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522章 狼狈
    鸿运拍卖会的掌柜姓张名甲,担任鸿运拍卖会掌柜多年,也为了杨啸勇做过不少的事情。

    他一朝也以为,自己算是杨啸勇的心腹了!并且,杨啸勇话里话外,对他也不是不当外人的样子。

    却没想到,这两天一出事,杨啸勇首先想到的,就是将他灭口!

    张甲心里怒急!心想:杨啸勇,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所以当场就对着杨啸勇喊了起来,“大少爷,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你就这么狠心,派人来要我姓名!”

    杨啸勇听到张甲的喊声,顿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了!

    他瞪向张甲,怒道:“你……你可莫要血口喷人!!”

    “呵……”张甲冷笑了一声,指向那个杨啸勇的心腹护卫,说道:“这人是谁?你当我不知道吗?还说来找我取东西?取什么?是取我的姓名吗?你是怕我知道你的事情太多,所以想将我灭口吗?!”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杨啸勇心虚的大吼。

    “呵呵……我胡说八道?”张甲冷笑了一声,又继续道:“我差点被杀的那一幕,二殿下的手下的侍卫队长可都看见了!你还说是派人找我取东西?到底是谁胡说八道?!”

    奇丰佣兵团的团长从进了屋子之后,一直就堆坐在地面上,低头不语。

    昨晚发生的事情,对他打击实在太大了!一夕之间,他从一个春风得意的强者,腰缠万贯的富豪,变成了实力被毁,空间装备丢失的废物!穷鬼!这简直就是从云端跌入了深渊!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云启的人带到这里来了。

    此刻,听到张甲和杨啸勇的对话,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团长大人,“唰”的一下抬起了头,目光赤红凶狠的瞪向了杨啸勇!

    他忽然怒吼出声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的?!你是不是也想灭了我的口,所以毁了我的一切是不是??!!”

    他现在脑子有点混乱,根本想不出到底是谁害了他的,一听张甲说杨啸勇要灭他的口,他便下意识的认为,杨啸勇也要灭自己的口了!

    杨啸勇被奇丰的团长哄的一愣,他此刻也在恼火中,也压不住脾气了,不由怒骂道:“你在胡说什么?!简直莫名其妙!有毛病!”

    奇丰团长头脑本就发热,现在被曾经跟他称兄道弟的人毫不客气的一吼,顿时就更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嗷!”的嚎叫了一声,就向杨啸勇扑过来了!

    杨啸勇没有防备,被奇丰团长扑了个正着,一下子被扑得仰倒在地面上了!脑袋磕在地面上,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磕得他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奇丰团长抓着杨啸勇的头发,就开始又揪又掐了起来!那架势跟女人打架有一拼了!

    没办法,他的斗气脉被毁,一身修为尽失,浑身又疼又无力,目前是一股怒气支撑着,勉强使出一些花拳绣腿而已!

    张甲在一旁看杨啸勇被揍,心里本来十分解气,可看那位佣兵团长如此的花架子,心里又十分的着急!便忍不住也爬过去,抡拳头往杨啸勇的身上招呼!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张甲肯清楚,自己怕是活不成了,杨啸勇虽然没杀成他,可二皇子和杨家也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索性在临死之前,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一点都不顾忌了!

    杨啸勇被这两人揍了几下,其实并没有受什么伤,毕竟这两个人的武力值都不怎么样,而杨啸勇本事,却是个四阶武士。

    在愣神了片刻之后,杨啸勇也换了手,将这两个人掀翻了出去!

    他心中十分惊讶,张甲没有武力值就算了,这个奇丰团长可是个刚刚突破八阶的强者,怎么也这么容易就被他掀翻了?!

    不过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两个人,有不要命似的爬向了他,抓头发的抓头发,上嘴咬人的上嘴!

    云启看着着狼狈的一幕,不由皱眉。

    杨玉山气得直拍大腿,怒道:“住手!都住手!都快给我住手!!!”

    可惜根本就没人听他的!

    这一次,这大厅里并没有被施放隔音术,屋外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里面的动静,都十分惊讶和好奇,不知道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里面没人发话让他们进去,外面的人也不敢擅自往屋子里闯。

    云启见自己的祖父被气得不轻,蹙眉想了一下,还是开口吩咐自己的护卫道:“将他们拉开!”

    “是,殿下!”

    几个护卫齐声应了一下,之后上前,伸手,将那扭打成一团的三个人给拉开了。

    云启看向狼狈的杨啸勇,又问道:“我的人,还有张甲都说你拍了人是杀张甲,你怎么说?”

    杨啸勇又下意识的狡辩道:“没有!我没有派人去杀他!就算他去杀人,也肯定是他跟张甲有什么过节,是他自己要杀人的!不是我指使的!!”

    “呵……”云启又嘲讽的轻笑了一声,看向了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杨啸勇心腹,问道:“你怎么说?”

    那人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是……大少爷让小的杀了张甲灭口的。”

    从杨啸勇拍他去杀张甲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一种心寒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张甲也曾经是杨啸勇的心腹!

    现在杨啸勇又把派他去杀张甲的事情,全部推给了他,他心里又冷又怒,索性就直接把杨啸勇供出来了!

    说什么心腹不心腹,如果当心腹的代价是要因为主子的自私而付出自己的性命,那么心腹也会变成只忠于自己的!

    杨啸勇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怒吼道:“你胡说!你们都胡说!!你们是不是都串通好了,故意来害我的??!!”

    没有理会杨啸勇的吼叫。

    云启让人将那些账本和信件分别给张甲和奇丰团长过目。

    之后又问道:“这些东西,你们可都认得?”

    张甲对云启磕头,说道:”小的认……”

    奇丰团长也面无表情 说道:“这些信,都是杨啸勇写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