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三〇章 情不知何时起(第二更)
    林苏青先客气的笑了笑,才道:“请问你……见过祈帝的真容吗?”

    洛洛破天荒的一怔,林苏青肃然道:“我知道了。”洛洛没有见过祈帝的阵容,随即他又道:“这个问题不必你回答我了,我重新换一个问题问你。”

    洛洛的眼中蓦地燃起怒火,对于她来说,被别人看穿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

    “洛洛姑娘,请问你,知不知道三清墟后山的那片虞美人?”

    只见洛洛瞳孔一颤,不必她回答了,她不但知道,而且去过。也不必同她确认了,他已经得到了答案,也知道了清幽梦所提起的人可能是谁了。

    难怪她不挑选夫婿,难怪她要掳他去那片盛满虞美人的后山。对于她所讲述的那些过往,不是因为他失忆而记不起来,果然是她认错人了。知道了这些不知怎地,他突然有一点怅然。

    而他聚精会神观察洛洛的时候,疏忽了夏获鸟的反应,聪颖如夏获鸟,她立刻就想到了林苏青所问的问题必是与祈帝和清幽梦有关。只是,他前后的话毫无联系,令她一时间无法将自己所猜想的事情关联起来。

    林苏青其实也有一刹那的震惊,也可以说一直还处于震惊之中,只是没有表现在外。他没有想到的是,清幽梦心心挂念的那个人居然是祈帝。

    那洛洛之所以有这样的提议,恐怕确实是为了林苏青能够得到九死还魂锁而出于好心的建议,不然倘若她见过祈帝的真容的话,断然不会作出这样的提议。

    可是清幽梦是见过祈帝真容的。这样一来……对于林苏青来说,可谓百感交集。他首先对清幽梦下不去手,毕竟他的确不是她心上的那一个,同时他又对祈帝有一点复杂的感情,他这一去,不就是顶着他亲爹的外貌去撩清幽梦吗?这就不止是给祈帝惹事了,这是给他亲爹惹事啊……纵然他无心顶替,可奈何清幽梦会错当他是意中人啊。

    唉,恐怕祈帝当日也没有想到那片与子夜元君相遇的山坡上居然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姑娘,估计祈帝当时也是猝不及防,才暴露了真容吧。

    见林苏青又是兀自摇头又是叹气,夏获鸟恍然大悟……是了,林苏青有着一张与祈帝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要说不一样的地方,便是神域,那是独有的,因为二者连眼神都是迥异的,不过寻常是看不出来这样的差别。

    一连两次被看穿,洛洛倍觉耻辱,她斜了一眼林苏青道:“你几时拿到九死还魂锁,我几时告诉你唤醒二太子的方法。再会。”

    “等一等!”林苏青连忙叫住她,“洛洛姑娘,请问夕夜他好吗……”果然还是忍不住想问,这一问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索,对于他自己也是措手不及的一问,所以刚一出口,他就作罢了:“抱歉,我知道不能问你多余的事情……”却不知怎的他又想多倾诉:“其实我夺取蛊雕灵珠,更多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夕夜的消息。”

    本来即将离去的洛洛,等了等他,停了片刻,她的确没有回答林苏青的发问,可是沉默不语的她,缓缓摇了摇头,因为是背影,那摇头的意思令林苏青心中陡然生忧。是不好的意思吗?夕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想问,却深知即使问了也得不到答案,好生难过。

    洛洛忽而消失不见,谁也没有觉察,只是一眨眼她就不见了,不逊于追风的速度。

    “嗨哟!你别走啊!”狗子倏然反应过来,“忘了问那五只小崽子的事了!”嗨哟那个气哦,那个悔哦,“唉呀都还没有问跟她有没有关系呢!”

    然而此时,林苏青与夏获鸟各怀心事。被它大呼小叫的一闹,他俩慢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狗子直怪他们粗心大意。

    一想紧张五只小崽子的夏获鸟却着意于林苏青与清幽梦,她拍了一巴掌林苏青的肩背,问他道:“怎么样?你的决定?”

    林苏青好无奈的叹了口气,难得露出他曾经的模样,曾经的神情,叹了又叹。

    “你知道的……我这张脸……是二太子点下塑的,和妖界祈帝一模一样。”

    夏获鸟已经猜想了一些,然她还是明知故问:“那又如何?不是挺好的,如此清俊世间难得,不是更好令清幽梦钟情?”

