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390章 秦时海的愤怒!
    叶响吸了吸鼻子,大咧咧的说道:“算了算了,也不怪你。”

    叶澜也说道:“别想太多,我们还是朋友。”

    她跟秦时江、魏羽玄和司马思远三个少年一起历练过两次,这三个少年是什么样的为人,以及他们的性格,她还有一些了解的。

    比起魏羽玄和司马思远,秦时江更沉稳一些,也更细腻一些,也就意味着,他的心思要更重一些。

    看到秦时江此刻纠结的表情,她便知道,这小子心里正在纠结不安呢,便难得的温声安稳了他一句。

    秦时江还是有些沮丧的,他说:“我们……真的还能做从前那样的朋友吗?”

    叶澜点头道:“自然。”顿了一下,又强调的补充了一句,“不会有任何改变。”

    秦时江顿时松了口气,俊俏的面容上,表情也明朗了起来,“那我就放心了,叶澜,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叶响。”

    如果不是叶澜出手救了叶响,那这个时候,秦家和叶家的关系一定僵了,他也叶澜和没可能站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讲话了。

    叶澜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叶响听了却不高兴了,“哼!叶澜是我妹妹!你又是我什么人?她救我,用你来替我向她道谢!”

    秦时江:“……”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窘迫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方才那句话说得疏似乎有些不妥,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沉默了片刻,呐呐说道。

    叶响冲秦时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噗……”魏羽玄忍不住喷笑出声,在秦时海和叶响齐齐的瞪视下,他赶紧佯装正经,说道:“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任何歪门邪道都不会破坏我们的友谊的!小江子,你就放心吧!”

    他说话的同时,还伸手拍了拍秦时江的肩膀。

    秦时江一巴掌拍开了魏羽玄的爪子,说道:“我这辈子会有你这样不着调的朋友,肯定是上辈子就眼神不好使!”

    “哎!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了我!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魏羽玄不乐意了。

    “好了你们,这都什么时候了,别闹了!赶紧让叶澜、叶响她们回去吧,瞧叶响那脸脏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前面那句还像话,后面的一句吐槽,瞬间让叶响翻了脸,伸脚就踹向了司马思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会说话你别说话,被人将你当哑巴!”

    司马思远哪里会让她踢到,一闪身就躲开了。

    叶澜看着他们闹腾,心说:年轻真好……

    嗯……她现在还也年轻呢……

    苍岚似有所感,侧头看了叶澜一眼,正好看见她唇角的一抹笑意……

    叶澜等人离开了秦家庄园,魏羽玄、司马思远跟着秦时江,又返回了庄园里面。

    魏羽玄和司马思远并非枫城人,而是榕城人,他们每次来枫城,都是住在秦家的。

    这时,魏羽玄忽然说道:“你们说,这事到底是谁做的呢?是谁要陷害你们秦家呢……”

    司马思远却说道:“其实……也未必是故意针对秦家的……”

    “怎么说?”魏羽玄奇怪的问。

    司马思远摇摇头,“还是等秦大哥的调查结果吧。”

    秦时江皱眉思索了片刻,脑子里忽然闪了出了一个人的影子!

    他心中一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过最后,他还是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会是谁……”

    方才的想法,毕竟只是他心中忽然冒出来的一个猜测,这个时候,自然不好乱说……

    ……

    叶澜、苍岚还有叶响,刚刚离开秦家庄园,一个秦家的管事找到了秦时海,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秦时海越听脸色越沉!双手渐渐的也握成了拳头,看样子,是正在压抑心中的怒火!

    看到秦时海这样表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秦家大少爷为人和气,且八面玲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他如此压抑愤怒的样子!

    大家心里不由暗暗猜测,那管事,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可紧接着,秦时海便宣布,这一次的秦家庄园的狩猎活动先到此结束了!请众位宾客先离开秦家庄园!

    众人听了这个宣布,又是一愣!大家也都知道,此刻秦时海肯定没有将活动继续下去的心情了,可是,这次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除了叶澜、叶响姐妹,在场的人,基本应该都是被秦家怀疑的对象吧?!

    秦大少他……怎么现在却要放所有人离开呢??

    难道是……

    他已经知道背后那个人是谁了???

    这时,就听秦时海继续说道:“很抱歉让大家扫兴了,没想都这次的狩猎活动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等这次事情了了,在下会再次发帖子,请大家尽兴的好好玩一次的,到时候还希望大家能够再次赏脸。”

    秦时海话已说到这个地步,大家便都识趣的纷纷告辞离去了。

    当然,也有一些爱看热闹的人,心里是希望留下来看看热闹,早点知道这其中的真相的。

    不过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赖着不走,便都一脸遗憾的离开了。

    等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秦时海阴沉着脸色,走入庄园正房的正厅,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他冷声说道:“将任建辉、任小雪他们两个给我叫过来!”

    “是!大少爷!”

    一个管事答应了一声,赶紧小跑着下去请人了。

    时间不大,任建辉和任小雪兄妹就走进了大厅来。

    这两兄妹的表情,明显是都有几分慌张和忐忑,可脸上还在努力维持着镇定。

    任建辉的脸上堆起了笑意,对秦时海说道:“表哥,你叫我们有什么事吗?”

    任小雪也说道:“是啊表哥,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嘛,人家有些累了呢……”

    秦时海却沉着脸盯着他们兄妹,半晌都没有开口。

    “表哥?”任建辉又试探着叫了一声。

    “表哥你没事吧……”任小雪说。

    这时,秦时海终于开了口,“我秦家到底有那里对不住你们任家?亲戚一场,竟然让你们这样害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