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一〇章 鬼拍手
    “各位乡亲们,秦某劝你们别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他捧手向四周的乡亲们礼道,“这座烧毁的房子底下原是一处乱坟,所积累的怨气极重,各位乡亲们如若徘徊于此,身强体健火气旺盛的倒是无碍,若是火气弱八字也弱……恐怕不大妙。特别是家中有老人和小孩儿的人家,也容易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带回去,万一伤到了家人……”

    他俄尔赔礼笑道:“秦某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大家信也好不信也罢,秦某都只是给大家一个善意的提醒。”

    一分堂在这方面大家都是小有耳闻的,他这一番话说出来热气都还没散开,看热闹的人群就纷纷撤散了去。本来这房子住的人就是个怪人,而后这房子的突然起火也起得奇怪,现在经秦老板这样一说,他们顿时就什么也明白了。

    不过依然有自认为火气旺不怕鬼神的,听林苏青如此一说,更是要留下多瞧上几眼,还神神秘秘上前几步,问林苏青道:“诶秦老板,您说这房子起火怎么也扑不灭……是不是也与……与房子底下的东西有关呐?”

    林苏青扬了扬眉头,看见问话的人抄着胳膊,紧紧的抱着膀子,整个人缩着,脖子也缩着像是天气冷似的,整个人不大舒展。在说话时还斜着肩膀,歪着脖子和眼神,这习惯显得不太坦荡,像是个混子。虽然一眼印象就不太妙,但也没有因此对他有偏见而不回答他。

    “你看这四周。”林苏青敞开双臂示意那人观望周围的环境,“通常,大家在修筑房屋前,都会选择房子后背靠山,房子坐在山的后面,便有了依靠,从于风水上来说,这样能够形成稳定的气场,对人形成精神支柱。同时也可寓意住在房子里的人有依靠,那么房子主人则遇困难有贵人相助,遇到危险则逢凶化吉,往后运势畅通,做事风生水起。”

    林苏青背朝烧毁的残骸,面朝前方走了几步,侧身对方才的问话人继续讲道:“山管丁,水则管财,因而大家在选地的时候都会尽可能背靠山面朝水,即使没有水,也会自己打一口井,或是修一块池塘。而这里,白神婆家呢?”

    白神婆家四面空荡荡,无山、无水,连一株树也没有。在一块空地上拔地而起的一座房,风可摧,雨可打。

    “这里的风,因为没有任何东西缓冲,便比别处的都猛烈。”林苏青摊开手,任风穿梭于指缝之间。

    那问话的人一脸诧异,很是纳闷:“你是说火是风吹起来的?我怎么不信呢?”

    “非也。”林苏青晃了晃手中的折扇,“风只是助长了火势。这位兄弟,可曾在野外见过鬼火?”

    所谓鬼火,在林苏青之前所在的世界里,人们冠以的科学名词乃是磷火,是人或动物的尸体腐烂之后分解出的一种化学物质,它无色无味但却可以自燃。并且极易燃烧,只要温度达到四十摄氏度即可自燃。因此,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季,最是常见。

    “秦老板是说那种白色的有点蓝的那种火?”

    “青白色。”

    “诶对对对!就是那个,嗨呀那可是太常见了!”

    林苏青笑笑道:“方才秦某也说了,这房子底下曾是乱坟,埋葬着许多尸骨,因此产生鬼火再正常不过了。鬼火寻常无法灭它,便越燃越旺,想必白巫医家中一定有许多冥纸,磷火虽然是冷火,不过若是燃烧起来,也是可以点染纸张的。大概就是这样才最终引发不可扑灭的大火。”

    “原来是鬼火,难怪大伙怎么也灭不了。”

    林苏青想了想,若是同他们说磷化氢,他们恐怕听不懂,于是就换了一种他们能听明白的方式说道:“鬼火大量燃起来时,单单以水去浇是难以浇灭的,唯有两种方式,一是瞬间降低温度,二是立刻隔绝。比如用一个铁锅盖把火罩住。”

    “嗨呀秦老板这不是净说笑呢嘛,上哪儿找房子那么大的锅盖去。”

    这时又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道:“既然是因为乱坟里的野鬼作祟,那以前怎么不见那么大火呀?”

    柱子横了那问话的一眼,道:“不是一直有白巫医镇着么。”

    “那昨个怎的就起大火了呢?”

