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162章 别放弃治疗啊!
    楚隐抿唇,盯着叶澜看了半晌,心说:这丫头真是越发不讨喜了!他真是吃饱了撑得才去关心她!

    等等,关心她?楚隐反应过来自己内心下意识的想法,顿时一愣!怎么可能!他关心这个一共也没见过几面的臭丫头做什么!

    刚刚的想法,一定不是他的真实想法!

    其实他只是好奇,她是如何掉入魔鬼湖还能活着出来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一定是这样的!

    楚隐沉默下来,拿起茶杯喝茶,看上去不大高兴的样子,也不知是生叶澜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

    “喂?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叶澜敏感的察觉到了楚隐的情绪变化,不由开口问道。

    她发现,这些男人都是小气鬼,总是为一两句她不走心的话而生气,苍岚那个老怪物是如此,楚隐这个傻大个也不正常,真是够了!

    楚隐冷哼一声道:“我跟你一个小丫头什么气,我才没那么幼稚!”

    叶澜闻言“嘁”了一声,撇嘴道:“那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

    他哪里阴阳怪气了?他根本就没说几句话好不好!阴阳怪气的难道不是她吗?居然还倒打一耙!真是无耻!

    楚隐无语的道:“女人果然是不讲理的生物!”

    叶澜上下打量几眼楚隐,“啧啧”两声道:“说的你好像多了解女人似的!就你这面瘫脸患者,你确定你有女人缘?”

    从小到大都没怎么接触过女人的楚隐:“……”

    这简直是会心一击好么!

    不过,他连面具都没摘呢,她从哪里看出他面瘫脸了!

    不对!他才不是面瘫呢!

    虽然他不太清楚面瘫到底是啥病,可从字面上理解,肯定不是啥好词!而且,这臭丫头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喊他了!!

    这时,伙计陆续的开始上菜了,两人的谈话暂时停止。

    菜上齐了,伙计哈腰行礼,“两位客人请慢用,有事可拉铃叫小的。”

    说完便退出去了。

    现在暂时不会有外人进来,楚隐伸手把面具摘了下去,露出了他那张帅气的俊脸。

    他端端正正的坐好,摆出自认为很酷帅的表情(其实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表示自己并不是什么面瘫脸。

    可惜,叶澜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一大桌美食上了,根本瞧都没瞧他一眼。

    “咳……”楚隐见叶澜根本没理他,不由轻咳了一声,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叶澜夹了一只脆皮乳鸽,埋头大吃起来,仿佛没听见他的咳声。

    楚隐看到叶澜那贪吃的样子,俊脸又沉了几分,十分之不满。

    “咳咳……”他提高了音量,又重重咳了两声,想引起叶澜的注意力。

    这回,叶澜果然抬头了,她蹙起眉头,看向楚隐,十分嫌弃的说道:“你干嘛?要咳嗽去一边咳去!别喷一饭桌口水!恶心不恶心!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楚隐差点被气内伤了,他俊脸黑红一片,冷声为自己辩解道:“我并没有对着桌子咳!”

    这个死丫头!他方才怎么就不真的对着桌上的食物咳呢!恶心死她!看她还怎么吃!

    当然,他也就是内心吐槽那么一句而已,他的修养让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种没素质的事情来。

    叶澜白他一眼,说道:“我当然知道你还没咳到饭桌上呢,我就是提醒你一句而已。”

    楚隐:“……”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要跟她谈生意,还请她吃饭!这简直就是一种犯贱的行为!

    楚隐的俊脸越发的沉了,他拿起筷子,赌气似的吃了起来。

    这时,叶澜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话小草那奶气的声音,“娘亲,这个面瘫神经病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啊?要不我们给他看看病?反正他给钱挺痛快的,有钱赚白不赚嘛……”

    哎哟!这棵花痴小树苗钻钱眼儿里了喂!

    不过,叶澜忽然觉得,这话小草这提议好有道理!

    她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瞄向了楚隐,观察他的脸色,这家伙,脸色瞧着是不大对劲儿,难道真的哪里不舒服?

    楚隐发现了叶澜瞅他的目光,脸色稍缓,这丫头现在终于发现他英俊不凡,才不是她口中的什么面瘫脸了么?!

    想到这里,他心情略好了一点,他努力扯了一下嘴角,想勾起一抹温和帅气的笑容。

    可惜,笑得似乎不太成功,看起来又点像嘴角抽筋儿了……

    叶澜有些惊悚的瞪大了眼睛,说道:“你这面瘫症挺严重啊!都开始口歪眼斜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整天戴着面具了,是怕吓着人吧?要不,我给你治治?放心,老顾客了,我绝不黑你!”

    楚隐的脸色黝黑转红了,快气冒烟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没病!”

    叶澜瞧着楚隐的脸色,医生的职业病犯了,抬起一只素白的小手,就摸上了楚隐的额头。

    楚隐被她的动作惊得愣住了,一时间竟没想起来要躲。

    “果然有点热啊!”叶澜诊断道:“脸红、咳嗽、发热,你这是风寒的症状啊!我给你配点特效药?还有你那面瘫症,我一起给你治了?”

    “啪!”楚隐气得一巴掌把额头上叶澜的爪子拍下去了。

    “我说了!我没病!”这句话,楚隐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哎!我说,有病咱得治啊,抓紧治疗才能尽快痊愈,可不能放弃治疗啊!”叶澜语重心长的说道。

    “啪!”楚隐把筷子拍桌子上了,“闭嘴!”

    “你不吃啦?”叶澜问。

    楚隐黑红着一张脸,瞪她!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

    “哎!不吃拉倒,那我吃了啊!这么多好吃的,浪费了多可惜!”

    叶澜拿起筷子,一脸满足的大快朵颐起来。

    “娘亲,他病得很严重吗?我怎么没太看出来哎……”话小草一开始只是想黑楚隐点钱,并不觉得他真有啥大病,可听叶澜说的那些话,它忍不住想,或者这男人真的病的不轻?

    “没有多重,就是有点傲娇病而已。”叶澜一边吃饭,一边回应话小草道。

    她前世毕竟是个大夫,手一贴楚隐的脑袋,就知道这男人没啥毛病了,顶多就是有点臭男人病,她可不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