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分堂还是一如初建时的那个一分堂,鹿吴村也依然还是那个坐落在鹿吴山下鹿吴乡里的一个普通又不太普通的小村,可是,一切的安稳或许都只在于一个朝夕之间。一分堂没有了,鹿吴乡也没有了。抑或许,鹿吴村依旧是那个鹿吴村,只是一分堂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一分堂。

    他们回到一分堂的时候,半半正坐在堂前的门槛上,抱着膝盖歪枕着脑袋傻傻地望着他们离开时走的方向。

    然而他们却是从另一个方向回来的,她发现得也不迟,就在他们方刚落入后院,脚才沾地,她立刻就欢喜地跑过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熠熠生辉,看是等久了,区区一个下午也叫她望眼欲穿。

    她欣喜若狂,小脸儿红扑扑的,见着了林苏青却不敢多看他,小手儿局促的互相扣着指甲。

    “半半,下午可有谁来过?”林苏青一边往厅堂走去一边问她道,偏过头看她,她摇了摇头,谁也没有来过。

    其实不必问她林苏青也能知道有没有人来过一分堂,毕竟这堂前屋后无处不是他的阵法与机关。他如是问她,只是想让她转移些注意力放松一些。她此时的心情恐怕同他小时候没写作业恰好遇上班主任抽查差不了多少。

    “可曾有你觉得不一样的人经过?”

    半半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一分堂一切与平常没什么两样。

    他看半半穿着的围裙还是整洁的,便道:“今日不曾有谁来抓药?”

    一分堂的药材非常便宜,因此许多人都在别处看病然后来一分堂照着单子抓药,抑或是有些不给开方子的,患者也留着心眼,便都带着药材过来由一分堂辨认过后,复现出药方,此后便按着药方抓药。饶是再后来许多看病的连药方也不给开了,而是直接熬制成汤药分装在坛子里,让患者带回去,在用药之前自己温热饮下即刻,美其名曰省了煎药的步骤……倒也不是难事,谁让一分堂有夏获鸟这样的医药神通,单单是闻一闻就能问出有哪几味药材,所以但凡当集,大伙儿们赶集时必会来一分堂取上几副药草回家备着,即使不为疾病,也有取回去煲汤用的。一分堂的生意是没得说的。

    半半摇了摇头。

    “一个也无?”

    一个也无。

    “那就怪了。”林苏青道,“鹿吴村双日子开集,单日子冷集,平日是单日子也至少有几例生意的。”

    “秦老板!秦老板在吗?秦老板在不在?”

    正说着话,堂前忽然传来呼声,伴随着那大喊大叫的呼声之外还有许多嘈杂的声音,似乎来了不少人。

    林苏青闻声连忙迎出去,刚掀开帘子冲面就迎上了满堂人群,不下十余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慌张与恐惧,他们一见林苏青出来了,当即一窝蜂拥上去,争先恐后的谁都想先说自己的情况,可是因为太着急谁也说不明白自己到底找来所为何事,只听得满屋子吵吵嚷嚷,林苏青在人群中被人拉来扯去,也不知应当先听谁的好,而谁的话也不曾听清楚过。

    人群里大多为粗莽汉子夏获鸟与半半也不好挤进去帮忙劝开,便不动声色的躲在了柜台后面,悻悻地看着被人群包围的林苏青,看他如何是好。

    而林苏青倒是不急不躁,他任由他们拉拉扯扯,任由他们吵吵闹闹,他一声不吭。大约不到半盏茶的时辰,霎时满堂俱寂,仿佛大家突然一致在顷刻说完话了,从人声鼎沸霎时鸦雀无声。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诧异。

    “都说完了?”林苏青理了理衣袍从人群中慢悠悠走出来,单手一负立在柜前,他其实什么也没听明白,“这样吧,离我最近的先说,请您先说。”他请手示意此时离他最近,方才在人群之外离他最远的一位佝偻矮小且瘦弱的老大爷。

    “啊,我、我……”老大爷欲语泪先湿了眼眶,红着眼眶忙道,“我儿子儿媳妇被妖怪吃了!!!”

    老大爷此话一出,大家登时一怔,复尔又是一番吵嚷——

    “什么跟什么,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秦老板你先别管他,你先听我说,我媳妇儿不见了!”

    便有人推开那人,抢着道:“你媳妇儿不见了该是跟别的汉子跑了,你该自己找去!秦老板你先帮帮我,我妈丢了!!”

    便又有人推开了那人,他们许多不是单独来的,许多叫着亲朋好友,互相之间推推搡搡,谁也不让谁也先说。

    “肃静!”林苏青冷声高呵,当场寂静无声,都有求于他,此时不敢得罪。他道:“秦某如有力所能及的地方,定然竭尽全力。各位若是真心要秦某帮忙,就请遵守一分堂的规矩,一个一个来,抓药是,办事亦如是。”

    大家都是深谙一分堂规矩的,赶忙自己抢着位置排好队,一开始也拥堵,谁都想要第一个,可是有个聪明的他记得那老大爷是第一个,便连忙排在他身后,旁的争执不下,也都明白越抢则越堵,越堵则越慢,连忙顺着排下去,谁强势谁靠前。最后,那些势单力薄的,全都排在了后面。

    等他们都抢占完自己的位置,都安静下来时,林苏青道:“都挑好自己的顺序了?那就不要动了,动了就不作数,即便帮得上也不帮了。”

    瞬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排在最后的也不要难过,问完这位大爷之后,我就问队列的最后一个,依次一个最前一个最后这样问。”

    便又有人不愿意了,在他们正要躁动前,夏获鸟连忙先声明道:“秦老板说了,谁离开了自己的队列就不作数了,只能明日再来重新排!”

    终于都不再吵嚷,即使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心不甘情不愿,私底下小声念叨,但明显收敛了许多。

    林苏青扫了他们一眼,和颜悦色的问身前的老大爷道:“大爷,您详细说说,您的儿子和儿媳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大爷耳朵有点背,在林苏青说话时,他拼力的将耳朵伸过去听,整个人都站斜了,林苏青遂招手让半半抱来一把椅子。

    老大爷起先不敢坐,怕坐了一分堂的椅子,一分堂就不会尽力帮他办事。林苏青稍微用了点力将他往下按了按,道:“坐下说吧。”

    那老大爷见他如此又不敢拂了他的意思,怕不依他的意思得罪了他,他也不尽力办事,才勉为其难战战兢兢地坐下。

    哀道:“秦老板,他们不信我说的,你可千万要信啊,我是亲眼看着那妖怪跳到我家田里,生吞了我儿和我儿媳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