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179章 这算是调戏么?
    苍岚被叶澜的举动惊得愣住了,一时间,竟没想起来要躲!于是,他的脸,就被叶澜捏了个正着!

    叶澜捏着苍岚的脸,扯了扯,又拧了拧,又捏了捏……

    然后惊奇的说道:“咦?这手感,怎么像真的一样??”

    苍岚面无表情的说道:“就是真的。”

    “竟然是真脸?”叶澜闻言,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跟你本来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话说她现在也顶着一张假脸呢,不过现在她这脸,多少跟她精灵的样子,还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苍岚一眼就看穿了叶澜此刻的心里活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所以说,你的伪装术太低级了。”

    “哼!”不等叶澜说话,话小草就不高兴了,居然又鄙视它的伪装术,好看的苍岚大人,太过分了!

    它在叶澜的心底发牢骚道:“那是人家现在还小,人家以后会很厉害的!

    叶澜黑线,在心底回应,“……其实你不必每次都强调木乃伊有多好看,他现在已经不好看了。”

    话小草:“他现在的样子……其实也挺有味道的……”

    叶澜:“……”

    脑残粉儿,没救了!

    这个时候,叶澜还捏着苍岚的脸呢,捏一捏,再捏一捏……

    手感真不错哎……

    一旁站在卖呆儿的小饭桶有点傻眼,二小姐这是……这是在非礼苍岚大人吗??

    他要不要告诉家主大人呢……

    一直被捏脸的苍岚:“……”

    他的表情僵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捏够了么?可以松手么?”

    “呃……”叶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对苍岚干了啥!

    她触电似的,赶紧把收缩回来了,略有点尴尬“咳”了一声,说道:“你这样,还行,我同意你跟我出门了,快点吃饭,吃完我们好出发!”

    苍岚瞪视了叶澜一眼,继续埋头吃东西。

    叶澜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苍岚的耳朵尖,正微微的有些泛红……

    他表面看起来平静,其实内心一点都不平静。

    这个小精灵幼崽,刚刚一直摸他的脸,还很享受的样子,她果然是在垂涎他吗?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调(和谐)戏人了,不学好!还得教育啊!

    不过……她为什么调(和谐)戏他现在这张假脸?他本来的样子不是比现在好看多了,这个奇葩的小精灵幼崽,到底是口味独特,还是审美太差??

    而此刻,苍岚也没注意到的是,叶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脸颊也微微有些泛红……

    哎哟!她竟然捏木乃伊的脸,感觉有点上瘾!手感真是好啊……

    也不知他原来那张祸水脸,手感是不是也这么好?好像捏一捏,感受一下……

    想什么呢!叶澜,你怎么也成花痴了!调戏鲜肉男神的怪阿姨,想想就恶寒啊!

    不对啊!跟那个不知活了几千年的木乃伊比起来,她才是鲜肉吧!他是千年老腊肉还差不多!

    其实她也不是花痴啦,就是……单纯的觉得他皮肤不错而已,真的是这样……

    苍岚和叶澜各怀心思,两人都沉默下来,屋子里的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小饭桶瞅瞅苍岚,又瞅瞅叶澜,这俩人表面看起来都很正常,可他为什么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

    苍岚终于吃完饭了,擦嘴、漱口之后,让小饭桶收拾碗筷。

    他看向叶澜,语气平静的说道:“可以走了。”

    叶澜也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起身,点头道:“好啊,走吧。”

    这时,她才注意到,苍岚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不再是那种复古的款式了,而是时下比较常见的衣服款式,不过依旧是白色。

    叶澜扬眉问道:“这衣服,哪来的?”

    苍岚淡淡的说道:“让小饭桶去买的。”

    叶澜瞪眼看他,问:“你不是说你没钱吗?”

    苍岚面不改色的说:“我让小饭桶去贵府管家那里支的金币。”顿了一下,又说道:“挂的你的账,管家说,下个月会扣你的月钱。”

    叶澜闻言,眼睛瞪得更大了,提高声音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谁允许你这么做的!太过分了!”

    苍岚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同意了交易,要负责养我,自然要管我的衣食住行。”

    叶澜:“……”

    你妹!你个老妖孽,吃软饭还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是要闹哪样啊?!

    叶澜在内心吐槽完毕,嘴上忍了忍,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走吧!”

    便率先迈出房门,往府外走去。

    苍岚步履悠闲,跟在叶澜的身后,一起出了叶府。

    一路上,苍岚始终跟叶澜保持着两步左右的距离,悠然的左右瞧着两边的街景。

    上次他跟叶澜等人从魔幻深林回来,一路快速回了叶家,并没有怎么注意当下的建筑、人文。

    现在,来参加兽潮的佣兵、冒险者、各方势力差不多都已离开枫城了,街上人没有那么多了,正适合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色和风土人情。

    苍岚忍不住把当下的城市风貌跟他那个时代做比较,心中忍不住感概,果然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建筑,已经几乎找不到他那个时代的影子了。

    走在这陌生的街道上,他觉得自己与这个时空视乎有些格格不入,一种孤独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这段时间,他窝在叶府里,未尝没有一种不想去面对的心理,不过他并非是一个会永远逃避的人,所以,最终,还是会走出来的。

    就如此刻,他不得不接受了一些事实。

    他在这个时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他这具自己都有些厌弃的身体,以及,一个孤独的灵魂……

    “唉……”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叶澜听到身后苍岚的叹息声,不由顿住了脚步,转过头来,蹙眉问道:“你叹什么气?”

    苍岚摇摇头,说道:“只是觉得,物是人非啊……”

    叶澜闻言,抽了抽嘴角,说道:“你别以为你打扮的忧郁,就真成忧郁王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