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二七章 躲在暗处的眼睛(第二更)
    “怎么痛快?回头你去痛宰了他们?他们的确是恶人,却也是生命。世间万物于天地,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厉害的还是不厉害的……无论是什么、什么样的,其实其根本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别。”夏获鸟极其严肃的劝阻狗子。

    “看起来你是为了鹿吴乡的好,这一口恶气出了,也为民除害了,可是这其中的因果全都要由你背。你何必给自己沾惹不必要的因果呢。”

    狗子怒气冲冲!才不管那么多,恶狠狠道:“就放着不管吗?今天是这个僧人,以后还有有另一个僧人,这个歪风不治,往后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所谓的活佛烧身遗舍利!”

    林苏青眼疾手快一把提住它的后脖颈子,任它在半空中四脚乱蹬也跑不出去。

    “林苏青你做什么!你放开本大爷!”

    林苏青哪里管它挣扎,下了房顶头也不回的朝一分堂的方向归去。

    幸亏林苏青擒住了它,夏获鸟连忙继续劝说道:“你去痛快了,可必然会引起天界的关注啊!你原先的一筐子烂事都还在由山苍神君帮你处理,你是不怕背因果,虱子多了不怕痒,可你总得为你可怜的老兄弟山苍神君考虑考虑吧?”

    见夏获鸟始终劝不下来它,林苏青干脆将它往地上一扔,这一扔反倒给它扔懵了,狗子一愣,抬头见林苏青面无表情,冷漠无比的看着它。

    “你去吧,该杀则杀,该剐则剐,然后看一看天界和各神域如何看待丹穴山。”林苏青说完就走了,夏获鸟起先还一惊,生怕狗子真的扭头就去闹事了,可是当她作势要阻拦狗子时,却见狗子没有要行动的意思,它依然坐在地上,只是没了起先的那股杀气。它怒气不减,却很是落寞。

    她看向林苏青远去的背影,也如狗子一样,愠怒,而萧索。

    “追风,现在真的不宜惹上是非。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要决意要做的事,我们最多只能拦得住你一时,你自己看着办吧。”她说完也走了。

    只剩下狗子依然是被扔下来的姿势,坐在原地,林苏青的话不停地在它的脑海里翻来覆去,而那日那个僧人的哭嚎也是翻来覆去,往后还会陆陆续续有那样的哭嚎……还会陆陆续续有所谓的烧身……

    狗子忍无可忍一拳锤在地上,将石砖地锤出一个大坑,附近的房子都震了三震,气得咬牙切齿说不出话来。

    巷子外的横街上,人们还在欢呼,还在热议,还当真认为又多了福庇。他们纷纷伏首跪拜、用力磕头、诚心诚意的发愿……争先恐后的往功德箱里抛香火钱……

    它愤懑,却无能为力。

    而在暗处,除了他们观看了这一出惨烈的焚烧,还有一个黑影也看完了一切,只是那个黑影没有任何情绪,看了就看了,悄无声息的来了,又默默地转身离去。但是那个黑影方才看的主要并不是烧身仪式,而是看的林苏青他们,并且不止看着,在那黑影的手中还捧着一面形状独特的棱镜,那八角镜面似乎由一只九尾狐狸抱在怀中似的,而镜子里所照应的正是林苏青他们,也包括之后在巷子中发生的一切,还包括被抛下独自在巷子中黯然伤神的狗子。

    那个黑影似乎是要利用那面独特的棱镜把发生的这一切传达给谁看似的,当他们都走了,黑影也就收起了镜子不声不响地走了。

    去的地方,亦是一分堂。

    ……

    林苏青与夏获鸟回答一分堂的时候,半半正捧着脸坐在门槛上发着呆,痴痴的笑,当他们都走进了她才猛地反应回来,以往她老远就在迎接了,而这回一看他们回来了却是立刻转身跑到后院去了。

    “半半这是怎么了?”夏获鸟被她这反应诧住了。

    进了一分堂,桌面已经收拾整洁,先前的茶碗茶壶已经全部洗净整整齐齐摆回了茶托之中。桌子边上烧水的小碳盆里,炭火被收拢了,上面稍微的水壶的壶嘴溜着一缕热气,想来她一如既往烧好了水,方便林苏青泡茶。于是她挑了挑炭,使炭火燃开,林苏青现在的火气,这一壶水恐怕不够喝。以她对林苏青的了解,这件事他只会比狗子更愤恨。只是现在他不得不收敛忍耐。

    二太子的苏醒之法尚未找到最佳最确切的办法,加之他们才刚在鹿吴乡立足就被发现了,甚至连是谁发现他们的都未能可知,接踵而至的种种疑点一个也没能解决……又碰到这种又不能出手整治的事情。

    不多时,半半端着一叠点心出来了,几乎是同时,狗子回来了,它垂头丧气没有了平日的神气。

    看着他们一个二个的都忿忿不平,夏获鸟想了想,道:“虽然不能让他们偿命,直接打击这种残忍的行为,可是你们想办法从别的方面着手去阻止他们呀!”

    狗子扫了她一眼没做搭理,能有什么办法。

    夏获鸟一边沏茶一边同他们道:“乡亲们不是一直觉得他们是活佛,非常灵验吗?那就让他们不灵验呗。”

    狗子立马来了精神,眼珠子滴溜溜转悠,俄尔中气十足一个猛子蹦上桌子:“我有办法了!”

    “让寺庙闹鬼。”

    狗子、林苏青,他两个几乎是异口同声,想到了一处去。

    夏获鸟瞧着他们,忍住了小声,为他们一个两个倒了一碗茶,道:“那我去放火烧寺庙。”

    “不急。”狗子终是撒了一口恶气,气恨道,“我先闹他们一阵儿,让众人皆知!家喻户晓!毁了他们的名气!然后咱们一块儿去烧了那破地方!”

    半半默默地看来看去,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知道他们这是在商量去干坏事。

    “半……半半……”她也想去。

    狗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申请:“你不行,装神弄鬼吓唬凡人这种事情,万一你把人吓出个好歹来也是罪孽,你背不住这因果。”

    狗子龇牙一笑:“我去山里抓几个真的来,呵!他们不是厉害么!看看他们能制服几个!他们不是劝人出家,劝人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吗,呵!我去抓几个貌美的狐狸精去!”

    说动就动,狗子的话音还在茶香里飘荡,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杆风,把半半刮了一个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