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975章 是不是生命树?
    夏洛之前就觉得奇怪,两百多年前,修就已经是九阶的天空魔弓手了,如今两百多年过去了,前段时间跟那些光明神殿的人交手,修所施展出来的,还是九阶魔弓手的实力!

    他用了两百多年的时间,都没有突破九阶,成为一个圣阶的强者吗?!

    虽然很多人会停留在某个实力阶段,一辈子都不能突破,虽然精灵族失去了生命树,整体实力都在下降。

    可是修不同!修是精灵族最近这两三百年以来,修炼弓箭手职业的精灵中,天赋最高的一个!

    他以不足一百岁的年龄就突破成了九阶魔弓手!怎么可能卡在九阶魔弓手的阶段,两百多年都不突破呢?!

    现在听叶澜说,修的身体上还有旧伤,被旧伤所影响,所以才一直不能突破,她才明白过来,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夏洛看向修,眼神有些难过和心疼,这样一个天才,一个精灵族中的英雄,竟然因伤印象了修为,不能突破,他一定很痛苦吧……

    修听到叶澜如此问他,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坦然的微笑道:“被你看出来了……没错,两百多年前,我受了很严重的伤,那一次,差点就死了,后来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不过却落下了病根,修为虽然没有退步,可也不能突破了……”

    叶澜沉思了片刻,忽然又问道:“那个时候给你治伤的人,是谁?”

    修看着叶澜,眼底闪过一抹了然之色,他回答道:“是你的母亲,是她救了我,让我捡回了一条命。”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其实,我能长期改变容貌,在人族中生活而不被发现,也是你母亲给我的变身药剂,你的母亲……是个很了不起的炼药师。”

    听了修的这番话,叶澜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她眼底不过闪过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她现在,倒是对她这具身体的生母,有了几分好奇了。

    就是不知道,这样一个本该继承精灵族王位的女子,为什么跑去了人族大陆,将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类的样子,嫁给了一个人类呢?

    而这十几年,她又为什么失踪了?她去了哪里?现在还活着么……

    这时,夏洛再次开口,问叶澜道:“叶澜,修老师……他的旧伤,还能治好么?”

    问完这话之后,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叶澜,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紧张和希冀的情绪。

    修也看向了叶澜,眼神里也有几分希冀,虽然说,这两百多年以来,他早对自己不能突破的这件事,心态早已平静了,可若是还有希望,他当然是也希望能够根治旧伤,突破成为圣阶强者的。

    毕竟……精灵族如今的强者不多,精灵族还需要他……

    叶澜想了一下,还是将话小草的话说了,“能是能,不过,修前辈的旧伤,毕竟时间太久了,想要根治可没那么快,修前辈现在的身体状态也不好,还虚弱的很,还是先将身体料理好之后,再想治疗旧伤的事情吧。”

    听到叶澜这话,夏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和惊喜表情!

    她说道:“能治疗就好!能治好就好!很是太好了!”

    她除了反复说这几句话,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语言来了。

    修也很高兴,他失望了两百多年,终于又燃起了新的希望,心中也是非常激动的,不过,他还是说道:“不急,两百多年我都等了,若能根治,等多久都是值得的……”

    叶澜点点头,说道:“那你先休息一会儿,明日我再来看你。”

    她们今天已经跟修说了不少的话,她看修的脸色,已经出现了一些疲惫之态,便打算先告辞离开了。

    虽然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清楚,可也不急于一时,等修的状态好一些,可以慢慢再问。

    夏洛也赶紧站起身来,说道:“我可叶澜一起走,老师,您先好好休息。”

    这时,修却忽然开口,唤住了叶澜,说道:“等一下。”

    叶澜看着修,问道:“修前辈,你还有事吗?”

    她在听说,修跟她这具身体的母亲是旧识之后,对修的态度就收敛了几分随意,多了几分尊敬,毕竟这个男精灵,是她母亲的朋友,也算她的长辈了。

    只是,想到夏洛和修之间的暧昧气氛,这辈分似乎有点乱啊……

    修说道:“叶澜,你不必叫我前辈,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修,虽然我和你母亲是朋友,但我想,我和你也可以成为朋友。”

    叶澜闻言,不由勾起唇角笑了一下,说道:“好的,修,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修看着叶澜,确切的说,是看着叶澜额头上的图腾,片刻之后,问道:“你额头上的……可是生命树的图腾?”

    听到修这个问题,夏洛也不由看向了叶澜,眼眸中闪着激动的光芒,等着她的回答。

    叶澜觉得,这已经是一件非常明显的事情了,她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而且,生命树其实不能算是她自己的,而是整个精灵族的!所有精灵,都有权利知道他们的守护神树已经重生了……

    她想了一下,便回答道:“是。”

    得到了叶澜这样确定的答复,修和夏洛的表情都更加激动了。

    修看着叶澜的眸光有些炙热,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说道:“你……那颗生命树种,是不是……已经苏醒了?!”

    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只是还想从叶澜的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才能确定这是真实的,不是他的幻觉,不是他的梦境!

    叶澜闻言则扬眉,“你知道世上还有一颗生命树种存在?”

    夏洛也转头,诧异的看向了修。

    修点头道:“是,我知道,那颗生命树树种……应该一直在你母亲那里……”

    叶澜点了一下头,说道:“没错,我从小,母亲就在我身上戴了一个琥珀挂坠,那琥珀里封着的,就是生命树的树种,后来……琥珀坠子碎了,树种进入了我的身体,渐渐的成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