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一四章 埋伏蛊雕(第三更)
    那边一个分身与张屠夫一并赶路,这边狗子即刻就找打了林苏青的另一个分身,他正在与那只残破的傀儡小鸟做沟通。

    它跑到时,正看到傀儡小鸟写下的一个:“现”字,便啪嗒一声傀儡小鸟凌空就散了架摔得七零八落,将最后一点灵力也用尽了。

    它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怎么了?那蛊雕又出什么事情了?”见林苏青将散落的零件捡起来堆在掌心里,另一只手掌覆上去,轻轻一施灵气,掌心的零碎瞬间又化作了飞尘,纷纷扬扬的在阳光底下散得无根无芽无影无踪。矮林的树叶虽然茂盛,但却并不像高树那样足以遮天蔽日,初秋的阳光穿过枝叶照射进来,依然炽烈,晒得皮毛发烫。

    狗子往阴凉处躲了躲,不必林苏青言说它也已经直觉出事态的严峻。

    “蛊雕又被袭击了。”林苏青皱着眉头道,“并且袭击蛊雕的人发现了小鸟,可是却没有击毁它,而是特地放它回来通报消息。”

    狗子听得浑身一震:“这不就是故意要让你知道吗?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不就是挑衅吗?

    “至于袭击者如何作想尚未可知,现在也无暇去关注,蛊雕昨夜已经发出过警告,而今日却再次被袭击,它今下正在发狂。昨日发怒大吃村民,今日还不知它要做出什么乱子。”林苏青忧心忡忡,“其他目的我还揣测不出,但是其中一个目的很明显,估计是想逼我们尽快动手夺取蛊雕灵珠。”

    “你也这么觉得?”狗子扬起下巴,“巧了,我也这么觉得。”

    林苏青思前想后,忖度良久,片刻后道:“栓子那边估摸没有什么大事,不需要分心。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蛊雕那边,它昨夜的警告不容小觑,我们先通知夏获鸟汇合吧。”

    “然后呢?”

    “趁着白天声杂夺取灵珠。夜深过于静谧,所有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放大,稍有动静都有可能引发村民们的恐慌,不适合行动。”

    “你终于下决心了!”林苏青终于决定打蛊雕,狗子是举四只脚赞同的,它一直认为打蛊雕夺取灵珠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如若他当初肯听它所说的直接打,也不会等到如今受人要挟。

    于是它颇激动的问林苏青道:“那我立刻回去通知夏获鸟?”

    “不必你我来复,我安排离一分堂最近的分身去通知她,我们直接去鹿吴山下等她赶来。”

    旷野里没有嘈杂的行人,也没有动物的鸣叫,却总是有静不下来的聒噪,那份聒噪是寂静无声的,却也是最令人感觉烦躁吵嚷的。是来自万物生灵各自心底里的不同的想法,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气场,气场一乱环境怎能不乱?

    可是心烦意乱最易误事,必须静下心来,耐不住等得住方能成事。

    林苏青与狗子埋伏在鹿吴山脚下的灌木丛里,隐藏着身形与气息,连灵力也收得紧紧的,点滴不露。

    鹿吴山鲜有人迹,杂草乱生齐肩有余,树根盘虬卧龙,顺着树根便形成了路。他们躲在灌木丛里,有许多蛇虫鼠蚁路过,也纹丝不动,甚至有一些反应迟钝的小鹿毫无防备的慢悠悠走过来啃食枝叶,也没有发现躲藏在里面的林苏青与狗子。

    他们真的太能藏了,夏获鸟赶来的的时候,若不是林苏青的分身为她引路,她也不可能找得到,分身将她带到灌木丛跟前,眨眼就消失了,夏获鸟才是一愣,一把就被林苏青拽入了灌木丛里。

    “嘘。”一个噤声手势她就看懂了是谁,她想问话,林苏青立刻又是一个噤声手势,只是眼神询问她,问的是路上分身讲给她的策略可有记住,夏获鸟会意,点了点头,她又看向狗子,狗子百无聊赖的转过脸去,显然早已将计策了然于胸。

    那么,只等蛊雕路过这里了。正是发狂的蛊雕必然不会安分,它肯定会四处寻找活人,这里不是它的必经之路,它不一定会路过这里,但是它有很大几率会路过。赌的最大的一把便是这处。除此之外,在另外几处林苏青还安排了分身与傀儡,而那些分身与傀儡则不是为了埋伏起来捕捉蛊雕,他们只是用来吓唬蛊雕。

    蛊雕再度被袭击,正是暴怒和谨慎的时候,它若走了别的路,那么林苏青的分身与傀儡便会立刻上去袭击它,加倍的激怒它,然后将它引来他与夏获鸟和狗子埋伏的路上。这样反而更好,它若是自行经过,心中恐怕有无数防备,而若是在愤怒到极致的时候追赶而来,它可能猝不及防。

    到目前为止,就连分身所埋伏的几条路也没有蛊雕路过的消息,他们不能主动去找,只能等,等,静下心的等。

    他们与蛊雕,谁先行动那么谁就会处于被动。明处与暗处,先动则为明,而优势落于暗处。

    咔哒……

    没有别的动静,可是林苏青却突然感应到他埋设在远处的地阱被踩中,那是他特地布下的一个陷阱似的小阵法,踩中它以后不会有任何变化,更不会伤害到踩中者,因为只有林苏青这个布阵者会有察觉。

    咔哒……

    又是一下,林苏青感应到另一个地阱被踩中。地阱其实离他们并不远,可是他除了感应到的地阱,别的动静一概没有。看来蛊雕不是一般的谨慎,蛊雕也在可以隐藏自己。

    狗子注意到林苏青神色突然绷紧了,它以鼻头触了触林苏青的臂膀,林苏青侧眸看它,轻轻点了点头,是了,蛊雕来了。

    而它来得没有多余的行迹,林苏青只能凭借蛊雕踩中的地阱的方位来判断它所来的大概方向——是离他们有些远,但也不算远,可是又绝不在任何一个埋伏的附近。不论是他们几个,还是分身与傀儡,都无法直接采取行动,恐怕谁也才一冒头蛊雕扭头就跑。

    等待已经无济于事,可是不等又前功尽弃。该如何是好……

    林苏青倏然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