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939章 第九百四十一 昏睡的男精灵
    那身穿墨绿海草长袍,不知是男是女的人,在将手从贝壳床上的人收回时,气息明显有些虚弱。

    人鱼宫人递给那人一条水草带子,被那人吸收之后,叶澜明显感觉到,那带子上的生机消失了,而那个气息虚弱的人,明显状态好了一些。

    叶澜作为一个被话小草改造成纯血的精灵,对植物的生机是很敏感的,海里的植物也是植物,所以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一切。

    夏洛也是一个精灵,她也多少感觉到了那人身上发生的一点变化,不过却没有叶澜的感觉那么敏感和精准。

    不过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海族的巫师这般举动了,所以脸上也没什么疑惑或好奇的表情。

    那人做完这一切之后,将手中已经没有生机的水草带子放回了那人鱼宫人的手里,之后缓缓的直起身体,慢慢的转过身来了。

    这个时候,叶澜才看清楚这个人的性别和容貌。

    这是一个女性的人鱼,她的头发是人白色的,身下的尾巴也是银白色的,身上的墨绿海草袍子,其实已经接近黑色了,跟她白色的头发、白色的鱼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容貌,在都是俊男美女的人鱼族中,算不得是顶漂亮的,眼睛有些过于狭长了,鼻子也过尖了一些,嘴唇略大略厚,五官分开来看,都多少有一些缺点,不过组合在一起还是挺耐看的,而且有着自己很独特的气质和味道,会让人一眼记住,难以忘记。

    还有她的皮肤,也过于苍白了一些,被身上的墨绿水草袍子一衬,就更显得白得有些透明了。

    她的唇瓣也不够红润,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粉嫩的颜色。

    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几分虚弱,但绝不是病弱。

    还有她的外表年龄,有点向二十多岁的青年女子,可又有三十多岁女人的成熟的韵味,年龄接线不是那么好分辨。

    当然,人鱼族的寿命都很长,是不能用外表年龄来当真实年龄看的,也许这个女人鱼,都已经有几百岁了。

    这女人鱼看到深蓝和若蓝,便向他们行礼,淡淡的开口,说道:“深蓝殿下,若蓝殿下。”

    叶澜听到她开口,眉头便不由扬了起来,因为这个女人鱼,一开口说的就是大陆通用语,而并非海族语言,而且,她直接唤了深蓝和若蓝的名字,听起来就亲近和平等了许多。

    还有她向深蓝和若蓝行的礼也跟别人不一样,没有那么恭顺卑微。

    深蓝和若蓝也向这个女人鱼行了礼,叶澜注意到,他们兄妹和那个女人鱼互相行的礼差不多,她猜想,这应该平等身份的礼仪。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人鱼族的那位巫师大人了吧?

    果然,若蓝很高兴的喊了一声,“巫师大人!”

    深蓝也开口道:“巫师大人,父皇让我们带两位客人来看看修阁下,他怎么样了?”

    听了深蓝这话,那女人鱼看向了叶澜和夏洛,当然,目光主要是落在叶澜的身上,因为她跟夏洛每天都会见面,早已熟悉了。

    她友善的冲她们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海丽,海族的巫师,欢迎来到海族做客。”

    其实她从一回头就注意到叶澜和夏洛了,所

    夏洛对这个名叫海丽的女人行了一个精灵族的礼仪,打招呼道:“巫师大人。”

    叶澜也冲海丽客气的点了点头,“巫师大人。”

    双方打过招呼之后,海丽才回答深蓝的问题,她的眉头轻轻皱起,带着一点点愁绪,说道:“修阁下的情况不太好,恐怕……也就这最后一两天了……”

    听到海丽这话,深蓝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可一点都不希望,这个精灵死在他们海族的地界上,特别是,这里还是他们人鱼皇族的城堡……

    夏洛的脸色顿时也变了,她也顾不得其他了,马上绕过海丽,扑向了她身后的那张贝壳床!

    海丽也让开了一些,露出了她身后的贝壳床上躺着的人。

    这个时候,叶澜才看清楚那贝壳床上躺着的人。

    那是一个昏迷不醒的男精灵,长的非常俊美,尖尖的耳朵,精致绝伦的容貌,穿着一身样式很简单的弓箭手服,更显精干帅气。

    只是,他此刻的脸色是惨白惨白的,嘴唇也白得没有血色,这就有些吓人了,还有就是太瘦了,瘦的脸颊两侧都已经凹陷下去,影响了几分他的容貌。

    不过即便如此,这个精灵还是很美的,不得不说,精灵族曾经真是获得了创世神太多的偏爱了……

    叶澜看着躺在贝壳床上昏睡的男精灵,却忍不住蹙起了眉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男精灵,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呢??

    她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关于这张脸的记忆,却想不起来她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其实叶澜见过的精灵是很少的,除了她自己,她就认识夏洛一个精灵了,她觉得应该不认识别的精灵了,可看这男精灵眼熟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时的夏洛,扑在贝壳床的庄边,伸手握住了那个男精灵的手,他的手也是十分的苍白干瘦,看起来很不健康。

    夏洛握着他手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她的肩膀也是在微微颤抖的,显然是在激励压抑着某种情绪。

    过了片刻之后,夏洛站了起来,回转过身体,看向了叶澜,她此刻的表情,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却还硬憋着,她那一双美丽的眸子看向了叶澜,透着几分希冀和求助的意味。

    “叶澜……”她嘴唇颤抖着,轻唤了一声叶澜的名字,又说道:“救救他……”

    若蓝看到夏洛难过又害怕的表情,也忍不住露出了同情和难过的神色。

    深蓝的眉头则皱了起来,看看床上昏睡的男精灵,又看看夏洛,最后看向了叶澜,他心里十分疑惑,为什么夏洛将希望都寄托在叶澜身上了?这个年纪幼小的人类女孩,到底又什么特别的?一个人族炼药师而已,还很的能救活连他们的巫师大人都救治不了的病人么??他有些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