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945章 闭嘴!
    就在叶澜考虑,怎么把修弄进她空间里的时候,话小草又说道:“娘亲,你跟人家融合之后,额头上会留下人家的图腾,七天内都不会消失的……”

    叶澜听到话小草这话,顿时有点傻眼,“什么?图腾??还是在额头上???”

    话小草继续在空间里对戳树枝,对手指状,弱弱道:“是的呢,会有图腾,在娘亲的脸上……”

    叶澜的嘴角几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之后问道:“什么样的图腾?”

    “就是就是……一圈人家的叶片啦……”话小草说完这句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人家的图腾还是很漂亮的……”

    叶澜郁闷道:“漂亮不漂亮先不说,额头上,那可是明面上,这是怕别人都看不见吗?!”

    额头上长了一圈树叶子,能漂亮当哪去?对话小草的这一说法,她持保留态度!

    其实她眼中怀疑,话小草是太自恋,才这么给自己贴金的!

    话小草弱弱的道:“就是……就是在额头上……”

    叶澜叹气,“不能换个位置吗?”

    话小草继续弱弱的,“不能……”

    这据说是在创世神创造这个世界的之后,又创造了各大种族的先祖,精灵族的第一代先祖,就是在天地间孕育的第一代生命树旁出生的。

    那时的第一代生命树也是一棵幼苗,它跟精灵族的先祖结下了契约,陪伴着精灵族的先祖一起成长,她和它彼此信任,心灵相通,可以互借力量。

    第一代生命树就是在精灵先祖的额头上印下了图腾,作为她绝美容颜的一种点缀,给她的美丽更增添了一种灵气,美丽得让天地都位置动容……

    所以,生命树的图腾是很的很美很美的,真的是它自恋……

    叶澜的小脸已经要皱成一个包子了,心里十分的烦恼,又在心里问道:“怎么你借完力量之后,那图腾也不会消失么?”

    话小草道:“如果人家一直与娘亲融合,那图腾是一直都不会消失的,若是人家结束与娘亲的融合,图腾才会只保留七天……”

    叶澜此刻是真的郁闷了,也就是说,她若想要救这个叫修的男精灵,就得在夏洛和这些海族面前,暴露她精灵的身份??

    她一点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她还没想要,要不要作为一个精灵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且她总有一种预感,若是她暴露了身份,有一些责任,就算她不想接,也会接连来找上她的……

    夏洛、海丽、深蓝和若蓝等人,见叶澜一直用几个指头压着修的手腕,好半天都不说话,可脸上的神情一直变换,且越变越难看,几个人心都渐渐的往下沉,越沉越低,都已经要跌入深渊了……

    可一时间,谁都不敢第一个开口,打破这份沉默。

    海丽更是在心里暗叹了一声,看向贝壳床上的修,眼神有些怜悯。

    这时,话小草忽然提醒叶澜道:“娘亲,时间不多了,那个男精灵的情况好像不太好,怕是今天都未必挺得过去了……”

    它话音刚落,叶澜就看到贝壳床上的修,身体抽搐了几下,苍白如纸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痛苦的神情!

    “修!”夏洛赶紧扑到贝壳床的边上,声音哽咽的在修的耳边呼唤,“修!你怎样?修,你别吓我……”

    海丽摆动尾巴,游到了贝壳床边上,拧着眉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床上修的情况,之后语气凝重的说道:“他体内的光明力量,每日都会不安分的暴动一次,今日早上已经又过一次这样的情况了,没想到这一天还没过,竟然又开始了!看来他的情况是真的不太好了!就看他能不能挺过这一次了,若是挺过去,他或许还能活到明天,若是挺不过去……”

    她话语说到这里便停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不过在场的几人,都能猜到她未说完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夏洛顿时伏在贝壳床的床边,有些崩溃的“呜呜”哭泣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自责的在嘴里念叨着,“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若不是为了救我,修他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修,你醒醒啊……修,老师,对不起……求你,要挺住……”

    夏洛那伤心欲绝的样子,让听着的人都忍不住心酸。

    若蓝一脸的难过,声音也有些哽咽的说道:“好可怜啊……”

    海丽则伸出了一只手,搭在了夏洛的肩膀上,轻叹了一声,安抚道:“这不怪你……”

    她尽出声说了这一句,就安慰不下去了,因为此刻,什么样的安慰,都显得很是苍白无力……

    这时,深蓝忍不住对冲叶澜说道:“你不是说有第二种办法吗?!你不是说能炼药吗?!那你倒是救他啊!你一直不说话,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不会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吧??!”

    深蓝对叶澜说的这番话,语气很冲,真实是有一些质问的语气,还有几分质疑!

    叶澜因为夏洛忽然叫了一声“老师”,心里一动,有什么念头在心头一闪而过,可还没等她抓住呢,被深蓝这么一打岔,那一闪而过的想法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瞪视深蓝,没好气的来了一句,“闭嘴!”

    这一声,十分响亮,还带着一股压制不住的怒气,深蓝被吼得一下子呆住了,下意识的就怪怪不上了嘴巴。

    海丽和若蓝也看向了叶澜,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只有夏洛,还在修的床头,专心致志的哭泣。

    叶澜伸手一怕夏洛的后背,说道:“别哭了!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先起来!”

    夏洛身子一顿,哭声嘎然而止,之后很听话的从修的床头移开了。

    她的肩膀还是一颤一颤的,却努力压着自己的泪意。

    深蓝的眉头顿时又紧紧的皱了起来,他对自己被叶澜吼得下意识听话有些懊恼,看到夏洛也如此听这个人族女孩的话,心里更加疑惑,一个骄傲的精灵,为什么要这么听一个人类的话呢?!

    这时,叶澜又伸手抵在了修的胸口,在精神领域里问话小草:“他能挺过去这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