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二九章 另辟蹊径
    对于别的事情,他总会不由自主地自行揣测在先,可是对于这件事情,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只等洛洛告诉他。但是同时他也有所期待,不确定那感觉是期待还是祈祷,很希望万不要太难办到。

    洛洛摊开手,他们看了讶异,不知是和用意,林苏青亦是一场意外,蓦地反省过来,从袖中取出了蛊雕灵珠,放在了洛洛的掌心,那是一枚滚动着黑雾的珠子,珠子内的黑色犹如落入水中而翻来覆去的浓墨,又如夜幕里翻涌的黑云,一眼看就知是邪物。寻常的修行者不能轻易碰,恐怕会被灵珠的邪气扭曲自己的意志,因它误入歧途。

    林苏青可以碰,因为他不是寻常的修行者,而洛洛也也可以碰,因为她远在这灵珠之上。要论邪,比起洛洛,蛊雕的灵珠的邪堪堪沧海一粟而已。而洛洛却是正道之中的邪,是独特的,高于大众且超然于大众,亦正亦邪,只在她一念之间,但她却能精妙的把握其中的平衡。

    “方才听你说,这枚灵珠对我有用?”

    “对你没有直接的用处。”洛洛看也不看灵珠一眼,直接抛回给林苏青,“但是对清幽梦有用。”

    林苏青诧异:“清幽梦?你是说幽冥双神的独生女?”

    “不然还有哪个清幽梦?”这句话换成别人说想必是一脸的鄙夷或质问,而在洛洛的脸上你看不见任何神色的变化。她一如既往的冷漠说道:“清幽梦是炼毒的,越邪越毒的东西她越喜欢,你若多送她几枚异兽灵珠……”洛洛饶有深意,“若是能将十二异兽的灵珠全都亲手奉送给她,肯定是最好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

    “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作听不懂?”洛洛眼尾扫他一眼,竟闪过一丝的轻蔑与哂笑,却不叫人惭愧,只失神于其中的极尽妩媚。

    林苏青的耳朵微烫,道:“你让我讨好清幽梦,伺机获得窃取九死还魂锁的机会。”

    “不是讨好,也不是窃取。”洛洛却道不然。

    “那我就是真的听不懂了。”林苏青坦然而道,“而且,据我所知,以清幽梦的才智与美貌,想要讨好她的人数不胜数,就算我也加入其中,不见得做得比别人好,恐怕入不了她的眼。”

    “这不是听懂了吗?”洛洛唇角一勾,千百种风情立显,那张脸冷淡时比冰山还要冰冷,可是倘若她稍有表情,哪怕只是一丝一毫,便是各种滋味令人挪不开眼睛。

    “原来你真的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是我想远了。”林苏青顿时有所为难,却也是直言不讳道,“只不过,我想洛洛姑娘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觉得追求清幽梦的难度比赴死窃取还要难。首先她是幽冥双神的独生女,亦可能是幽冥界将来的女帝,而我林苏青不过是个通过旁门左道辟了天瑞院这条蹊径才勉强考上三清墟的普通学子,我与她的身份差距,就是第一道难关。”

    林苏青看了看洛洛的脸色,还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完全无法猜测她的内心反应,只好继续说道:“其次,即使清幽梦不知我的真实身份,难道幽冥双神会不知道吗,恐怕我还未能得到清幽梦一点好感,就先被幽冥双神给捏死了。何况清幽梦十分聪明,我是否别有目的,她怕是一眼就瞧出来了。”

    林苏青讲问题全盘分析出来,只是他方才脑海中闪过的那一片满是虞美人的山坡,他只字未提,也没有过多的去追想,甚至克制着自己不要去多想。

    然而洛洛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冷眉冷眼道:“至于怎样做到,是你需要思考的事情。我只是告诉你最可行的办法,且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九死还魂锁乃是非凡之宝物,妄图偷窃?”洛洛冷笑一声道:“痴人说梦。”

    在场的恐怕只有狗子没有听懂洛洛的意思,它皱着豆子眉头千百种疑惑烧在脑子里,没有机会问出口。而夏获鸟会心一想,纵然林苏青已经分析出了其中的难度,但他恐怕也没有将洛洛话里的意思全部听明白去,无奈一想冷漠寡言的洛洛能够说出这么多的话来,已经是十分难得,估计洛洛也不会多作解释,于是她站出来说道:“洛洛的意思是,幽冥双神只有清幽梦一个独生女,最是宠爱,如果清幽梦执意要嫁给你,即使最后幽冥双神知晓了那个人是你,也不会再反对。而只要清幽梦与你成亲,那么作为传家宝的九死还魂锁就传到了清幽梦的手里。彼时你再打九死还魂锁的主意,只会比直接从幽冥双神眼皮子底下打主意要简单许多。”

    “这般宠爱吗?哪怕女儿喜欢的是一个天界几欲诛之的祸患?”

    “当然,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夏获鸟直言,“当年清幽梦尚未出生,天帝为了天界与幽冥界的盟谊长存,几次要给清幽梦指婚,天界众神任幽冥双神挑选,而幽冥双神却几次都谢绝了。你猜是为什么?”

    夏获鸟顿了顿道:“幽冥双神说,要随清幽梦自己的心意。就算要挑选夫婿,也要她今后亲自挑选。”

    “那她后来挑选了吗?”

    夏获鸟摇了摇头:“没有。”

    夏获鸟说话时,她没察觉的是洛洛多看了她几眼,那几眼每一眼看似一样,却全然不一样。而林苏青也多看了她几眼,他诧异的是为何徐老师知道这么多各方各界的事情。不过他听着时,思绪却被脑海中的虞美人牵走了。那漫山遍野的虞美人,和清幽梦有别于平日的神情,以及当日她提起的那个与他相貌相似却毫不相干的人。追想着追想着,猛然!他想起了夏获鸟说过的一件事……莫非清幽梦所说的那个人……

    “洛洛姑娘,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必须得先向你确认。”林苏青突然庄严肃穆,令洛洛也多了一丝疑惑,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的疑惑。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