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〇二章 烧鹅
    那小男孩儿出来的时候神色与头一次出来时不大一样,他好像敏感到了一些什么,脸上挂着与其年龄截然不同的沉重。他也忽然抱不住狗子了,撒手把它放了下去。狗子下地也没有立刻就跑开,而是似只小猫儿似的绕着小男孩儿的腿蹭来蹭去,当小男孩儿被带过来坐下,狗子也背毛靠着小男孩儿的腿,席地坐在他前面,轻抬眼皮颇为蔑视的斜了对面的神婆一眼,便就地爬下眯起眼睛睡大觉。

    小男孩儿氐惆着眉眼打量着对面的神婆,神婆则满面笑容的慈祥的看着他,被这样看着挺不自在,小男孩儿遂垂下头去,偶尔抬起眼来悄悄看一看,仔细一回想人家对他笑眯眯的,他这样似乎不大礼貌,随即他抬起脸来冲神婆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算是回应。

    神婆很满意,很欣慰,这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看着孩子是越看越喜欢,她又看向林苏青,眼色中询问着怎样同孩子说起,是由她来说吗?

    她支支吾吾半天,怎样酝酿也觉得不合适,心里头明白得不得了嘴上却卡了壳,她本是个善辩的,这时却临阵患了口吃,只一个劲儿的冲着小男孩儿傻笑,笑得小男孩儿心里直发毛。而她心里越是急着想告诉小男孩儿前因后果,想征得他的同意,嘴上却越是不知道怎样说才合适。

    难办,很是难办。

    “狗子。”林苏青轻轻唤一声,小男孩儿不声不响的转过小脸儿来望着他,脚下趴着的狗子的耳朵也动了动,睁开眼皮愁了他一眼,见林苏青叫得不是自己,才又闭上了眼睛。

    “你是个男孩儿,将来是想做威武勇敢的大丈夫?还是想做胆小怕事的懦夫?”

    小男孩儿不假思索就回答道:“大丈夫!”

    “很好。敢做大丈夫,就已经证明你是个很勇敢的人。”

    “嗯!”小男孩儿用力点了一记头。

    “不过,你是不是真正的勇敢并不是叔叔说了算,你必须得通过考验才能算数,才能是真正的勇士。狗子,你有勇气接受勇者挑战吗?”

    小男孩儿煞有介事的用力点了一记头,斩钉截铁道:“嗯!我考过了就是勇者!”

    夏获鸟颇有些担忧,听林苏青话里的意思他是要原模原样的将小男孩儿目前的处境告知给他?未免太残忍了,这才五六岁的孩子,连大人们之间的谈话都无法完全听懂的年纪,却突然要面临这些残忍的事情,是真的可怜。不过,她虽然心忧不已,神情不得舒展,但是她没有阻止林苏青。

    这和林苏青小时候的经历似乎差不多,虽然林苏青的性格一直疏朗,然而实际上比谁都细腻敏感,他第一次出门那天就意识到了自己没有父亲,那时候才不到一岁,然后在他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就问了:“爸爸呢?”谁也不知道他是跟谁学来的关于这句话的吐字发音。他常年是被关在书房里自己玩耍的,他的母亲一星期才带他出去一次。并且他不是随口模仿来的,他当时很清楚这几个字的意思。

    于是在他三四岁时候,他的母亲就直接告诉他:“你没有爸爸。”但他问为什么,她母亲只道:“没有为什么。就好像有些人生来是女孩儿,有些人生来的是男孩儿,没有为什么。”

    夏获鸟看着林苏青,早已经无法从他的神情之中看到他的心绪了。不过他如果真的要直白的告诉小男孩儿真相,或许也并非一定就是坏事。

    “狗子。”林苏青又轻声唤了唤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十分懂事的站起来走到他身边立着,认真聆听。

    “你记住,是你要立志做一位勇士,做一位大丈夫的,那么从今天起你就与普通的小孩子不一样了。普通的平凡的小孩儿,很脆弱,他们需要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而大丈夫是也勇敢无畏的,成为大丈夫的第一重要就是学会独立,也就是要学会在没有他人关照的情况下照顾好自己。叔叔讲的话,你听得明白吗?”

    “嗯!”小男孩儿用力点头。

    “所以,即使你的父亲暂时不在身边,你也不可以总是哭,你连哭都忍不住,怎么能学会勇敢?”

    “嗯!我不哭!”

    看着小男孩儿紧抿着唇角,坚毅的眼神,林苏青拍拍他的肩头道:“好孩子,你要勇敢成为你父亲的骄傲。”

    “嗯!”

    “嗯。不过你现在年纪还小,你的大腿都还没有叔叔的胳膊粗,让你单独的生活,即使你勇敢,难免会遇到有坏心眼的大人。”林苏青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小男孩儿的后脑勺上道,“所以,现在叔叔推荐几处地方,你先去那里生活一段时间锻炼身体如何?”

