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一九章 寺里的哭嚎声
    当夏获鸟回到一分堂的时候,一分堂已经里外都候满了人,不单单是为了来追问自己家人的下落,更是拉了亲朋好友前来颇似没个满意的说法就要砸了一分堂了架势。

    可是一分堂只说过尽力帮忙,谁也没有对他们承诺过他们的家人一定能够平安无事的归来,他们得见一分堂只有两名女流之辈在场,便更是闹得猖狂。闹来闹去,又吸引来不少看客,一时间一分堂是里里外外都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好在夏获鸟离开一分堂去配合林苏青捕捉蛊雕之前,早有准备的将昏迷之中的白神婆与小男孩儿搬进了后院,给他们用了些安神助眠的熏香,并以一帘之隔,隔绝了堂前的吵闹。

    那边一分堂无法直言告知他们的走失的亲属已经遇害身亡,正是焦头烂额,这边狗子方刚赶到西村,一路看见了好几个抹着眼泪朝镇上赶路的人,估摸都是去一分堂的,它也没做理会。

    可是就在它路过西村的一座寺庙时,登时被一阵哭嚎吸引住了,嚎得有多惨呢,光是听见了都觉得心惊肉跳。

    狗子的耳朵不停地转动追寻着来源,确认了那惨烈得触耳惊心的哭嚎声正是来自于那座不大的寺庙之中。可是不对啊,这座寺庙虽然它从来没有进去过,林苏青也没有进去过,可是这座寺庙在鹿吴乡声名远播,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名寺呀!据说除了不少活佛,比同在西边的大佛寺还要有名得很!怎的却有人在里头哭得这么惨呢?难道是来找佛祖忏悔自己的罪过的?还是有什么难事前来寻求帮扶吗?

    百般好奇之下,狗子悄咪咪地潜入了寺庙之中,这座寺庙没有特定的名字,因为总是出活佛,所以大家都习惯直接叫为活佛寺,听上去比大佛寺要厉害许多。

    狗子心想反正林苏青那边不着急它帮忙,反正是分身打不过就打不过,大不了化散,何况真要是打不过的话,林苏青肯定会提前派个分身来叫它去。于是它慢条斯理的在这座不大的活佛寺里溜达起来,因为那个一声惨过一声的嚎叫突然没有了,它且得找找。

    这里比起大佛寺的确小了不止一半,但是也修造得有鼻子有眼,正殿、偏殿、配殿、法堂、寝堂……一应俱全,倒也不算小,只是与大佛寺这样的寺院相比有些差距而已。

    狗子逛着逛着忽然对禅房产生了莫名浓厚的兴趣,拐了个弯就找去了,却在正要潜入禅房的时候,它的耳朵猛地捕捉了一个模糊的声音,像是被人用布团堵住了嘴,却依然要发声,拼了命的那种囫囵的声音,它仔细一辨认,好像同方才哭嚎的声音源自同一人,难怪嚎着嚎着就没了动静,原来是被人“处理”了。而且那模模糊糊的声音好像不止是在哭喊了,好像有话要说。

    狗子连忙循摸着声音找去,不一会儿果不其然,在一间寮房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寮房也是僧舍的单间房,到底是谁被关在了房间里哭嚎,又被布团堵住了嘴呢?狗子将耳朵贴在房门前偷偷地听了一会儿,听见屋子里不只有那囫囵无法辨别的声音,还有细微的诵经声,屋子里居然不知一个人,不,应该是不止四五个人。有至少四五个不同的声音在持诵着同一经文——往生咒。这是为何?

    往生咒通常是用来超度亡灵的,用以消除四重罪、五逆罪、以及十种恶业灯灯罪孽。他们对着一个堵了嘴的人诵念此咒是作甚?

    狗子小爪爪一挥,略施小计,屋子里那个被堵住嘴的人,嘴里的布团登时就掉了出来,布团刚落下来,正呜呜哇哇的人一愣失去了动静,旋即就是惨绝人寰的哭嚎:“我不想做佛啊!我不想做佛啊!我不想……啊!”咒语声猛地一段,随即那个人的哭嚎又变成了呜呜哇哇的模糊不清的声音,紧接着其他人又继续诵念起了往生咒。

    狗子心中纳闷极了,怎么还有不愿做佛的僧人?啊不对不对,比起这个还有一个更令它费解的疑点——其他持诵咒语的人应该也是佛门弟子吧?他们围着一个堵着嘴的人持诵往生咒是怎么个意思?那个人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嚎得是惨烈,可是中气十足,足见身强体健啊!哪里需要往生咒呀?

    才是一想它突然感应到小崽子们的讯息!是地枇杷的领结散开了!兹事紧迫,它顾不上别的,当即寻讯而去。

    ……

    而在西村河边,林苏青已经看出了端倪,鹿吴乡多人遇害的原因也初步有了眉目。他叫住解手归来正要迈进屋子的张屠夫道:“张大哥,你就别进来了,你身上的煞气太重,万一吓跑了什么,这个案子的线索就要重新找了。”

    “诶诶。”张屠夫连连应着连忙把已经抬起来迈进去却还没有落地的脚收回去,杵在门口想探头进去张望,一想到林苏青所说的煞气,忙又缩回去,就站在门口问道:“秦老板已经查出原因了?那……能解决吗?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有。”林苏青不吝直言道,“需要张大哥你带着你的杀猪刀帮忙宰个畜生。”

    “宰个畜生?宰哪个?”

    “晚些时候你就知道了。”林苏青故意开他玩笑道,“还望时候到了张大哥莫要害怕得下不去手。”

    “呵。”张屠夫啐了一口满不服气道,“你小瞧我,什么畜生我姓张的怕过?到时候?到时候请秦老板瞧好了!”

    “好嘞。”林苏青眯着眼睛微笑貌道,“栓子,你且当我们不曾来过,你带着孩子回屋里去,平常如何过今日依旧。晚些时候入睡后会有人托梦于你,应该是你最亲近的人,那人会在梦中告诉你一些旁人不知悉的秘密。你不必怀疑,依照着梦里人所说的去做就是了。”

    “那……”栓子很是不安。

    “其余的交给我和张大哥,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