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无处安置的狗子
    随后,林苏青说了许多安抚人心的话,大意是愿意受理他们的需求,但是不能保证一定能找回他们失踪的亲人和朋友,同时给他们些许透露了些生死未卜之事,结果犹未可知的意思,以让他们有些心理准备。

    于是,起先怀着一分堂一定能一如往常替他们解决无法解决之事的心情,急急忙忙气势冲冲赶来寻求帮助的人们,在听了林苏青的几番意思后,离去时无不神色黯然,心事重重,脆弱的还未得到答复,泪水就已经止不住的流淌,年轻的还算坚强,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当场就悲痛欲绝,哭天喊地站也站不稳了,是被随行的家人或搀扶、或背回去的。

    待送走了他们,林苏青长长而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因为蛊雕所牵扯,他背了业果是小事,主要也为那些失去家人的村民而深感沉痛。眼下送走了知事的大人们,便只剩下被带去后面安抚的小男孩儿了。

    他若是个小妖精什么的,还能留在一分堂,从此跟随他们起居生活,可是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凡人,跟随他们的话,只能彼此相害。如果他的父亲回不来了,须得帮他找个可以托付的人家才行。今夜也不能让他留在一分堂。

    林苏青又是长吁一口气,转身刚准备进后院去看看那小男孩儿,而夏获鸟正好揽着那小男孩儿出来,他已经不哭了,脸上挂着干掉的泪痕,怀里抱着狗子……其实更像是狗子坐在他怀里,狗子的下巴正好搁在他头顶上,他的脸陷在狗子的脖弯绒毛之中。

    狗子一脸生无可恋的瞅着林苏青,林苏青点头回应它,嗯……委屈了。

    林苏青见他们出来了,便示意小男孩儿在侧位坐下,狗子便顺势横爬在小男孩儿的腿上,小男孩儿实在太瘦弱了,它只能这样后腿在椅子上,前腿也在椅子上,用以支撑,这样不至于全身重量都在小男孩儿的腿上,而它也把支撑的力道拿捏的很好,不至于给小男孩儿的感觉过重,也不至于过轻。因为对于这时候的小孩子来说,稍微有些重量的依靠,会令内心感到安稳,相当于安全感。

    林苏青在小男孩儿的对面坐下,似对待一个大人一样,为他参了一碗茶,双手捧到他那边轻轻放下,然后温和的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

    “狗子。”

    “……”林苏青一愣,这巧合也是没谁了。

    不过他没有说姓氏,应该只是平常常唤的小名。见小男孩儿垂眉耷眼,很是拘谨,很是胆怯,林苏青缓缓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在他腿上趴着的狗子,以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

    “它平时不喜欢被人抱,碰一下也要咬人,可是却允许你抱它,说明它很喜欢你嘞。”

    小男孩儿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水汪汪发亮:“真的吗?”

    “不信你问问她们。”

    小男孩儿连忙回头望向夏获鸟,见她温柔的点点头,他赶忙看向半半,半半也回应他的确如此,小男孩儿的眉眼之中顿时浮上欣喜。

    林苏青揉了揉狗子的脑袋,收回了手,对小男孩儿说道:“你看,没有骗你吧。它平时凶着呢,咬伤过许多人。”

    “它真的喜欢我?”

    “这还能有假吗?”

    “哇~”小男孩儿欣喜不已,“那你送给我好不好?”

    “……”

    顿时给林苏青问了个措手不及。

    “我回去问问我阿爹,我阿爹也可喜欢小狗了,我阿爹……”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阿爹不见了,“我阿爹……我阿爹不见了……”声音越发哽咽,眼见着就是哇地一声大哭。

    林苏青赶忙道:“别哭,你一哭就吓着它了,就不喜欢你了。”

    已经裂开嘴正要哭的小男孩儿一听这话,当即忍住不哭,可是难过确实忍不住的,一张小脸儿被心酸与委屈憋得皱皱巴巴的。

    “你的阿爹叫什么名字?”林苏青问他道,难过的时候要多说话,即使是无意义的闲聊,也可以缓解悲伤。更何况现在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意义的。

    “我阿爹就叫阿爹。”

    “那除了你之外,别的人怎么叫他呢?”

    “他们叫他雷子。”

    也没有完整的姓名,如果有就好了,还能推算他父亲的阳寿是否未尽。

    “狗子。”这称呼忽然换了个对象,还真有些不习惯,林苏青继续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亲戚,比如叔叔伯伯、姑姑婶婶、阿姨……什么的,或是认识不认识与你阿爹关系好的那些大人。”

    小男孩儿用力摇了摇头,童声童气道:“我和阿爹两个人住。”

    “那你的阿爹有没有关系好的朋友?”

    “什么是关系好的朋友?”

    “就是……你见过的次数最多的人,就是和阿爹关系最好的朋友。”

    小男孩儿想了想,眉头又耷拉了下去,不吱声了。

    “怎么了狗子?”

    那小男孩儿怯生生道:“刚刚那个老爷爷的儿子……”

    刚刚那个老爷爷……“你是说看见大老鹰吃人的那个老爷爷吗?”

    小男孩儿点点头。

    “阿爹还有别的朋友吗?”

    小男孩儿摇摇头。

    还真的是举目无亲了,这可棘手了,林苏青向夏获鸟看去,夏获鸟抿着嘴轻轻摇摇头,意见与他一致,这个小男孩儿虽然可怜,但是他们不能留下。

    可是也不能不管他任他自生自灭,才五六岁啊,怎样也得有个大人关照到十一二吧?

    正值一筹莫展之际,他们突然觉察门口有个人在探头探脑的往堂内打量,林苏青朝夏获鸟递去个眼神,夏获鸟会意,不动声色的向门口走去,她的脚步没有声音,料那藏在门外的人没有任何察觉,当她已经走到门口已经看见那人了,那人都还没有发现她。

    她笑吟吟地热情地道:“是哪位客人呀,既然来了,大大方方进来便是,我们一分堂又不做强买强卖的生意~您是来抓药啊,还是来卖药啊?”

    那门外的人估摸被突然出现一个人吓愣了,半会儿没有动静,就见夏获鸟身手去扶着,笑道:“婶子您里边请啊,我们老板正好也在,无论您是来做什么的,咱们进去坐着说吧。”

    原来是村里远近闻名的神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