    “唉……”林苏青好是无奈,“清幽梦见过祈帝真容。就是三清墟后面的那个虞美人山坡,祈帝常去那里怀念故人,而有一日不巧清幽梦在那里中了毒,而祈帝救了她。然后清幽梦就看上祈帝王了……”

    “是吗?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夏获鸟想到了清幽梦见过祈帝,却没想到是救命之恩,“那可就有点麻烦咯……可是……祈帝罕见以真面目示外啊。”

    “那年清幽梦才六岁……依我的估计……估摸因为祈帝从来都是去那里怀念故人,所以从未作过遮掩之意,不巧那日清幽梦在故人之地,当时又顾念是一个小娃娃,于是才多说了两句。”

    这时候狗子插话道:“祈帝是个信缘分的,估计也是觉得有缘吧。”

    林苏青想了想,觉得狗子想的还是太浅了,于是道:“那时候子夜元君已经去世很久了吧,估计也是因为对子夜元君的思念,所以在故地突然遇到一个六岁的小娃娃,他才有那份心多聊了两句。”

    “哇~那清幽梦该不是一见钟情了?想想也无可厚非,毕竟是救命之恩……”夏获鸟莫名喜悦道。

    “六岁的小孩儿懂个屁的感情,估计也就是喜欢他长得好看。”林苏青忖了忖补充道,“或是……或是被祈帝讲述的故事触动到了。”说实话,就连他听清幽梦转述祈帝与子夜元君的邂逅时,也被触动到了,他当时也有所憧憬,是真的美,如唯美如夕阳般辉煌,深情如晚霞般浓醇。恐怕换成是狗子这样的呆子也要羡慕。

    “我觉得你是在夸自己长得好看。”狗子瞥了他一眼鄙夷道。

    林苏青回瞥了它一眼:“你懂个屁。”

    “嗯,我懂你。”狗子继续瞥着他。

    “……”懒得理它。

    如何是好?林苏青的脑海里浮出了清幽梦的面貌,生得无比精致美貌眼神与气场却无比狠厉,然后是那个山坡,清幽梦别样的一面。而同时她连祈帝说过的话一字不差的记着,这么多年了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只怕饶是他不做为了九死还魂锁而欺骗感情的事情,而当真对清幽梦有意的话,然清幽梦不会对他林苏青有情。那么到头来,就算是他付出了真情实感,清幽梦也要怪罪他为了宝物虚情假意不择手段。

    何况,顶着自己亲爹的脸去追求一个喜欢自己亲爹的女孩子,他真的做不出来……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直接偷宝物是不可能偷到的,偷心吗?顶着亲爹的脸去背一个诈骗的罪吗?

    “林苏青,你好歹也认识清幽梦,你喜欢她吗?”夏获鸟忽然问他道。

    这倒问住了林苏青,说实话,清幽梦是真的美,也是真的独特,可是他也是真的不曾往这方面想过,然而在他反思的时候耳朵尖就已经红透了。

    “哎~我什么都还没说呢,你耳朵红什么?”

    唉呀这不争气的耳朵呀!他分明什么过分的想法也没有,怎么就红了!或者……难道他有?只是猪油蒙了心,然而耳朵却坦诚?

    “或许……你可以反其道而行。”果然还是女人最懂女人,夏获鸟的一个建议登时点亮了郁闷中的林苏青,“你戴着面具去接近她。”夏获鸟指尖在自己脸上比划着示意道:“然后等时机到了再告诉她真相?”

    嗯……林苏青蓦地紧张不已,想一想就禁不住忐忑——嗯……我这就要开始去追求女孩子了?有点太突然了……

    “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确。”夏获鸟认真严肃的看着林苏青的眼睛说道,“到底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九死还魂锁。”

    狗子颇鄙夷的睨了林苏青一眼,十分嫌弃道:“呵呵,我估摸他是千年等一回,终于等到了名正言顺的机会。我早觉得他看清幽梦的眼神不对劲了。也就是曾经太怂了,缺乏一个怂恿。”

    其实……如果真的要追溯……他不否认是有过的,便是那日,清幽梦认错人的那日,打消了他的心思。他不觉得清幽梦说的那个人是他,可同时又忍不住想去相信是自己失去了记忆。

    这样矛盾的心理,他自己也研究不清楚,遂也没有再去想过。

    如今若仔细去细究什么时候有的那方面的想法话,他只得承认……大约是从长梯上的那一眼开始的吧……

    “喂!你发什么呆!我感应到了五只小崽子的踪迹!”狗子一爪子当头拍下,震得耳朵嗡地一声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