    “在我自己家里不可以吗?”

    “你会做饭吗?”林苏青忽然的一问,小男孩儿愣了愣神,随即摇摇头,嘟囔道:“不会。”

    “那你会种庄稼吗?”

    摇摇头:“不会。”

    “扛得动锄头吗?”

    小男孩儿不仅羞愧的低下头去,声音也越发小了:“不会……”

    “会施肥、会放牛吗?”

    “不会……”

    “所以,在你的父亲回来之前,你得有个地方吃饭,饭都没有吃饱怎么有力气去干大事呢?勇士们都是很强壮的。”

    小男孩儿蓦地发了斗志:“那我去,等我父亲回来了,我就回自己家里!”

    “可以。”林苏青拍拍他道,“那么,有几处地方叔叔觉得不错,你可以选一选自己想去哪里。西边的大佛寺、北边的白云观、还有你对面坐着的那位婆婆家,狗子,你愿意去哪家暂住啊?”

    “我可以住在这里吗?”小男孩儿说着蹲下去环抱住狗子,“我想和它在一起。”

    “这里你不可以住。”林苏青温和的拒绝,不告诉他原因,他也不敢问。

    小男孩儿顿时迷糊了,他不曾做过这样的选择。那神婆见状生怕他不选自己,连忙道:“去大佛寺和白云观住的话就只能吃蔬菜再也吃不了肉了,红烧肉啊、大鸡腿啊、连鱼肉你也再吃不了了,还有、还有肉包子,也不能吃。而且啊你也再不能和漂亮的小姐姐小妹妹一起玩耍了。”

    “为什么我不能吃肉,不能和漂亮的小姐姐、小妹妹玩耍啊?”小男孩儿一脸天真一脸茫然的问道。

    “呃因为……因为他们都是和尚,都是道士,他们有他们的规矩,规矩就是这样,必须遵守。就好像……呃……就好像……就好像买东西必须付钱,就是依规矩。”

    “可是我平时也不吃肉啊。”小男孩儿张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道。

    神婆一听,心中一喜,好的是她早有准备,连忙取下一直挎在胳膊上的小篮子,揭开布包,从里头取出一个方匣子,她神秘兮兮的瞅着小男孩儿,道:“你来看看,婆婆给你带了什么来?”

    小男孩儿刚要去,蓦地不敢,他看看林苏青,得了林苏青点头,他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闻到一点点香气,但是不确定是否是从拿盒子里来的,盒子看起来很漂亮,是朱红色的,他衔着食指指尖小步走过去,那神婆继续卖弄关子道:“来大宝贝,你自己打开看看里头是什么好东西~”

    小男孩儿怯生生望了望她,见她笑得和蔼可亲,也不是那么怕她了,便大起胆子来,双手捧住盒子盖,用力去揭,可是盖子扣得很紧,他用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一点一点的揭开,而随着那一点一点的打开的缝隙,一股蒸手的热气从之间冒出来,经过他的指背,有一点点烫手,与此同时,还有扑鼻的香气,太香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单单是闻着这股香气他嘴里就有好多的口水。

    “哗~”

    在小男孩儿完全揭开盖子的一刹那,神婆突地一声惊呼,本想制造一种惊喜感,怎料吓得小男孩儿一哆嗦。

    “鸡……”小男孩儿直勾勾的看着盒子里。

    “是烧鹅~”神婆笑容灿烂的抽出旁边的手绢隔着绢布掰下一支烧鹅腿,递到小男孩儿的嘴前,“快尝尝婆婆的手艺~”

    什么害怕什么防备,见着烧鹅腿的那一刹那小男孩儿忘得一干二净,他张嘴就是一口,接也没接,就着神婆举着就啃了一口鹅腿,香滋滋油润润。

    那神婆很是会拉拢,似不经意道:“这么好吃的烧鹅,去了大佛寺和白云观可就一辈子都不能吃咯。因为规矩,他们规定了不能吃肉。”

    夏获鸟与林苏青相视点点头,这小男孩儿的去处大约已经选好了。只不过出乎夏获鸟意料的是林苏青居然没有直白的告知小男孩儿真相。

    小男孩儿欢欢喜喜的嚼着烧鹅,那神婆连忙趁热打铁的问他:“大宝贝,去婆婆家里住吗?”

    “嗯!我去!我去婆婆家里住!”没有什么是一个烧鸭腿不能解决的小孩,如果有……神婆连忙又给他掰了一支。

    小孩子还是好哄啊,只是……也只是当前好哄而已。

    “谢谢婆婆,我吃一个就好了,我想留着给我阿爹一起吃,阿爹肯定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

    神婆的笑容顿时僵了,这话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连忙向林苏青投去求救的目光,然而林苏青并不打算帮她,罢了,她也明白如果这孩子真跟她去了,她始终要面临诸如此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