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蛊雕作祟
    旁听的那些人群中有许多不屑,只当是人上了年纪老眼昏花,是他看错了,或是臆想的,甚至劝说他回家等去,指不定他的儿子和儿媳妇正到处找他呢。

    可是林苏青相信老大爷所说的,因为那位老大爷虽然已经年迈,可是他的双目炯炯有神,那种神采区别于眼泪汪汪的水泽感,而是一种精气神的体现,即使他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嘴唇瘪了进去牙齿没剩下几颗,但是那一双眼睛却点亮了正副面容,就算他瘦小佝偻,却仅凭那一双眼睛就能看出老大爷的身子骨还很是硬朗。

    “是什么样的妖怪?请您形容形容。”林苏青覆手盖在老人家的肩背上,好让他感到心安,回忆那番场景对于他只怕是莫大的二度刺激。

    “是、是老鹰!房子那么大的老鹰!比房子还大很多!”老人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恐惧的极致情乎于激动。

    此言一出,林苏青微微一怔,与夏获鸟和狗子相视,不谋而合。不用再细听几乎就已经能确定,被激怒的蛊雕大张旗鼓的吃人了。从前还只是吃那些在深山中落单的人,今下竟跑出来到山下光明正大的吃人了。这恐怕与那个袭击它的人脱不开业果,但与他林苏青也脱不开业果,因为袭击蛊雕的人极大可能是冲着他林苏青来的。

    既然是蛊雕下山作祟,那么那些无缘无故走失的人……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林苏青安抚老大爷道:“您先别担心,稍等片刻。”他走到队里最后去,问那个看起来颇文弱很像是读书人的青年道:“小兄弟,你是因何而来?”

    那青年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他了,连忙道:“我阿娘不见了。”

    “几时的事情?”

    “阿娘早先走前说去二婶家帮忙,晌午过后就回来,她一向准时,现在都傍晚了她还没回来。我起先还跑去二婶家叫她来着,可是二婶说我阿娘根本就没到她家过,她还以为阿娘有什么事耽误了不能去了。”

    青年的脸涨得通红,像他这样的读书人是不大相信这些糊弄人的乡间把戏的,若不是别无他法,又恰好在路上听闻了同样有家人走失的人要来一分堂问事,他才不会来掺和这些。他道:“我沿途都问了,打我家到二婶家可能会路过的家户我都打听过了,我阿娘的确是走的去二婶家的方向,可是走到中途就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再没谁见过她。”

    “你阿娘到你家二婶那边,走的是大路还是偏僻小路?”

    “乡下里,就算是大路也是偏僻路啊,都没几个路人的。”那青年人本就不信这些牛鬼蛇神,本就觉得面儿上挂不住,被他一直发问,现在颇有些恼了,“即便是走大路也不可能一直是大路的,有几户人家是住在大路边上的?不都得走一些小路和山路吗?”

    “好的,我知道了。”林苏青礼节性的一笑,便折身回到柜前,问老大爷身后那位,道:“请问……”

    他才刚一开口,那人就等不及他说完,迫不及待道:“我媳妇不见了!就傍晚那会儿,田里的草都割完了,都准备回家了!”

    “她中途去哪里了?我的意思是你们既然已经打算回家了,她应该不是突然从你眼前消失的吧?中途发生了哪些事情,还请全部详细的、如实的告诉我。”

    那汉子可谓急火攻心,激动得一把抓住林苏青的胳膊,生怕他不帮忙要跑了似的,急不可耐的回答他的问题,以为答得越早林苏青就会越早的帮忙寻找。

    “她说去小解,我就等她。然后、然后……然后她说她听见了婴孩儿的哭声!”那人说话时又是一把抓住林苏青的小臂,无意识的力道十分重,被抓得生疼。那人的神情极其痛苦,他忽然觉得事情出就出在那个婴孩儿的哭声,“对!哭声!就是那个哭声搞的鬼!”

    他回想起傍晚那会儿,去远处小林子里小解完正往他这边走的媳妇突然停下脚步,连连往后回头望,而后冲他大声喊道:“诶~当家的!我听见林子里有婴孩儿的哭声!”

    他当时还不当回事道:“兴许是谁家带着婴孩儿出来干活,孩子给饿哭了呗!”

