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746章 音乐不分世界
    生命树,是精灵族的守护树,是精灵们本命天赋的源泉,也是精灵族的信仰!

    失去了生命树之后的精灵族,各方面的天赋变弱,生命也在缩短,实力大幅度下降!

    如此一来,没有了强大的实力保护,他们的美貌,他们拥有的资源、他们的各种技术,都成了被窥视东西,惹来无数贪婪的强盗疯狂的掠夺!

    他们的家园被侵犯,地盘渐渐缩小,各种资源被抢夺,被霸占。

    大批的精灵被贩卖,被屠杀,被侮辱……

    曾经无比高贵的种族,现在变成了被人眼里的货物,弱者,被欺凌,被迫害,这是何等的悲苦,何等的绝望!

    这首歌里所唱的场景:战争袭来,家园被毁,族人的伤悲,爱人的死亡、亲人的失散……

    不正是精灵族的真实写照么!

    夏洛作为一个精灵,还是曾经就像是货物一样,被捕猎、贩卖过,最后被叶澜救下的精灵, 对于这首歌里描绘的故事,没有比她能有更深刻的体会了!

    她一开始也压抑着想要哭泣的感觉,可最终没有忍住,此刻哭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众人都被夏洛忽然的哭泣惊到了!

    燕流纹看着夏洛,生意疑惑中透着安抚,问道:“夏洛,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哭了?”

    牛大宇、高志等人也都安静下来,不解的看着夏洛。

    吴孟达还二呼呼的来了一句,“哎哟,怎么说句就哭了?女人的感情就太丰富了!”

    叶澜心里有些复杂,她现在虽然是一个纯血精灵,可她前世是人类,曾经那个没有契约话小草的小叶澜,则是一个在人类中长大的半精灵。

    所以,她不管前生今世,对精灵这个种族其实都很陌生,从来无法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精灵。

    对于精灵族现在的境况、遭遇,她也不能感同身受。

    也就是在救夏洛的时候,那一刻在激起了一点她体内精灵族的气血,让她感受到了愤怒,才不惜一切都要救下夏洛,还毁了贩卖夏洛的那个佣兵团的。

    那件事过去,夏洛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在她眼里,夏洛就是个单纯的傻精灵,她还是无法将自己当成夏洛的同族去跟她相处。

    甚至,她都没有同夏洛透漏现在的生命树幼苗,就寄生在她的体内……

    可是现在,看着夏洛悲伤哭泣的样子,为什么她心里这么酸,这么涩,这么闷,这么疼呢……

    叶澜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伸手拿出一块帕子,递给了 夏洛。

    “擦擦吧。”

    夏洛愣了一下,之后抽泣着,接过帕子,捂在了自己的脸上了。

    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哭成这样!简直太丢人了!

    不过,她真的忍不住,听了叶澜的歌声,她真的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真的太想哭泣了……

    冷静看着此刻压抑着哭声的夏洛,不由问道:“你……还好吧?”

    夏洛已经没脸抬头了,她低着头,轻轻点了一下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没事,就是……叶澜唱的歌……太好听了……”

    叶澜说道:“好了,别哭了,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

    夏洛的哭声顿时嘎然而止,还忽然拿出了一面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眼睛。

    精灵都是爱美又自恋的,就算她现在顶着一张没有真实容貌美的假脸,她还是不能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叶澜等众人:“……”

    哭成这样还不忘了美,真是够了啊!

    此刻,酒吧里很多人还沉浸在叶澜的那首歌之中呢,大家或者是沉思、或者激动,都没有了继续游戏的兴致。

    有的人在一杯杯的喝酒,有的人在跟朋友闲聊,还有不少人都时不时的往叶澜他们这一桌看几眼。

    那美女主持人也算知趣,没有再调动气氛,组织大家玩游戏了。

    后来,那美女主持人被一个工作人员叫去后台了一会儿。

    时间不大,就有一些侍者端着托盘,挨桌给各个桌位送酒。

    大家都有些发愣,他们并没有再点酒啊!

    那美女主持人此刻已经又回到台上了,她站在扩音器前,笑着对酒吧里的客人们说道:“各位客人不用奇怪,我们并没有送错了酒,现在送给大家的酒,是免费的!今天大家在我们不醉不归酒吧里,一起听到了这么奇特又感人的歌曲,在这一刻,相信所有被感动的客人,我们都有了心灵上的共鸣,那么,请我们一起喝一杯吧!希望大家以后的战斗也是有意义,有目标的,为之奋斗,无怨无悔!”

    听了这美女主持人的话,众人都叫起好来,并且不再客气,纷纷一起举杯,共饮了这杯酒!

    那美女主持人也端了酒杯,跟大家一起喝下了这杯酒。

    之后,她走下了舞台,向叶澜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

    她走到叶澜等人的桌前,先礼貌的冲大家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拿着一个小玉牌,递到了叶澜的面前。

    她微笑着对叶澜道:“这位姑娘,我们老板说,感谢您带来这么感人的歌声,这是我们不醉不归酒吧的贵客玉牌,我们老板说要送给姑娘您的,还请收下,另外,各位今天的所有消费都将免单,就当跟大家交个朋友。”

    叶澜闻言扬眉,说道:“这怎么好?无功不受禄。”

    美女主持人微笑道:“姑娘不能这么说,能将这首给传唱给世人,就是很大的功了,而且,我们老板也想请求您,允许我们酒吧的吟游诗人继续将这首歌传唱下去。”

    她方才听了叶澜和吟游诗人的对话,知道这首歌不是叶澜所作,所以才说点出叶澜也是传唱给世人的。

    这其实也怕叶澜不同意他们继续传唱这首歌。

    叶澜的闻言,唇角不够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了然的看着那美女主持人,说道:“没错,我也不是这歌的作词作曲者,你们想要传唱,那便传吧。”

    之后伸手接过那美女主持人手里的玉牌,说道:“这个玉牌我就收下了,多谢。”

    说白了,这酒吧的老板就是想要个翻唱的授权,又怕叶澜不同意,才点了她一下,不过叶澜也无所谓,这歌本就不是她原唱,她的确就是个传播者,她自然不介意别人将其传唱开来。

    前世大家都说音乐部分国界,到了她这里,音乐变成不分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