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1094章 1096 下场!
    颜即墨听了叶澜的话,点了点头,平静说道:“如果真如叶澜姑娘所言,那这些人,自然是该教训的……”

    之前那个向叶澜发难的中年牧师,听了颜即墨这话,顿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不由插话道:“圣子大人,怎么能听这丫头一面之词!”

    叶澜看向说话的中年牧师,嘴角勾起,又露出了嘲讽的笑意,之后看向颜即墨,看他又会说什么。

    颜即墨听到那中年牧师的话,眉头几不可查的蹙了一下,之后展眉,语气依旧那般平静无波,说道:“自然不能听谁的一面之词……”

    那中年牧师听到颜即墨这话,顿时松了口气。

    倒不是他一定要揪着这事儿不放,只是觉得被扫了脸面,有点咽不下这口气而已……

    就在这时,就听颜即墨又开口道:“叶澜姑娘说的很对,我们来的晚,没有看到前面发生了什么,周围的人应该是看到了的,不如问问大家,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颜即墨的话音刚落,周围顿时就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声音:

    “我们是看见了!是那姑娘想买草药,钱二以次充好想坑人家,被那姑娘发现了,不买了,钱二他们却不放那姑娘几人离开了!”

    “对对对!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看见了!钱二不止想让那姑娘买下他那破烂草药,还想要抢那姑娘几人身上的钱财和宝贝呢!”

    “是钱二他们先动的手!他们不怀好意,没想到这次踢铁板上了……”

    “钱二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在镇上作威作福,欺压乡里,我们打不过他,都敢怒不敢言,圣子大人,您也要给我们做主啊!”

    “对对!圣子大人,您可不要放过他们啊……”

    周围众人,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虽然很乱,可也基本将钱二等人坑叶澜,还想抢劫的事情说清楚了。

    不止如此,还将钱二他们往日做的那些恶事,都给抖落出来了。

    平时钱二带着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在镇上作威作福,镇上的人惧怕他的三阶武士的实力,敢怒不敢言,可心里都对他恨的牙痒痒。

    今天钱二找叶澜等人的麻烦,终于踢到铁板上了,那真是大快人心!不过镇上居民觉得,这几个外乡人,也就教训钱二等人一顿就会离开,钱二他们还是会在镇上祸害他们,他们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看看热闹而已。

    现在则不同了,光明神殿给世人的印象就是光明又正义的,现在光明神殿的圣子大人还在这里,定然能给他们做主吧!

    钱二和他的那些同伙,除了钱二晕过去了,其他人还都清醒着呢,听到周围众人的那些话,一个个吓得都颤抖不已,本来就被修打的吐血,此刻一个个吐血吐的更多了……

    周围这些人这么一嚷嚷,颜即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叶澜没有说话,地上的这几个家伙也是该教训的!

    那个之前上来管闲事的中年牧师,此刻却是脸色青白交加,十分的不好看。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退回颜即墨的身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再被提起先前的举动,那就太丢人了。

    叶澜扫了那个缩回去的光明神殿人,心中冷笑,这些虚伪的卫道士!她不想与这些光明神殿人过多纠缠,所以也就当没看见那个中年牧师的举动了。

    她看向颜即墨,扬眉道:“圣子大人听见了?”

    颜即墨点了一下头,看向叶澜,歉然的说道:“之前是我们冤枉了叶澜姑娘,很抱歉,还请叶澜姑娘勿怪。”

    叶澜“呵呵”一笑,说道:“谁看怪你们光明神殿的人呢?现在证实了我的清白,我已经很满意了。”

    颜即墨闻言,眉头不由皱了一下,看向叶澜的眼神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姑娘对光明神殿总有些一些敌意呢?而且……好像一次比一次明显了……

    这时,叶澜又说道:“圣子大人还有事吗?没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着,她便转身,打算离开了。

    修和夏洛也准备跟着叶澜一起离开了,他们跟叶澜一样,一点都不愿意跟光明神殿打交道!

    颜即墨赶紧说道:“叶澜姑娘,请等一下。”

    叶澜眉头紧皱,回身问道:“圣子大人还有什么事?”

    她的表情,她的语气,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

    颜即墨身边的几个神职人员看在眼里,都十分的气愤和不解,他们加入光明神殿之后,走到哪里都被捧着,几时遇到过这样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人?

    而且这丫头竟敢对圣子大人如此不敬!谁给她的胆子?!

    圣子大人也是奇怪,为何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如此好脾气呢?!

    不过在颜即墨面前,他们也不敢越过颜即墨,再多说什么,只能把这口闷气憋在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颜即墨见叶澜停下来了,却没有马上跟她说什么,而是又扫了地上的钱二和他的几个同伙一眼,对身边的一个牧师吩咐道:“把他们的斗气脉废了,之后送到这镇子的镇长那里,让他处理吧。”

    “是!圣子大人!”

    那牧师答应了一声,走向了钱二和他的同伙。

    钱二还在晕厥,什么都不知道,而他的几个同伙都吓坏了!

    他们本来吐了不少血,都难以开口说话了,此刻都拼了力气,开始求饶起来。

    “饶……饶命啊……小……小人再也……再也不敢了……”

    “圣……圣子大人,饶了我们吧……”

    “饶命……”

    颜即墨不为所动,脸上神情依旧平静淡然,语气也是十分平静的,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而不是随口决定了几个人的命运,他说道:“我并没有要你们的姓名,你们该知足了,动手吧。”

    最后三个字,是对那个被他吩咐的牧师说的。

    那牧师不再迟疑,动作又快又狠,动手挨个摧毁这些人的斗气脉!

    惨叫声,一声声响彻了整个自由交易市场!

    目睹这一幕的那些围观的人,都不再叫嚷了,都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

    钱二的斗气脉也被摧毁了,剧痛让他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发出了惊天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