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881章 亮光!
    战凛不知道,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里,比如自己的日子不好过,看到别人也不好过,他自己心里就觉得平衡了,连自己的苦日子,也觉得没有那么难捱了。

    再比如他此刻,之前被叶澜喷了个狗血淋头,此刻看到巴老被叶澜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他心里就觉得爽了!

    只不过他第一次体会这种不能对外人言的酸爽之感,所以觉得这感觉很陌生,很新鲜而已。

    叶澜才不管巴老如何下不来台,战凛如何在心里暗爽呢,她继续埋头吃东西,又干掉了两个大肉包子,才算是吃饱了。

    那帕子查了查嘴,将水囊等物收了起来,叶澜从船上站直了身体,向远处的海面上眺望着。

    巴老好奇叶澜在看什么,不过方才被叶澜挤兑的,他心里有些没面子,此刻倒不太好意思跟叶澜搭话了。

    战凛也食不知味的吃完了东西,转过身来,就看到叶澜站直了身体,瞭望远方的样子。

    “你在看什么?”他问。

    叶澜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了一句,“天已经黑了……”

    战凛和巴老向四周看了看,没错,天是已经黑了。

    此刻,四周漆黑一片,白天看着湛蓝的还是,此刻变成了漆黑的黑水,看上去深沉、幽暗,又神秘,还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可怕的感觉。

    就好像是一头安静沉睡的吞天巨兽,它随时都会醒过来,只要一个喷涂,就能将他们这个藐小的小船给掀翻出去,迅速吞噬……

    天上漆黑的天幕上,已经出现了繁星点点,清冷的月亮也高高的挂在天幕上,冷漠的俯视着海面,俯视着在海里漂泊着的这艘小小的木船……

    月光和星光散落在海水里,黑沉的海水里也闪出了点点的光芒,给这神秘的大海,更增添了一股妖异的美感……

    其实和白天一样,此刻的天幕和大海,还是连接成一片的,只不过由白天的蓝,变成了夜里的黑,天上、海上的星光练成一片,一时也让人难以分清天和海的分界线了。

    叶澜瞭望了远方一会儿,之后伸手去调整了一下船帆,让小木船的行驶速度更快了一些。

    战凛注意到叶澜的脸上露出的凝重之色,不由又问道:“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么?”

    叶澜摇摇头,说道:“什么都没发现!”

    战凛松了口气,又不满的说道:“没有发现,你为何如此表情?”

    “呵!”叶澜冷笑了一声,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战凛,说道:“就是以为什么都没发现,我们的情况才不太好呢!”

    战凛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冷声问道:“什么意思?!”

    巴老也顾不得闹情绪了,看向叶澜,疑惑的问:“是啊,小姑娘,你这话是怎么说?”

    叶澜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傻?对大海如此陌生,整这么一艘破船,就敢来出海,你们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吧?!”

    巴老闻言一愣,随即不解的问:“寿星公是谁?”

    叶澜随口道:“一个明明寿比天地,却想不开要寻死的一个老头子!”

    巴老奇怪的问:“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人?”

    叶澜嘴角抽搐了,有些无语了,她发现了,巴老和战凛这两个兽人,关注点总是很奇葩!总是不认真听她的话语本意,去关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难道这是兽人族特有的思维方式??

    她不耐烦的冲巴老摆了一下手,说道:“别关注寿星公是谁了,还是想一下,自己有什么遗言要留,如果有通讯水晶的话,赶紧打给你们的亲人吧!”

    战凛忍不住了,再次插言道:“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叶澜冷笑了一声,说道:“意思就是,如果我们再找不到岛屿、礁石等落脚点,你们可能就要葬身在这片海域里了!”

    对,她说的是你们去死,她是肯定不会死的!

    巴老和战凛听了叶澜的话,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战凛说道:“你不是说你最懂海,最懂船,要当船长,护我们平安么?你耍我们?!”

    叶澜撇嘴,露出嘲讽的笑意,说道:“你自说自话上瘾是吧?我什么时候说过一定护你们平安啊?你们是我什么人啊?莫名其妙!你们能不能平安,我说了可不算,要看这大海想不想留你们的命,看你们的运气够不够好了!”

    巴老忍不住道:“小姑娘,你把话说清楚一些。”

    叶澜道:“现在天已经黑了,等到半夜,就又是涨潮的时间了,白天的时候我们还面前能躲避一些巨浪,可到了晚上,想要躲避那些密集的巨浪,平安度过涨潮期,可比白天要难上几倍不止!除非我们找个可落脚的高地,停留一晚,还能平安度过这一晚,否则,今晚可能就是九死一生的一晚了!”

    听了叶澜的这一番解释,巴老和战凛的脸色也都变得非常凝重了。

    白天涨潮时,海面上是如何的凶险,他们都是经历过的,如果半夜再来那么一次,那的确是太危险了啊……

    巴老皱眉道:“小姑娘,你还有别的办法,对付那海浪吗?”

    叶澜翻了个白眼,说道:“都说了,我是人,不是神!在这种自然力量面前,再如何强大的强者,都是藐小的,脆弱的,现在咱们就只有这么一艘可怜兮兮的小破船,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叶澜说着话,便坐了下来,说道:“听天由命吧!祈祷神能给你们指引,让你们平安的度过这一晚吧!”

    巴老和战凛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愁色。

    此刻,他们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只能像这个小丫头说的那般,听天由命了……

    小木船继续在海上飘荡着,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已经快要到半夜了。

    船上的三个人以后沉默了许久,都没有人说话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巴老和战凛的心里也越来越发沉,紧张的等待着第二次涨潮期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抹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