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652章 有病!
    颜即墨听到欧阳芊芊这话,不由一愣,回过头来,诧异的看向了她。

    对上颜即墨的眼神,欧阳芊芊心底不由一颤,察觉到自己似乎表现得有点过于明显了,不过话以出口,她只能保持脸色不变,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心虚了。

    颜即墨沉吟了一下,说道:“话也不能如此说,神迹学院的招新试炼,并没有规定不可以用炼金道具来完成任务。”

    欧阳芊芊听颜即墨替叶澜说话,心里又是一酸,不由又说了一句,“可到底是有点胜之不武……”

    颜即墨认真道:“叶澜是一名光明牧师,就算没有通过这最后一环任务,神迹学院也会破格让她入学的,她过不不过这最后一环任务,都不能影响什么,况且……”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她最后那个时机,掌握的很好,就算不不用炼金卷轴,她也会抓住炼金魔偶的破绽,进行攻击的,就算杀不了它,也会重创它!那朵小葵花跟她配合得很好,叶澜抓到一个炼金魔偶的破绽,就会抓到第二个,早晚是会攻破它的心脏,完成这一环任务的。”

    欧阳芊芊心里不服,又蹙眉道:“可是她的时间并不多了……”

    颜即墨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之后说道:“剩下的时间,足够了,我猜,她只要抓住三次破绽,就能拿下炼金魔偶。”

    “三次?”欧阳芊芊挑眉,明显不信颜即墨这话。

    光明牧师,哪有那么强的攻击力!

    颜即墨微微勾了一下唇角,扯出了一丝笑意,说道:“你忘了,她不是普通的光明牧师。”

    欧阳芊芊闻言,表情顿时一滞,是了!她怎么忘了,那个该死的臭丫头还是一个弓箭手呢!

    她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是我忘了,叶澜不止是一个光明牧师呢……”

    颜即墨勾起唇角,笑容更大了几分,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学院门口的巨大光幕。

    此刻,光幕里的画面已经被切换到其他的试炼中身上了,颜即墨的眼睛落在光幕上,可表情却好像透着光幕,在想其他的事情,或者其他的人……

    欧阳芊芊看着颜即墨那俊美的侧脸,还有他那晶亮的眼眸,她的嘴唇不由抿了起来!

    那个野蛮又粗俗的臭丫头,到底有哪里好的?让他那么关注!还铁了心了想要拉她入光明神殿!

    难道是因为她是牧师和弓箭手的双修者么??

    为什么那个丫头竟然有这样惊人的天赋!竟然还是个双修者!凭什么!!

    ……

    神迹学院小广场的外围。

    这里依旧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人群中,披着黑色斗篷,被帽兜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子,也在看着那大光幕里的画面。

    他那艳丽的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妖娆的笑容……

    “竟然真的通过神迹学院的试炼了呢……很好,那你就暂时安心呆在这里吧……等我……可爱的小家伙……”

    ……

    陆野也正盯着学院门口的大光幕,呆呆的出神。

    此刻,那大光幕里的画面已经切换了,不再有叶澜的身影了,可他还是望着那光幕,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个叫叶澜的丫头,竟然真的通过神迹学院招新试炼的所有任务了!

    不可思议!

    那么,这回她是不是要转去光明专业了??

    想来,应该也不会继续在炼药师专业呆着了吧……

    可惜了,他还想跟她探讨一下炼药方面的经验呢,他一直都想不通,明明她的精神力跟他比起来还差很远,为什么就能炼制出那么高纯度的药剂呢!

    站在陆野身旁的杨芝兰,这时忽然哼道:“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还真的通过试炼任务了!”

    陆野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杨芝兰又继续道:“这回,我看她得去光明牧师专业报到了吧!”

    陆野皱眉,抿唇,依旧没有说话。

    杨芝兰又哼笑道:“我去问了炼药师专业的负责入学登记的学长,她的精神力只有五级,资质太差了!继续在炼药师班,也混不出什么名堂来,转去光明牧师专业,显然更合适她。”

    任谁都听得出来,对于叶澜的精神力测试结果,她是非常不屑的,还有一种浓浓的优越感!

    当然,这也可能是发现叶澜还是光明牧师之后,产生的一种嫉妒心里,便想要在精神力方便找回一点自信,或者说是心理平衡。

    其实五阶精神力,绝对不能算是“太差”,毕竟,炼药师专业的学生,大多是这个水平,若换做在其他学院,这样的精神力已经算是非常不错,可重点栽培的学生了!

    当然,杨芝兰不知道的是,叶澜的精神力可绝对不止五级……

    陆野又看了杨芝兰一眼,终于开口了,他皱眉道:“你说完了么?”

    “啊?”杨芝华愣了一下,看向陆野,有些不明所以。

    这时,陆野又吐出了两个字,“你话可真多!”

    杨芝兰终于回过神来了,顿时柳眉倒竖,怒道:“陆野,你什么意思!”

    陆野冷哼了一声,说道:“人家最后会去什么专业,就不劳你费心了吧!跟你又没关系!”

    “你!!”杨芝兰气得俏脸通红,胸口起伏不断。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可是一点都没有她在别人面前装出的高冷女神的风范了。

    陆野不想跟杨芝兰磨牙,转身就走了。

    “陆野,你干什么去!”杨芝兰在后面喊道。

    陆野头也没回,理也不想理她。

    他家和她家是世交,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可越是大了,他越觉得这个女人特别的烦!

    特别是他走哪里,她跟哪里,让他烦不胜烦!

    这不,杨芝兰见陆野快步走了,她果然抬脚跟上来了,“陆野,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你站住!你等等我!”

    陆野终于停住了脚步,皱眉转身,特别不耐烦的道:“你老跟着我干什么?我去茅厕,你也要跟着吗?”

    杨芝兰闻言,俏脸红晕更深,也终于停住了脚步……

    她跺跺脚道:“你最好别骗我!”

    陆野回身,继续往前走,嘴里嘟哝了一句,“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