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〇三章 遥遥无期
    神婆尴尬的笑了半天,琢磨了半天,她摸摸小男孩儿的头,还以为她要怎样解释给他,然而她却笑眯眯地说:“这只鹅比较小,是婆婆特地为你挑来烧得,适合你这个小人儿吃,等过段时间啊,等你的阿爹回来了,你和婆婆一起,为你的阿爹挑只大的,适合你阿爹那样的大人儿吃的,你和婆婆一起烤,给你的阿爹烧一只又肥又香的烧鹅,让阿爹吃趁烤的热乎的,怎么样?”

    小男孩儿歪着脖儿仔细一想,顿时欣喜不已:“嗯!好嘞!我给阿爹挑,我给阿爹烧!”

    “好哇,那婆婆倒是乐得清闲喽。”神婆的笑容看上去自然极了,说得跟真得似的,“对了!要么等圈里的鹅下鹅蛋了,你日日受着大鹅孵出小鹅来,然后你亲自养大一只,然后烧给你阿爹,心意不是更美?”

    小男孩儿顿时眼冒金光,亮闪闪的,欢天喜地连连问道:“真的吗?我可以养小鹅?真的吗?!”全然忘记了起先的拘谨和害怕,拉着神婆的袖子一声赛过一声惊喜,一声赛过一声亲切:“婆婆!婆婆!我真的可以养小鹅?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养小鹅吗?”

    神婆乐得喜不自胜,一张皱巴巴的脸儿笑得如花似的绽放。

    “当然是真的,别说养一只,你想养两只、养三只,养四五六七八,你想养多少只都可以,婆婆家最多小鹅了。”

    小男孩儿开心得直拍手,一股脑儿将方才爱不释手的狗子忘在脑后。

    “哇!养小鹅!我要养好多好多的小鹅!”

    “好啊~给我的大宝贝养好多好多的小鹅,婆婆家还有小鸡小鸭呢,还有小牛小羊,你想养什么都有。”

    “哇~婆婆家真好!婆婆!婆婆!小牛小羊可以烧来吃吗?”

    “哦你想吃小牛小羊啊,那可不好烧来吃,小牛小羊要烤着吃、炖着吃、焖着吃,啧~那才叫香呢~”

    小男孩儿哪记得她说的那么多做法,只记得第一个吃法:“那我要烤小牛小羊,我还要给阿爹烤!”

    “唉哟那可不能现在烤它们,它们还小着呢,才……哦~才这么点高。太小了不能吃的。”神婆在小男孩儿膝盖处比划着牛羊的高度,而后道:“牛儿养大了要每天耕地,每天干活,小羊呢长大了要每天产奶,你啊就可以每天都有新鲜的羊奶喝~然后要等到它们都干不动活了,产不出奶了,才能吃它们。要等上很多很多年哦。”

    “哇……它们那么辛苦,我们就不吃它们了吧……”

    “哈哈哈哈~我大宝贝儿心地善良~”神婆很是欢喜,“那咱们就不吃它们,咱们就吃小鸡小鸭小鹅,还有小鱼鱼、小兔兔,咱们不吃小牛小羊~”

    小男孩儿拍手叫好,旋即扭头问林苏青道:“叔叔,我阿爹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林苏青一愣神,敢情这孩子时刻都没有忘记,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呢。

    “你真的想知道吗?”林苏青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然后握着他小小的肩头认真地、不苟言笑地说道:“你的阿爹其实是一个伟大而且无比勇敢的战士。”

    小男孩儿一听,好生厉害!

    “最近啊世面上出现了一只可怕的大妖怪,那只大妖怪伤害了咱们乡里很多的老百姓,你的阿爹为了保护咱们的乡亲父老不呗妖怪伤害,你的阿爹就勇敢的去消灭妖怪了。等你伟大而无比勇敢的阿爹消灭了妖怪,他就回来吃你亲手做的烧鹅。”

    小男孩儿目光灼灼,似已有热血在心头沸腾,忙问道:“那妖怪消灭了吗?”

    林苏青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嗯……还没有。那只可怕的大妖怪特别狡猾,大妖怪一看哎呀!不是你阿爹的对手啊!被你的阿爹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可是你的阿爹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能让那大妖怪跑了啊!现在跑了,万一以后那只大妖怪又回来了怎么办?你说对不对?”

    小男孩儿点点头,神情亦是严肃道:“大妖怪回来了,就又有人要受伤了。”

    “对呀!”林苏青佯乎其神的说道,“所以你勇敢的阿爹,知道自己肩负着乡亲父老的安危,他不能允许大妖怪跑了!他一定要消灭那只大妖怪,像做烧鹅一样把那只大妖怪做成烧妖怪!”

    “烧妖怪?”

