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一八章 环山抱水
    西村,在鹿吴乡的西边,鹿吴乡以东南方向比较富余,物产也较为丰富,因为即使鹿吴乡只是一个不大的乡村,但是东南方与西北方,却从方方面面都能看出察觉,比如以一分堂所在的镇子为核心,东南边许多住房已经是与镇子上差不多,多有青石绿瓦砌成,而往西北边去,则黄泥房子更为多见,属于普遍比较贫穷的村落。当然穷地方也会有富家人,比如柱子家这样的就是例外,之所以住在西北边,多半是因为祖籍所在,老娘亲舍不得老伙伴。

    栓子家以养鱼为业,在河里圈了几方网池,自己捕鱼捉虾,同时也饲养繁殖。为了方便照,因此他的家也落在河边。

    就是在西村的河边不远处的凸岸上搭建了高脚小寨楼,地基修得十分高,楼脚也修得很高,隔远了土地屋子里不怕潮湿。选址选得也十分正确,选择了凸岸而非凹岸。凸岸即是河道的内弯处。河边本身不适宜建造房屋,一是因为室内亦潮湿,二就是因为泥土松软地基不易打,三则是逢雨水水充沛的时节,当河水涨潮房屋就容易被冲毁。

    但,倘若若一定要在河边建造房屋,那么最佳选择就是凸岸。因为河道的外弯处时刻有被水冲击的危险,而内弯处却不然。

    栓子家建造之初应当是受过指点的,要么就的确是他的聪明。因为他们不仅选在了凸岸上,更重要的是还选择高处,并且不仅房屋的地势高于河流,而河流的内弯处更是正好在放主的左边。风水上讲究左青龙右白虎,河水属青,为青龙,而房屋的正门开在南侧,即为白虎。于是整个气场繁荣兴盛。

    河边原本不宜居住,因为河水流动,不仅破财,而且居住人的身体健康也会受到影响。而柱子家的房屋选址可谓妙不可言——被河水环抱,即玉带环腰,主福;青龙在左,白虎在右,主大吉。加之后背靠山,山环水抱财、气具生,于是,原本气散破财的无情水,化为了聚财纳福的有情水。

    要说没有高人指点,全凭自己误打误撞碰上了,那这份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应当去祖坟跟前磕几日响头,感谢祖辈关照。

    不过,也正因为栓子家有顶好的风水镇着气场,却还发生撞风的事情,才令林苏青感到蹊跷。虽然水属阴,容易招惹阴邪。可是青龙白虎做阵,寻常的邪肆哪敢贸然侵犯?

    浏览完四周的林苏青,负手立在河边,远眺着山河风光感慨而道:“你家里风水不错啊,特别是建房子的位置,选得是好极了。”

    一脸憔悴的栓子,心中挂念着孩子的异常,此时是高兴不起来,只道:“哦……是一位要远行的道长转卖给我的。”

    “不便宜吧。”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贵,这里原先只是一个小茅屋,是我阿爷后来拆了小茅屋改修的。”栓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摇晃着,哄着背上背篓里的孩子睡觉,“我自幼便跟随我阿爷在这条河附近钓鱼,从我记事起这里就有一个小茅屋了,我阿爷说屋子里住着一个道长。我偷偷瞧过,屋子里头确实有人,也曾好奇,但我阿爷不准我靠近,我就没有进去过,但也不曾见那位道长出来过。”

    栓子转身看了看房子接着说道:“后来有一天那位道长出来了,是一位很年轻的道长,我阿爷说他第一次见那位道长时他就长得那样,见他那会儿我阿爷才同我那时候一般大,可是第二次见时,哦,道长从小茅屋里出来其实就是我阿爷第二次见他,第二次见他时我阿爷的胡子都全白了,可是那位道长还是原模原样的。”

    “后来呢?”

    “然后道长出来那天特地走了一段找到我们,说这里不适合清修了,他要另外找别的地方修行了。然后他想把他那间小茅屋卖给我们。至于价钱……我记得阿爷没有付钱,那位道长只说七日之内,我们能钓到多少鱼,一条不剩的全部给他,他就把小茅屋换给我们。”

    “这事儿我知道。”张屠夫突然说道,“栓子的爹娘走得早,他阿爷那段时间怕饿着他,特地把他带去我家吃饭来着。”

    林苏青俄尔道:“抱歉打断问一句,栓子的父母……是因为什么走的?”

    张屠夫想了想道:“哦,那会儿栓子还小呢,有回北边发大水,栓子的爹娘去救落水的人,几个都救起来了,唯独他俩后来没有上来,夫妻俩双双把命搭进去了。那会儿我也不大,也就比栓子大个五六岁,我听村里说是他爹娘救了太多人阻扰了阎王爷收命,惹恼了阎王爷就把他们俩给带走了。”

    林苏青没有言语,他心里清楚,鹿吴乡的性命是没有被看管的,生时无神佛监护,死后自行归去地府,或是沦作孤魂野鬼。至于栓子的父母二人的性命,有可能是体力不支,也可能是河里有妖怪作祟,但不会是阎王爷。

    张屠夫看了看栓子的落寞的神色,心想他此时本就因妻儿忧心,再提起他幼时的伤心往事,怕是火上浇油,比寒冬腊月泼他一盆冷水还叫他难过,于是道:“栓子一家祖祖辈辈都是打鱼为生,水性在咱们鹿吴乡那是数一数二的好,咱们栓子也救过不少人呢,前个月就救了俩呢!”

    见栓子依然满面戚容,张屠夫想了想连忙又岔走话题道:“诶对了,七天内你和你阿爷钓了那么多鱼都给那道长了?那么多鱼他吃得完吗?也不见你爷孙俩提起过。”

    “我们也不清楚,把鱼给了他以后,他就让我们先回去了,叫我们近两日不要到河边去,等到两日以后去小茅屋住就是了。”栓子回想着,“我们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走了。”

    鹿吴乡这样得天独厚的地方,的确有许多的隐士高人来往,只是今年明显的少了。他们在河边聊了一会儿便往回走去,林苏青告诉栓子道:“那位道长并没有占你们的便宜,你落宅这处是聚财纳福的好地方,至少还能带给你们家三代福庇。是你们与那位道长有缘他才指点给你们的。”

    “福庇吗……”栓子喃喃低语道,“前些年钱财倒是没少挣得,可是现在……妻子无故失踪,孩子又撞了风,我哪来什么福气。”

    林苏青讳莫如深道:“也许这已经是福气了。”在栓子还没有反应出他话里的意思时,他望屋子里走去,道:“我们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