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二二章 失魂落魄的人(第一更)
    张屠夫一头雾水,然而却在林苏青的意料之中。正因为他在栓子所指的孩子总是痴痴望着喊阿娘的地方,的确发现了鬼魂停留的气息,所以他才想起了一个疑点。白神婆身上所附身的白仙确证是因为蛊雕而死,并且白仙为了保护白神婆和小男孩儿的性命,是以自身填了蛊雕之口,而后被蛊雕吞食的白仙直接从人间“蒸发”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可是栓子走失的妻子也是遇难了,一般死后是在第七天才会回去与亲人作别,但是她的魂魄却能立刻回来看望孩子。这就显而易见,栓子的妻子或许并不是为蛊雕所害。

    立刻回来必有所害,这令他不得不想到亲属加害这一层。通常如果想要加害亲属,必定会通过托梦的方式引导亲属在深夜时分离开住宅极远的地方,并且是不会有正常人主动去的地方。栓子果不其然的符合了这一点。

    “秦老板,栓子这是要去哪儿呀?怎么也不跟咱们打声招呼呢?”张屠夫随着林苏青一直与栓子保持着距离跟在他的身后,可是越跟着他就越觉得纳闷,栓子是知道他请了一分堂秦老板来的,怎的睡了一觉半夜起来就像是把他们给忘了似的,“秦老板,我看栓子走得偷偷摸摸的,我感觉他就是怕咱们跟着他。”

    林苏青的脚步很轻,轻得没有声音,张屠夫一边说着一边要看一眼林苏青,不然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而林苏青要是一直不吭声的话,他也觉得挺瘆人的。

    “你的感觉是正确的。”

    然而林苏青冷不丁的回答一声,也挺吓人的。林苏青的声音本来就很清雅,此时夜深林静,他说得也更轻,就尤为清冷,听着都觉得快要入冬了。

    但要比起林苏青一声不吭,还是说点话比较有人气,这样的荒郊野外,又是深更半夜,就是张屠夫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也很是有些胆寒。

    “咱们是特地来帮他的,他躲着咱们做什么?”张屠夫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想知道。”

    这叫张屠夫更疑惑了,当场愣了又愣,该不会有危险吧?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腰间别着的杀猪刀。

    夜黑风高,夜幕的乌云将月亮遮蔽,天地一片雾茫茫。林苏青掐了一眼时辰,狗子怎的还没有来,以它的速度就是慢吞吞的爬也该到了,该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给耽误了。虽说他将鹿吴乡这片土地练成了阵法,能随时感应其中的来往和变化,可是他现在无暇分出精力去感应狗子的方位。他确认完一分堂没有出事便安心了不少,料想狗子断然是遇到事情了,但愿不是什么大事。

    路边的老树森然挺立,入夜之后山川树海都格外肃穆,乡间的夜晚是静谧的,即使有此起彼伏的虫鸣,有时而一声的鸮声,却比什么声音也没有更显得安静。而这种静,并不会令人感到心安,反而令人心中莫名的毛躁。会陡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或许并不是真的害怕什么,但就是没来由的心中发慌。

    不过这样的感觉林苏青早就没有了,他早已经习惯了。而平日胆大如斗的张屠夫却不然,他的手一直摸在腰间的杀猪刀上,时刻警惕着,时刻防范着。

    他们亦趋亦步大约行了一个时辰的路,林苏青忽然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就潜伏在附近。这气息不是阴邪,而是活物,这附近怕是有猛兽出没。

    张屠夫虽然不懂这些,但是干了一辈子的杀生行当,他已然有了一种本能的直觉,因而在走这条路时心中尤其的不安。

    “秦老板,栓子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啊。”

    他话音刚落下,前方的栓子戛然住了脚步,林苏青亦是听了脚步,张屠夫一怔,看见栓子停下来东张西望,还当时自己方才一不留神声音过大引起了栓子的注意,他连忙噤声趴下去借助高过腰身的草丛隐藏起自己。

    林苏青悄然扫视了四周,视线昏暗,无法看清楚栓子的动作,但是当葱葱茏茏的绿因为夜色变成一团团黑时,唯有那棵树上系着的红绳格外醒目,栓子有一个明显的抬头动作,望着那飘摇的红绳,呆呆的杵了许久,想必是托梦之人指引他来的。

    随即只见栓子在夜色之中绕着那棵树来回转了几圈,弯着腰像平时在地上找什么的动作,偶尔还用脚横扫地面,或是用力在不同的地方踩来踩去,像是在试探。紧接着,就见栓子从背篓里取出一叠东西,抖开来像是一张床单,他小心翼翼的平铺在一旁,随即就抄起铲子开始铲土。

    他铲土的动作并不流畅,看起来十分吃力,想必那块地的土非常结实,而他费力的铲了许久,土地依然扎实,按常理来说,假如底下当真埋着什么,泥土不该这么紧实。栓子虽然是大鱼为业,但毕竟也是干活的人,他肯定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铲土之前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吧。他是有过怀疑的,只是愿意一搏,毕竟来都来了。

    栓子披着暗夜埋头苦干的时候,危险的气息悄然逼近,不止是林苏青察觉到了,张屠夫也直觉此时的气氛有些不对。他屏息凝神观望着黑黢黢的四周,随后看向身旁的林苏青,看不清他的神色,好似也有些凝重?便靠近了一些,小声问道道:“秦老板,你觉没觉得哪里有点不对,我……”

    林苏青一抬手制止了张屠夫,旋即就看见黑暗之中有一头庞然大物正匍匐着靠近栓子。张屠夫大吃一惊,险些叫出声来,他捂住自己的口鼻,胆战心惊的看了看栓子又看了看林苏青,再看了看栓子,那可是一头老虎啊!那老虎的爪子比栓子的头还要大上许多!它正在朝栓子而去!

    张屠夫把着腰间的杀猪刀,作势要一抽杀猪刀冲上去与那头大老虎一搏,这里三个大老爷们儿,对付一头老虎,应该不成问题。然而林苏青却有所安排似的按住了他,示意他莫要轻举妄动,可是那头老虎已然到了栓子的背后了,再不动手就迟了!

    张屠夫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撞开林苏青,呼喝着就朝那大老虎冲去,听见他的呼喝,那老虎却只是平静的侧过脸来瞧了他一眼,全然不把张屠夫放在心上,可是就在它看向张屠夫的时候,一眼掠过张屠夫看见了他身后的林苏青,老虎登时一惊,旋即转身欲逃。张屠夫只当是自己吓怕了那大老虎,斗志立刻被激了起来,更是穷追了上去,林苏青忙要去阻拦他,却已经来不及了,张屠夫追着那老虎不放。

    而此时的栓子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着了魔一样一心一意的铲着大树后面的土,两耳不闻身边一切。

    我知道了!林苏青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