    “嗯~所以啊,你的阿爹就去追那只逃掉的大妖怪了。可是妖怪害怕你的阿爹啊,它打不过啊,于是就拼命逃,拼了命的逃啊逃,然后你的阿爹就不停地追,不停地、不停地追。”

    “那追到了吗?”

    “嗯……”林苏青学小孩儿小孩儿似的噘着嘴摇摇头,“我不知道,那只妖怪非常可怕,只有你的阿爹能消灭它,所以啊只有你的阿爹才能追得上,我们别的谁也不知道。不过叔叔觉得啊,等到你的阿爹追到了那只逃跑的大妖怪然后成功的消灭了大妖怪,他很快就回来了。”

    他用力拍拍小男孩儿肩头,郑重其事道:“所以!你一定要乖乖长大,好好的养着小鹅,养出一只最肥美的大鹅,等着你阿爹得胜归来后,你亲手给他做烧鹅吃!”

    小男孩儿满脸的油腥未干,紧紧攒着拳头振作道:“我一定会的!”

    “当然,你的阿爹都这样厉害,叔叔觉得你长大了一定也很厉害!”

    “我要比阿爹更厉害!”

    “好哇!到时候叔叔给你做烧鹅吃!奖励你!”

    “不。”小男孩儿毫不犹豫的拒绝,令在场届时措手不及的一愣,心中正是一慌,怎料想他转而道:“那时候我自己已经会做烧鹅了,不用你帮我做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倒也是,说不定你做的烧鹅比叔叔做的好吃呢。那叔叔另外给你准备奖励!”

    “叔叔!叔叔!可以把它奖励给我吗?”小男孩儿指着狗子道,听得狗子皮毛一炸,登时瞅着林苏青警告道——这不行,这可不行。

    “行啊!没问题!”

    啥玩意儿?狗子眉头一皱眼睛一瞪。

    林苏青哪里顾得了它,只与那小男孩儿痛快道:“等你长大了,成为一名能够消灭可怕的大妖怪的大英雄,叔叔就把一分堂的狗儿送给你!”

    “好嘞!”

    一旁默不作声的夏获鸟其实意外极了,她从未料想过林苏青居然这么擅长哄小孩儿,要知道在林苏青小的时候就连与他说话的都没有几个,她倒是与他说得多,却几乎都是与课业有关。不知他是从何处学来的这一手。

    半半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小脸儿红扑扑的,耳朵尖尖都要滴出血来,一双小手搅弄着衣角,越想看林苏青却越是不敢看。藏在帘子后面,悄悄的。

    这边林苏青与那小男孩儿说得兴致勃勃,热火朝天,那边的神婆却偷偷摸摸掏出手帕抹起眼泪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悄悄克制。

    林苏青瞧见了,遂看了看门外的天色,谈笑间已然入夜,半半已经悄然上了灯火。

    “狗子。天色已经晚了,你今晚就和这位婆婆回去,在你的阿爹回来之前,你要乖乖和婆婆住在一起,听婆婆的话知道吗?”林苏青严肃地叮嘱小男孩儿道。

    说来也怪,小男孩儿尤其愿意听他的吩咐,遂是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

    “你是要做勇士的人,你未来可是和你阿爹一样的战士,所以,从现在起你要勇敢没有畏惧,不能哭闹,不能不听婆婆的话,知道吗?”

    “嗯,狗子知道了,狗子听婆婆的话。”

    “那你快和婆婆回家去吧,这样你的阿爹才能投入战斗之中,你要是不乖,你的阿爹就要因为你而分心,万一一个不小心中了大妖怪的奸计,可就危险了。”

    小男孩儿蓦地紧张不安:“危险?什么危险?”

    “大妖怪非常非常可怕,如果不能认真的和它战斗,可能会死哦。”

    “死?!”小男孩儿一惊,连忙用力点头,“我听话!我一定听话!”旋即自己跑过去拉住神婆的手,道:“婆婆,外面天已经黑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那神婆别过脸去又是悄悄抹了一把老泪,才道:“诶,回,咱们这就回去。”她忙忙叨叨的收拾好食盒,重新系好布包,一只手拉着小男孩儿,一只手挎着布包,带着小男孩儿起来道:“那……秦老板,我就先带着狗子回去了?”

    “去吧。”

    “那……谢谢秦老板了……”

    “不必客气,照顾好他,也别忘了教他做烧鹅,等他的阿爹回来。”

    其实小男孩儿的阿爹还能不能回来,在场只有小男孩儿不知情,他们都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神婆得了好,也不似方进门时那样,此时显得规矩并真正的恭敬:“好嘞。那……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去吧。”

    道了别,小男孩儿跟着神婆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了门便再也没回头,很是坚毅,大概是坚毅的认为只要听话,阿爹很快就能回来吧。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后,林苏青起身掸了掸本也没有什么沾惹没有什么褶皱的袍子,道:“走,跟上去瞧瞧。”

    便带着狗子也一同消失在了杳杳夜色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