    “昨个是因为白巫医不在家,才叫那些东西趁了机会。”柱子好像特别反感这些平时与你关系热络,临事却将你当成热闹的人。

    “哦我还以为白巫医给烧死、烧在里头了呢……”

    “嘿哟没成想啊,白巫医跟妖魔鬼怪打了大半辈子交道,老都老了还被野鬼摆了一道哈。”

    “都烧成灰了,白巫医回来了上哪儿住去呀?”

    柱子没好气道:“轮到你们操这份闲心?白巫医神通广大,有什么能难住她的?”

    “唉哟她再神通广大她还能一下子变个房子出来住不成?”

    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吵来吵去,吵的都是简单的话没有什么道理,却叫林苏青看到了社会中常见的一种现象——能力越大,人们便会习惯的认为你必须无所不能。可是真正遇到棘手的事情时,那才是真的孤独、寂寞、又可怜啊,那是一种连握都无力握的无助感。毕竟连你自己也已经渐渐的认为你应该无所不能。

    你看,柱子没有坏心,他是在帮白巫医说话,可是他的这份好心现在白巫医正是承受不起,因为会辜负。

    “柱子。”林苏青倏然叫住柱子道。

    “诶!”柱子连忙应声折回来,不再同那些人理论。

    “我有些渴了,你家可有茶水?”

    “茶水?哦有有有,有的,秦老板快请。”柱子登时明白秦老板这是要去他家帮忙看看他老娘,遂赶忙请他先走,也不再搭理后头那些闲着嚼碎话的人。

    柱子家距离白神婆的家是真的很近,一条田埂路走不到两百步就看见了。

    “秦老板,你看那杨树后头就是我家。”柱子指着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杨树中隐隐绰绰的青瓦房说着,便从田埂边跳了几步,从后面跳到前面去带路,“我家门前养了狗,怕它咬你们,我先去拴住它。”

    “不怕,我们家狗不打架。”林苏青笑道,随即似轻描淡写实则却是出自有心,叫了柱子与他道,“柱子,那杨树长得甚好,有些年头了吧?”

    “啊?”柱子回头一愣,登时惊喜,“哎呀秦老板好眼力,那杨树是我生时家里给种的,是有些年头了哈哈哈哈哈~”他很是不好意思。

    近了柱子家,果然有一条黄狗蹭地窜出来,威风凛凛的立在路尽头瞪着他们,耳朵压了压,尾巴摇了摇,两只前爪往下趴一趴,撅着屁股咬着尾巴想冲上来迎接柱子,却又防备着柱子身后的陌生人,它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干脆冲着他们狂叫。

    “大黄!不许叫!这些是客人!”柱子一喊,那黄狗顿时听懂了似的,立刻住了嘴,嗖嗖地奔上来,扑在柱子身上就立着跟他一路走,两只爪爪舍不得落地。

    “我家大黄最是离不得我,我走哪儿它都要跟着,就是蹲个茅坑也要守着。今日还是我强要把它留在家里的。小家伙想我想坏了。”

    狗子轻蔑的扫了那黄狗一眼——嘁,谄媚样儿。

    “呃……”近了看见了房子与杨树,林苏青叫了柱子道,“柱子,得空了尽快叫些人把那棵杨树移了吧。”

    “诶?秦老板这是为什么?”柱子满头雾水,可是秦老板既然这样说,肯定是有不好的原因,可他却是不明白,“这树还能有问题?”

    “树没有问题,是普通的树。但是杨树不适合种在院子里,更不适合种在门前,你看它正对你家正堂的大门。它就不叫杨树了,就叫鬼拍手,房子里的人容易生病。”

    “鬼拍手?”

    “起风时,沙沙哗哗的响声,主不祥,因而得名。”

    柱子一脸震惊:“还有这说法呢?”可是他很是信这些,大约与他老娘与白巫医关系好的缘故,他打小就耳濡目染,所以很是信这些讲究,连忙应下来道:“好好好,听秦老板的准没错,连白巫医也经常说一分堂的秦老板看事准,在她之上,我一会儿就砍了它!”

    “可以种两棵柿子树,寓意事事如意,种在西北方向,阳光好的地方,不要对着你家大门,主大吉。”

    “好嘞!谢谢秦老板指点!”柱子说着就从袖子摸出一分钱来双手呈给林苏青。

    “举手之劳不收费。”林苏青推谢他道,“你带我去看看令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