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333章 脑子有病!
    听到这女孩的话,叶澜嘴角微抽,额头隐隐有黑线滑落下来。

    这女人什么情况??这鄙夷的目光,还有这满满优越感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在座的人也都没想到她会忽然对叶澜说出这番话来,一个个都有些发愣,一时间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叶澜看着那女孩,似笑非笑的来了一句,“哦,我穷啊,上不起学。”

    旁边的韩浮生表情都木了:“……”

    一个走哪里都坐传送阵的人,居然说她穷??

    一个半空了一座巨龙宝库的人,她居然说自己穷??!

    一个卖了他们三个亚龙蛋就赚了几万紫晶币的人,她居然在哭穷啊……

    姑娘,能别开这种玩笑吗?!让人心脏手不了……

    而那个优越感姑娘却将叶澜这话当了真,“不会吧?穷的上不起学??你是贫民吗?那怎么跟韩少认识的呀?”顿了顿,她忽然想到了合理的解释,“你不会是韩少家仆人的孩子吧?”

    邹凯听不下去了,皱眉道:“吕月,你再胡说什么!”

    这个叫叶澜的少女怎么可能是韩浮生家仆人的孩子!明眼人都瞧得出来,韩浮生对她很是客气,两人是地位平等的相交,而是,韩浮生的态度还要更热络一些!

    吕月自“啊”了一声,之后笑道:“我就是随便猜的,如果猜错了,叶澜你可不要往心里去啊。”

    叶澜觉得,她一定是跟叫“月”的人反冲,之前有个乌月,现在又来个吕月!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招惹上了!

    她淡淡说道:“对于不相干的人我从来都记不住,自然不会往心里去。”

    吕月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表情就是一僵!这话说得也太给人留情面了!

    其他人也觉得有些尴尬,不过两个女孩子之间的莫名战火,他们作为男人,也不好搀和其中……

    吕月心中恼怒,脸色不停变换,片刻之后,才僵笑着对叶澜道:“其实,你跟韩少关系这么好,可以让韩少资助你上学嘛!是不是韩少?”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眼波流转,又向韩浮生送了一棵秋天的菠菜……

    叶澜此刻已经不耐烦了,这女人有毛病吧!她哪只眼睛看到她跟韩浮生关系有多好了??她不过是受他邀请喝了杯酒而已,这女人就酸成这样,简直醉了……

    她刚想开启嘴炮模式,将这女人的醋坛子击碎,结果有人比她先一步开口了!

    韩浮生实在听不下去了,他脸色黑沉,冷声说道:“叶澜和我是一起历练过的伙伴,以她中级光明牧师的实力,如果想上学,有大把的学院抢着收她,都不会要学费!”

    叶澜受他邀请,才坐在这里的,结果她现在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挤兑和侮辱!这让他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

    而韩浮生的这一句爆料,让这一桌的人顿时一静!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看着叶澜的目光都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叶澜看上去年纪这么小,竟然是一个中极职业者?三阶、四阶都属于中级职业,那她是哪一阶??

    不过不管是三阶还是四阶,以她的年纪都够惊人了!这绝对是天才级的天赋啊!

    要知道,灵术士比起武士本就更难突破,而灵术士中的光系牧师,因为七阶之下攻击技能太少,主要是给队友刷血刷祝福,就能难突破了!

    一个中级光明牧师,不管是在哪个佣兵团、哪个历练队,都会很受欢迎的,即便是一些大家族,也会拉拢和重点培养这样的人才。

    而且,就算是神迹灵武学院,对于天赋好的光明系职业和其他一些稀有职业、以及生活职业,也是会破格录取的!

    所以说,方才吕月说的那些话简直都是笑话!

    韩浮生这个时候爆出叶澜的职业等级,是狠狠的打了吕月的脸呐!

    此刻吕月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也调色盘似的,别提多精彩了!

    她不可置信的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她的声音尖锐刺耳,惹得隔壁桌的人都向她看过来了。

    韩浮生蹙眉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还没必要说这种谎吧!”

    在坐的其他人,听了韩浮生这话,也都明白了,这肯定是真的了,以韩浮生的为人和身份,的确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

    而吕月的脸色就更加的青白了,她挤兑叶澜,结果被自己喜欢的人打脸了!这样的结果,让她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再看向叶澜那张稚嫩的脸,明明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她就是觉得这个碍眼的丫头在嘲笑她!

    吕月的手紧紧握着酒杯,捏得手指节都在泛白了!

    她脑子一热,手忽然一歪,那酒杯就向叶澜倾斜了过去!

    “哎哟!”

    “小心!”

    邹凯和韩浮生先后出声,也同时伸手去扶吕月的酒杯。

    叶澜是个弓箭手,弓箭手以敏捷和速度为长项,所以他们二人都没快过叶澜,在他们刚伸出时的时候,她已经稳稳的扶住了吕月的酒杯。

    她出手如电的扶住酒杯,又将酒杯往吕月面前推了推,勾起唇角,盯着吕月的眼睛,微笑道:“小心一些,这酒杯碎了老板会要你赔的,而且,浪费的一杯美酒,多可惜啊。”

    韩浮生怒喝道:“吕月!你想干什么?!”

    吕月这个时候脑子终于清醒过来了,她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会下意识的犯了这种冲动!

    她赶紧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就是没拿稳酒杯而已。”

    韩浮生的脸上十分不好看,不管别人信不信她是不是故意的,他是不信的!这女人,脑子有病!

    叶澜则盯着吕月道:“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喝酒吧,别辜负了这杯美酒。”

    吕月被叶澜盯着,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有些压迫感!这怎么可能呢?对方不过是个比她还小好几岁的小女孩而已……

    邹凯也赶紧在一旁打圆场道:“对对,喝酒喝酒!吕月,你喝了这一杯吧,就当是赔罪了,虽然没有洒在叶澜身上,但也让我们都惊了一跳。”

    吕月不好再说什么,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