    媳妇儿想了想回头往林子那边走了两步,然后又冲他道:“我听着哭得很惨,也没有大人哄孩子的声音。我看呐该不是又是哪家丢了女娃不想养活。”

    “哪有那么多丢女娃的事情,咱俩想生个女娃都生不出来,谁家那么想不开,有福却丢了不享。”

    他还笑她来说,谁知道她说她去看看去,欣喜得不得了:“要是生得好看咱们就捡回家自己养去!”

    ……

    他讲傍晚时的经历事无巨细的讲述给了林苏青,垂头丧气道:“我该跟她一块儿去的!”他猛地抬头,又是一把擒住林苏青的臂膀,急切问道:“我去找我媳妇儿时,那里根本也没有婴孩儿,秦老板!你说会不会是妖怪假扮的?我媳妇、我媳妇是不是、是不是已经被妖怪给吃了?是不是?是不是啊?!唉呀!”他抱头怒自己不争气,无比懊悔的捶打自己的头,气恨道:“我一块儿去的!我怎么就没跟她一块儿去呢!!唉呀!”

    “你先别冷静一下……”

    “我怎么冷静!我媳妇不见了!你叫我怎么冷静!”他就像被点染的炮竹一通轰炸道,“秦老板!你说那婴孩的哭声是不是妖怪变的?故意引我媳妇去的!”

    正待林苏青在思索如何昧着良心安慰他时,队列后边忽然冒出个小脑袋来,举着小手,怯生生喊道:“叔叔……叔叔……”

    林苏青闻声抬头一看,是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儿。他拍了拍正又急又悔的汉子的肩背,拂下他的手,去到小男孩儿跟前,蹲下问他道:“叔叔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那小男孩儿心虚自己这样算不算插了顺序,他胆战心惊的望了望前面纷纷看向他的眼神,小嘴抿了又抿紧张不已,瘦瘦的小脸局促不安,终究是鼓起了勇气,小声道:“前面那个叔叔说的哭声,我也听到了……”

    林苏青心中一沉,面上却依然是波澜不惊,反问他一句:“哦?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那小男孩儿顿时眼泪汪汪,却是坚强的憋了回去,似是个小小男子汉,带着哭腔道:“我阿爹叫我站在田里别动,哪儿也别去,看着打完的猪草等他回来,然后他就去找了,去了就没有回来……”

    说完哇的一声哭得嗷嗷叫爹,很难想象凭他这么小小的人儿是如何找到一分堂来的。

    林苏青牵着小男孩儿的小手一把揽入怀里,大手几乎将小男孩儿瘦小的后背覆盖完全,他一只手盖住小男孩儿的后脑勺将其的脸贴到自己怀中,盖在身后的手轻轻安抚着,道:“没事,哭多了就不能做男子汉了。”

    随即将他抱起,送到了柜前交给了夏获鸟,夏获鸟结果也同他那样抱着小男孩儿,夏获鸟可比他会安慰,她温柔的哄道:“你不听你阿爹的话擅自离开了田里,也没看住阿爹打好的猪草,你阿爹回来了肯定要生气了。你先在这里等着,我们叫人去跟你阿爹说你来一分堂了,一会儿你阿爹就来接你回去。”

    那小孩儿顿时止住了哭声,抽泣道:“我、我阿爹一会儿就来吗?”

    夏获鸟温柔地捏了捏小男孩儿的鼻头,笑眯眯道:“是啊,很快就来了呢,你阿爹去给你买糖了。”

    “对了~你阿娘呢?我们先带你去找阿娘好不好?”

    哇——小男孩儿惊天动地的一声,更加惨烈的哭嚎:“我没有阿娘——”

    这时队列最开头的老大爷拽了拽林苏青的衣袖,小声道:“这孩子阿娘生他时就没了。”

    林苏青看了他们一眼,心中不是滋味也没接话。正排队的那些人见小男孩儿如此,他们听来听去的大概也能猜到几分了,试问谁家会丢下自己年幼的孩子一去不回?对于小男孩儿的父亲的下落,彼此都心知肚明。他们不大好再吵嚷什么,堂里顿时只剩下小男孩儿哭天抢地的嚎声。

    “你把他带到后院去吧。”林苏青对夏获鸟道。

    剩下的便是听他们各说各的来由,一听之下林苏青怛然震惊,居然全都是家人突然人间蒸发失去了下落。

    不用想了,都不用去想了,他早已经料到了缘由。

    他们失踪的家人,全部、无一例外,都已经变成了蛊雕的盘中餐腹中肉了。

    “秦老板?你说话啊!”

    见他沉默,又见他凝思,还见他紧皱的眉头,大家顿时更为焦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