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百一二章 记不住口诀(第一更)
    “吓人,太吓人了!”柱子瑟瑟发抖,方才就像是风声,类似于被困住了怎样也跑不了的风在四处冲撞试图逃窜,那风啸声实在太吓人了,但是他们人在屋子里,屋内哪会有那么大的风,原来那就是鬼的惨叫。难怪读书人常形容为鬼哭狼嚎,是真的太吓人了。

    “怎么吓人了?”林苏青是不以为然的,或者说他早已经习惯了。

    柱子猛摇头,怎么形容?怎么形容也无法形容,就是忽然发自心底的恐惧,旋即他一指张屠夫道:“你问他,问他吓不吓人,是不是很吓人。”

    张屠夫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他眼神有些闪避,而后才点了点头,道:“是怪骇人的。”

    “一些小鬼罢了,若是白巫医在的话,她也能驱赶这些小鬼。”林苏青说得轻松又简单,犹如挥一挥衣袖赶跑一群痴缠的飞虫似的,那样不费力气。

    “是、是嘛?”

    张屠夫怪看不惯柱子突然怂成一坨的不堪样子,愤懑不已的走过去拽着柱子的手臂一把将他从角落里提起来,道:“你蹲在这里顶什么用,还快过去看看你的老娘!”

    柱子猛地反应过来:“对对对,我娘,我老娘怎样了?”他脑子还清楚的记得他的老娘方才猛地坐起身来,那吓人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连忙跑去床边想看又不敢看,踮着脚伸着脖子往床里头瞧。林苏青道:“令慈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柱子心有余悸的问道:“我老娘到底怎么了?刚才、刚才像是被鬼附身了似的。”

    林苏青略微权衡了一番,决定直言相告,道:“事情其实是这样的——白巫医的房子镇压了许多孤魂野鬼,加之她平时替撞风中邪的乡亲们驱赶了许多恶鬼,现如今白巫医身体不适,那些被她镇压过和驱赶过的邪魔恶鬼便全都来报复她了。”

    “秦老板是说那场大火吗?可是那关我娘什么事情?我娘差点就烧死在她家院子里了。”

    “嗯……是巧合与误会。”林苏青替柱子的老娘把着脉搏,解释给他道,“白巫医身体不适时留宿在一分堂,那些邪魔恶鬼去作恶报复时,误将令慈当作了白巫医,所以才将令慈害在了白巫医的院子里。而后来令慈却被厉鬼缠上,应该是那些厉鬼临时起的主意。”

    林苏青把完脉,拾起被褥的一边将被褥拉过来给柱子的老娘盖上,他打算去掖被角的时候,柱子已经伸手在掖了。

    于是他只吩咐道:“接下来几日好生休息就好。对了,你去采一些艾叶回来煮水,接下来的七日,每日晨起与睡前饮一碗。此外,每日睡前叮嘱令慈勿忘大声诵念三声咒语。”

    “咒语?”柱子诧异,“什么咒语?”

    “就是大声持诵三遍‘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圣号,虽然是圣号但也是一句咒语,凡人常诵念可以驱祟辟邪,消灾免厄。”

    柱子一半清醒一半懵懂:“九天……应……天尊……”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九天应……雷……”

    重复几遍柱子依然记不下来,想到连柱子都记不住,若是让他家老娘去记恐怕更是记不住。林苏青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你就让令慈每日睡前大声诵念三声‘火气笼身’吧!”

    “火气?……龙身?”

    “火气笼身,笼罩的笼,火气笼罩全身。”

    “火气笼身……?”

    “对,接下来每日晨起与睡前饮一碗艾叶水,并且每日睡前都诵念三遍,艾叶水与诵念两样都要连续做七日。”

    “那那个九天什么什么天尊的咒语……?”

    “那个你记不住就不必诵念了。”林苏青嘱咐道,“若是七日之后令慈依然感觉不适,你再来一分堂找我。”

    刚一说完林苏青蓦地想起来什么,遂又改口道:“你不必去山里采艾叶了,最近山里危险,少去为妙。”

    柱子立刻就急了:“那我娘怎么办?我不能不采啊,危险我也得去。”

    林苏青按住他,有条不紊的说道:“你去我一分堂抓七日份的艾叶就行了。”

    “那……”柱子连忙从怀里取出荷包,拉开松紧口,倒出一掌心铜钱来,摊在手里仔细数着:“驱邪化煞一分钱,艾叶,一日、两日、三日……”他按每一日一分钱的数着数。

    林苏青见他认真,反而一笑,道:“驱邪化煞不收钱,七日份的艾叶算一个疗程,一个疗程一分钱,你付一分钱就好。”

    “才一分?!”柱子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连他都觉得这个生意实在亏本。狗子早已经在后头难受得牙都疼了,气得两个鼻孔直喘粗气——林苏青这个这个败家玩意儿!真是气死本大人了!

    林苏青却笑道:“你去抓药时付给柜前掌账的就行。”

    “你是说徐姐姐?”

    柱子这一问,将林苏青问得一愣,管夏获鸟叫姐姐,那管他叫什么?夏获鸟可是他的老师啊。但也不好说人家什么,只好道:“对,付给徐掌簿就成。徐掌簿若是不在,你付给抓药的半半也行。”也算是提醒了柱子如何正确的称呼。

    “你就别到处跑了。”张屠夫忽然说道,“你就在家里好好照看你家老娘,一会儿我送秦老板回去时顺便就帮你把艾叶取了,天色若是还早我就给你送来,若是晚了我就明日再给你送来。”

    “这怎么好意思?”柱子忙推辞,“怎么能麻烦张大哥来回折腾这些个。”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明日还要下来收猪,顺路的事儿,你就别跟我磨蹭了。”张屠夫爽快人,他只提了明日顺路的事,却不提若是今日归去时天色尚早他也来送药的事。

    怕柱子还要同他推脱,张屠夫连忙要告辞:“好了好了,你先照看着你家老娘,我还要请秦老板去帮我一兄弟家看事儿,就不在你这处耽误了。”

    “那就……谢谢张大哥了。”

    “谢什么谢,客气什么!你要是真有心要谢我,等你家老娘好齐了,你不如帮我留意看看附近有没有野猪猪崽什么的,我来年想弄点野货买卖。”

    “行嘞,一定帮张大哥留意。”柱子满心感激,蓦地想到张屠夫说是还要看事,忙问道:“对了张大哥,是请去哪个兄弟家看事啊?看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