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264章 以后少麻烦人家!
    苍岚虽然看起来有点冷淡,但其实性格还好,平时基本不怎么会动怒,若真的怒了,那对方也快去见冥神了,比如在恶龙森林里遇到的那队起了歹意的佣兵的下场。

    而且叶澜从未见过他情绪激动的时候,就算真的跟她生气了,他也只会自己去躺尸,不搭理她而已。

    今天这般语气严厉,声音冰冷的样子,叶澜还是第一次见到!

    叶澜愣愣的看了苍岚片刻,蹙眉道:“你跟我喊什么嘛!那次是有人派人跟踪我,后来跟踪我的人被楚隐杀了,难道我要因此跑去找那个跟踪的人打一架,或者理论一番,才算是解决问题吗?敌强我弱,对方还那么多人,我要真去了,那才是是傻x行为好不好!”

    苍岚却从这段话里,抓住了其他的重点,“你当时便知道,对方实力比你强?还有很多人?”

    “嗯。”叶澜点头道:“当时楚隐审问了跟踪我的那人,派人跟中我的是狄国的太子,还有一个叫什么乌月的人,不这些人,止人不少,身份更是吓人呢!我疯了才去跟他们正面对上!”

    苍岚平复了一下莫名有些烦躁的心情,声音幽冷的说道:“知道是什么人就好,若是在碰见,也无需怕他们。”

    叶澜笑伸手一拍苍岚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有你在,我自然是不怕的。”

    有这么个实力变态的超级保镖跟着,她都快成横着走的螃蟹了,有什么怕的!

    苍岚不知叶澜把他定位成保镖了,听了她这话,心里竟还觉得挺舒坦,连天空都觉得晴朗了不少,脸色自然也多云转晴了。

    他又淡淡的说道:“以后见到楚隐,我再送他一块铭纹好了。”

    “嗯?”叶澜一脸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苍岚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还人情了。”

    “啊?”叶澜一脸懵逼,还人情?

    苍岚又继续道:“你们只是炼药师与客户的关系,又不是很熟,欠太多人情不好,以后有事,还是少麻烦人家吧。”

    “我还了呀!药剂不都给他友情价了嘛!”叶澜说道。

    而且,她跟楚隐有来有往这么多次,她觉得也算是朋友了吧,虽然还谈不上很亲近的朋友,但也不能说只是客户关系吧?

    苍岚不满她的拒绝,蹙眉,拍板道:“以后我会帮你还!”

    叶澜继续懵逼状:“……”

    话说,现在的话题也太跳跃了吧?这是什么神展开??

    还有,她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听了半天热闹的话小草,这时也忍不住说道:“娘亲,苍岚大人好奇怪哟……”

    叶澜问:“你也感觉到了?”

    “是呀,情绪好像有点变化无常……”话小草说。

    叶澜摸下巴,难道男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不正常的时候?不应该啊,医学上没这个发现啊……

    “好了,走吧。”苍岚伸手挥开隔音术,继续向前走去。

    叶澜也将脑海中的疑惑先放一边了,赶紧跟上了苍岚的脚步。

    苍岚走在武京的街道上,看着左右的建筑,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感概的情绪。

    叶澜敏感的察觉到了苍岚的情绪变化,她不由好奇的开口问道:“你很熟悉这里吗?”

    苍岚淡淡的说道:“熟悉谈不上,很久很久以前,我来过几次这里,那时,这里还不是哪个国家的都城,城市风貌也很现在大不相同。”

    武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了……

    叶澜说道:“你印象中的武京,应该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了吧?这世界每天都在变化,时隔这么久,再熟悉的地方,也会变得陌生了。”

    苍岚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的确每天都在变化,也不知有些东西,还是不是记忆中的味道了……”

    “什么?”叶澜疑惑的问道。

    “跟我来。”

    苍岚带路,向一片很热闹的区域走去。

    到了地方,叶澜顿时无语了,这条街,明显也是一条美食街啊!

    这个老吃货,心里果然就想着吃!

    苍岚带着叶澜,在一家叫青竹香的酒楼前停下了。

    他抬头看了看这店面,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就是这里。”

    叶澜好奇的问:“这是一家老店?”

    苍岚点头,“是啊,千年老店。”

    听这语气,叶澜就知道,这家伙以前来过这里了。

    叶澜佩服道:“想不到你还能找到这里啊!”

    千百年过去了,这城市的风貌、街道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吧?他居然能直奔这里来,是吃货的鼻子太灵了么?

    苍岚看了叶澜一眼,平静的说道:“你忘了,我在你们家看了不少现世的书,包括地图。”

    叶澜:“……”

    原来如此啊……

    两人迈步进了酒楼,没想到刚一进去,就有一件“凶器”迎头向他们砸了过来!

    苍岚蹙眉,伸手一挥,那东西并没有碰到他的手指,但却向一旁飞了过去,最后砸在了墙面上!

    “啪嚓——”

    碎了!

    叶澜回头一看,就见墙边上,散落着一些破碎的瓷片,还有些汤汁和菜,已经淋的地面和墙壁都是了。

    也不知苍岚是怎么做到的,方才那装着菜的盘子砸向他们,竟然半点都没溅到他们身上!

    而大厅里的人,根本就没人注意到刚刚差点发生在苍岚和叶澜身上的小事故,因为他们都被其他热闹吸引住了注意力。

    此刻,大厅的靠窗的位置处,正有一群人在拉扯着,吵嚷着:

    “流纹,不要胡闹了,跟我回去!”

    说话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面容俊朗,穿戴不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不过,他现在脸色黑如锅底,正在对一个女子发火呢。

    他口中的流纹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长大柔美明丽,是个十分漂亮的姑娘。

    此刻这姑娘的面色也十分不好看,她瞪视着对面的男子,愤怒的喊道:“不!我不回去!想让我嫁给那个纨绔败类,你们死了心吧!”

    难男子不耐烦的说道:“你们是从小订了亲的,岂能容你胡闹!把她给我抓回去!”

    最后一句话,是对他身边的几个属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