的位份老?可若是凤凰老祖这样的先尊在世,毕竟是老祖,那可是鸿蒙之初就有的先尊。若是先尊不认可的事情,试问天界有几个分量能跟先尊讲条件?”狗子乜着林苏青道,“只要你死了,凤凰老祖就不会醒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夏获鸟生怕狗子这一番话激起了林苏青本就不安分的心,她连连虚咳,试图打断狗子的话,可是狗子根本不没领会她的意思。

    它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就算把你给杀了,你死都死了,我还不信妖界当真与魔界联手去攻打天界?从始至终唯有主上在保你的性命,否则你当年就死了,根本活不到今天。你看咱们倒头看,当年时候,三界都以为是丹穴山二太子亲手杀了你们母子,你看妖界和魔界进攻神域了吗?没有吧?”

    叫它这样一说,事情还真是有了另一个角度,可是有一点无法说通,林苏青道:“那么,天界如今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呢?”

    “我哪里晓得他们打什么算盘?我又不是天帝。我不才说了嘛,换成是我,我直接杀了你了。可实际上不是我啊,对吧。”

    夏获鸟见缝插话道:“你绕来绕去说了半天,结果等同于什么也没说,反而还打击了林苏青。”“谁说的我什么都没说?”狗子没好气的撇她一眼,倏然认真严肃道:“我的意思是,我突然觉得,大概、也许、可能……天界其实没有想让林苏青死。”

    这倒真是个新颖的猜测,林苏青讶异道:“何以见得?”

    狗子却对自己的话甩开责任道:“那谁知道呢?我也就是瞎猜的,万一不是呢,你又不可能去送命。”

    “那如此为难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我怎么知道?”狗子白眼翻上天了,“我都说了我是瞎猜。”

    “可我是真的觉得你说的也有另一番道理。他们或许真的有别的目的。”

    夏获鸟连忙打住这个话题:“好了好了,你们瞎掰起来还没完没了了?现在是闲聊的时候吗?能不能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完了再去讨论这些‘重大’的事情?”她特地将重大二字一字一字的咬得很重,示意他们大事往后慢慢想。

    她肃然道:“我就问问你们,现在怎么办?分载林苏青一灵的五只小崽子被歹人掳走了,现在生死不定,下落不明;而莫名来者以夕夜的线索为条件,要求我们拱手奉上有可能对唤醒子隐圣君有帮助的蛊雕灵珠,而现在蛊雕遇袭起了疑心,我们是去打蛊雕?还是不打?是去找那五只小崽子还是不找??!眼下有这么多事情还不够你们现在伤脑筋的吗?做事情能不能专注一点!你小时候我是怎么教你的?!”

    她一通怒吼,吼得林苏青顿时有一点怂,仿佛忽然回到了小时候被她凶着强迫着背记那些看不懂的字词和图案。

    狗子也蓦地住了口,它倒不是怕了她,而是觉得自己忽然扯远了,是有点不对,有些惭愧。

    “马上就要天黑了,一日就要过完了,还剩下九日。”夏获鸟插着腰宛如患了更年期综合征的教导主任,怒火中烧,仿佛每一根汗毛都想揍他,“现在,我们,去哪里?先做什么?再做什么?有规划了吗?”

    林苏青咽了咽喉头,倏然复习到曾经的紧张,作镇定貌道:“先回一分堂吧。”

    “然后呢?”夏获鸟一愣。

    “有话回去说,外面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