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二六章 烧身仪式 (第一更)
    寺里的其他和尚特地在横街的中央搭建了一个高台,横街是来往行人必经之路,他们抢占了中心处,最是吸引人。

    而除了一个吸引人驻足观望的高台,高台之上又以一堆堆干稻草和晒得一丝水分也无的干柴堆叠成又一个高台,人们从底下仰尽了望至多能望见有个身披袈裟的僧人坐在上面,再多的就看不见了。

    可是狗子在疑心之下却瞧得比旁人清楚,那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的盘坐于高台之上的僧人,看似端详,却毫无真实的血色,他的脸被特别装饰过,唇色与面颊上的淡淡的红都是用了女儿家的胭脂。不过之所以它没能一眼发现,恐怕是因为那个僧人才刚刚断气。

    哗——

    烧身仪式正式开始了,掌声如潮水一般一浪接一浪的响起来,大火越烧越熊,将站在最里层最前端的人们烤得连连后退。此时围观的群众们更是鼎沸,热闹的讨论声直接淹没了众僧人的诵经声。

    “烧完就成佛了?”狗子不解,“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西方极乐那边有这样的成佛方式。”

    夏获鸟也道:“我也不曾听说过这样的方式,是蒙骗乡亲们吧。”

    “那这不就是谋杀吗?”狗子与林苏青他们道,“我分明听到说不想成佛的!”原来当时他们持诵往生咒是这个用途,是因为即将杀他,所以才提前诵念么。

    林苏青叹息道:“现在就算我们想插手也已经错过最佳时机了。那个僧人已经咽气了。”

    “可是我很不懂,那个僧人拼了命的哭喊说自己不愿成佛,可是他又是才咽的气,刚死的。那么那些僧人们是用了什么法子,让那个被烧的僧人一路都乖乖坐着,不喊不闹,被抬着绕完整个镇子也没有挣扎没有哭喊,却在举行烧身仪式前断了气……”狗子紧皱着豆子眉头,“难道是投毒?给他擦脂粉就是为了掩饰中毒反应出来的面相?”

    夏获鸟摩挲着下巴观察了半晌分析道:“要命的毒,通常会损害脏腑,而脏腑受到损伤的话身体是会有无法遏制的强烈反应的,他一个凡人更不可能通过自身的意志压制住强致命毒素与受损脏腑的剧烈反应,甚至还能坐得那样端正。”

    末了转而问林苏青道:“你怎么看?”

    “你是我的老师,我会的不都是你教的吗。”

    “那不一定,你是善于学习的,你肯定在昆仑山的典藏楼里又学了不少,青出于蓝,后生可畏。当真问你呢,可不是让你耍嘴皮子。”

    林苏青谦恭的抿嘴认下了夏获鸟的评价,其实他也观察那端坐于高处的僧人许久了,只是无奈于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好近距离去查验,想必去了别的僧人也会阻止他靠近。

    “只能等那僧人烧完以后,再找机会过去瞧瞧。”

    “眼看着他们烧呀?”狗子瞅了一眼那边……居然已经有肉香飘出来了……

    底下围观的乡亲们倒是敢看,不仅敢看,还津津乐道,还忙不迭交流,大谈感想。

    “不愧是活佛,大火这么烧你看他动也不动!”

    “是呀,连个眉头也不皱一下,那可是真的火,我站得这么远还觉得烤得慌呢。”

    “要不说咱们鹿吴乡近些年越来越有福气呢!咱们是有活佛庇佑啊!”

    狗子听着底下的谈论,鄙夷得白眼都翻不回来了:“人都死了当然不怕火烧,什么活佛,也就是个剃了光头烫了戒疤的普通人。”

    底下还有人道:“不愧是得道高僧!修为一定不一般!我都感觉到佛光普照了!”

    狗子又是一个白眼:“能有什么修为?他也就比普通人的头顶多了几个疤吧?论灵性恐怕都比不了田里守田的狗子。”

    狗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自言自语的怼着底下的看热闹的人,夏获鸟劝着让它少说两句,毕竟凡人不知道那个和尚已经死了,可是这才怼得少了。

    不过林苏青却发现不用等到烧完他们就可以回去了:“你们快看。”

    狗子望来望去:“在看呢,看什么?不是烧得滋滋响直冒油吗?”

    林苏青屈指一弹,灵力如风,将那僧人身上的大火吹斜,他们一看顿时怔愕,难怪那僧人一动不动,难怪本来不想做活佛的他,却突然安安静静的任他们抬着走街串巷。

    只见已经被烧得血肉模糊,烧坏了一半肩膀和胸膛的地方居然露出来一点只有烧黑了的干柴木才有的状态!那绝对不可能是还没有烧毁的脊椎啊!

    “这么狠呐……”狗子惊讶得张口结舌。

    原来是有一根细木桩那僧人的后庭直贯其顶……难怪他一动不动,想必那根细木桩应该是钉在底下的莲花台上的,用干柴和稻草引燃的时候,熊熊烈火之中大伙看不见,而僧人烧完了,稻草和干柴也烧尽了,那根细木桩也烧没了,就算没有烧尽,也会被当做干柴……

    “这要怎么才能让大伙儿发现呢!”狗子心惊肉跳,如果让它出去撞到高台,可是那么高的台子倒下来,还带着火,必然会伤到无故的村民,还很有可能引燃周围的房子,此计不行。唤风来?不不不,也不行,风吹开了稻草和干柴,倒是能显出那根木桩,可是那些火团子还是危险呐!

    “要是会布雨就好了。”林苏青不忍再看,却与狗子想到了一处,可是偏偏他们谁也不会布雨。

    “只能看着吗……”狗子生着闷气,实在想拆穿他们残忍的行为!早知道他们要这么干它就算是管不了也去报个官啊!

    夏获鸟亦是愤怒,然她长出一口无奈于愤恨之气,无奈道:“咱们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插手管制的。有许多事情天地自有天地的安排,正如各处的战争、新旧皇帝更替、或是凡间国土社稷的得到与失去……”

    这些事与那些事性质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大与小的区别。

    “可是恶人不除我心里不痛快!”狗子龇着牙恶狠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