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二三章 猛虎突袭(第二更)
    却是此时,云开雾散,一轮明月高挂于天幕之上,只听嗷呜一声高啸,回音嘹亮,刹那之间狗子的身影自那皎皓的月亮前头一跃而下,前爪尖尖才刚一触地就直奔那头大老虎而去,将身边的丰草长林全都甩在身后,爪子奔跑刨飞的泥土,在黑夜之中像是弥散的层层雾气似的。

    张屠夫登时吓得仓皇躲避,一不小心摔了几个跟头,还来不及站起来就赶忙爬过去捡起掉落的杀猪刀紧接着推着屁股往后退,还以为哪里又奔出来一头野狼。

    那大老虎只顾着逃命,它已经通了灵性,看出了林苏青不好对付,而那头从天而降的是什么它不知道,根本来不及看清,本能驱使着它赶快逃走!

    可是狗子出手哪容得白跑一趟,它都不必变幻身形,就以一个瘦小的身躯一个猛子冲到了大老虎跟前毛茸茸肉呼呼的屁股朝大老虎的眼前一甩,那大老虎躲避不及,连忙侧身,四腿打架险些绊倒了自己,而就在老虎侧身的那一瞬间狗子一个转身立起来朝那老虎一扑,将老虎扑仰在地。

    老虎企图翻滚起来,可才是一扭身,就重新却被狗子摁倒,这回是摁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了。

    张屠夫不敢置信自己的亲眼所见,他瞪大了双眼,然后将眼睛揉了又揉,发现眼前的一切是真真切切的,他舌桥不下心中惊呼我的天呐一只还没有大老虎脑袋大的东西居然把那头大老虎给摁住了?而且那大老虎还动弹不得?这不是在做梦吧?

    张屠夫看得怔愕,林苏青不慌不忙的走到他身边,波澜不惊道:“张大哥,该你上场了。”

    “什么?我?”张屠夫愣是没反应过来林苏青是什么意思,更是全然忘记了方才的自己还紧追着那老虎不放。

    他不是被老虎吓住了,他是被那只小东西给吓住了,那是个什么?那是狼吗?不对,那好像是一分堂养的狗,那是狗吗?狗有这么厉害吗?一分堂的狗确实比别人家的狗都凶,可是再凶它也只是一条狗啊,还能比得过老虎凶?何况它整个儿算上尾巴也才那么不大点儿,那老虎一巴掌就能把它给拍飞了,可是它却把那头大老虎给摁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了?!这他妈的是狗吗?这他妈是妖怪吧?!

    的确,狗子摁在大老虎的身上,就跟一只小猫崽儿踩在人的胸口上那么点儿大,是挺令凡人难以接受的。

    张屠夫看傻了眼,全身僵住了不听使唤,而这时狗子实在等不住了,它偏过脸来冲张屠夫招呼道:“嘿——!说你呢!还愣着干什么?老虎肉你收不收啦?”

    啊?!张屠夫一张嘴咬了自己的舌头,疼得直捂嘴,老虎肉?他收了一辈子猪肉,也收过牛肉、羊肉,还真的不曾收过老虎肉呢!

    “你还收不收啦?”狗子催问道,“怎么收的啊?你先报个价呗?”

    张屠夫真真儿惊呆了,是狗在说话吗?一分堂的狗会说话?!惶恐之中他连忙望向林苏青,林苏青蹲下来,与他道:“张大哥,你别怕,这世上会说话的东西太多了。你看那头大老虎,再过些年头,它也能说人话。它现在一天只吃两三个人,但等到了它会说话的时候,它一天就能吃十个人。”

    狗子等得不耐烦了,这么摁着手也怪酸,腰也怪累,背也怪疼。

    “诶,皮你要不要啦?你不要的话帮我剥了我另外卖去!”

    林苏青也催了催他:“张大哥快去吧,天快亮了。”

    张屠夫的脑子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却已经忙不迭爬起来往那边小跑而去,他哪里能反应过来,他手上的动作都是平时杀猪宰牛的习惯动作而已。

    “诶张大哥,老虎骨头你得给我留着,能做药材的,接筋续骨,逐痹定痛,是不可多得的优秀药材。”林苏青俄尔道。

    这倒令那老虎愣了一愣,我不就叼个人吃,怎么就要入药了?可怜由不得它。狗子拍了拍老虎的厚实的脸颊,哂然一笑道:“你害了那么多的人,如今就用你自己个儿来救人吧。不亏,我觉得挺划算的。你个头养得这么大,说不定能救不少人,兴许阎王爷还能给你平了这个账。”

    狗子看着老虎痛苦的表情,想挣扎却挣扎不得,颇有些于心不忍:“罢了,让你走得痛快一些。”爪子一用力,老虎断了气。

    张屠夫方才捅在它脖子上的窟窿,小溪似的淌着血,底下的土地也黑夜之中浸得更黑。狗子怕脏了自己的爪爪,连忙跳开了。跳开之前它看了一眼张屠夫,他完全是失魂落魄的状态,整个人仿佛是木的。唉,左不过是个杀猪的,胆子还是小了些。

    “嘿!”它故意吓了张屠夫一跳,张屠夫哇哇大叫一屁股跌坐在老虎的血堆里,屁股全都被血水湿透了,还是滚烫的。

    还以为狗子要吃了他,结果它捧腹大笑,原来只是吓唬他。张屠夫又羞又气,还很委屈,这都是什么事儿呀。

    他终于回过神来,眼看见老虎都被自己亲手给宰了,那一分堂的狗子也挺和善,忽然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不就是宰一头老虎么,和杀一头猪宰一头牛也没什么区别。

    他们那边正闹着,林苏青不声不响的走到了栓子身边,一张符箓在他后脑勺上一贴,拍了拍他的后背,唤道:“回魂了。”

    栓子一个机灵,浑身打了个颤,腿下一软一个不丢神一屁股跌坐在自己挖的大坑,他又惊又怕,看着四周的环境更是胆战心惊,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在这儿?他看着手边脱落的铲子,和自己刨的这个大坑……这、这……他怎么在给自己挖坟坑呢?

    栓子恢复神智后,稍微冷静下来的第一句话,脱口却是:“我、我娘子呢?”

    林苏青也没有拉他上来的意思,且让他在坑底冷静冷静,道:“被老虎吃了。”

    “被老虎吃了?”栓子一脸震愕,显然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