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 第2494章 如此尴尬
    修一边给昏睡过去的夏洛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问叶澜道:“这丹药,她需要吃多久?”

    叶澜回道:“一共十颗,如果药效跟我预估的一样,吃完十颗她应该就好了大半了,之后就是慢慢调理,可能需要个一年半载的。”

    修在心里暗叹,好吧,就看着她再这般折腾九天吧……

    虽然不忍心,但他当然更希望夏洛能够真正的好起来!

    “她醒来……神智就会清醒吗?”修又问道。

    叶澜道:“我的预估,竟然是会有一点清醒时间的,不过应该不会太久,如果出现偏差,第一次醒来,也可能神智还不是清醒的。”

    修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吃了这药,可还有什么注意事项?比如有什么忌口的东西吗?”

    荆朵听了修的话,不由瞅了修一眼,这人怎么把她要说的话给抢了……

    燕流纹这时也看看修,再看看夏洛。

    她怎么觉得宇修老师……对夏洛有些不一般啊……

    当初在神迹学院,宇修老师可是夏洛班主任呢,夏洛在他的班上还当着班长……

    她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

    一直在记录夏洛情况的淡竹长老,也忍不住抬头,将修看了又看。

    这家伙,是打定了主意想要老牛吃嫩草了么??

    叶澜听修这般事无巨细的问个不停,也不由抽了抽嘴角,这些问题,她原本是要嘱咐荆朵的。

    不过现在修问了,正好荆朵也在,叶澜便说道:“饮食方面,不要给她吃太甜的东西和辛辣的东西,只吃粥和蔬菜就可以了,身上的汗水及时茶洗干净,屋子通风,但不要直吹的硬风,其他就没什么了。”

    其实这药主要忌油腻,不过除了她和暗精灵,其他的白精灵都不吃肉,夏洛虽然在东大陆呆了不短的时间,可依旧是吃素的,这一点就不必嘱咐了。

    修和荆朵详细的记下了叶澜的这些医嘱。

    叶澜嘱咐完之后,又道:“好了,大家都别在这里守着了,就先散了吧,这里人多空气不够流通,对夏洛的身体也不好。”

    修抬头看向叶澜,说道:“我想留下来照顾她,会有什么影响吗?”

    叶澜原本是想让大家都各自散去,她留下守着夏洛,随时观察她的情况,等她第一次清醒过来的。

    但听了修的这句话,她略沉吟了一下,就点头道:“那行吧,修你在这里看着夏洛,我们就先离开了。”

    她刚刚查探过夏洛体内的情况,觉得还算稳定,她不亲自守在这里也没什么大问题。

    既然修要守着夏洛,那她就别当电灯泡了,给他们一点独处的时间吧。

    荆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片刻,之后还是闭上了嘴巴,跟着叶澜等人一起离开了夏洛的房间……

    众人离开之后,修拿了帕子,仔仔细细的将夏洛身上的汗水擦干了。

    一些不方便的部位,他停了手,想了想,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清洁手镯,套在了夏洛的手腕上。

    之后他动作轻柔的抚摸着夏洛的脸蛋,凝视着她的面容,眼神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怜惜……

    他声音低低的在夏洛的耳边轻语着,“小丫头,快点醒过来吧……你都傻了这么久了,再傻下去,可就真的傻了……一辈子只能做一个傻丫头了……”

    夏洛也不知是睡梦中看到了什么,还是不舒服了,或者是真的听到了修的话语,在修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修看着夏洛皱起来的小眉头,先是一愣,随即就低声笑了起来,说道:“怎么?说你是傻丫头,你还不服气么?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你说你还不够傻么?若是叶澜没回来,你说你怎么办呢?又让我怎么办呢……”

    夏洛仿佛在回应修的话语一般,不仅皱眉了,还嘟了嘟嘴,那表情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修看着夏洛这可爱的样子,不由晃了晃神,之后慢慢的附下身去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唇已经印在夏洛的唇瓣上了!

    夏洛的唇上,还有着一股丹药的药香,瞬间就沁入了他的肺腑,让他顿时也仿佛受到了那药力的影响一般,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张俊脸顿时就红了!

    可是,他竟舍不得移开唇瓣……

    这时,荆朵正好返回来了。

    她跟着叶澜等人一起离开之后,就去打温水去了,打算回来让修出去一会儿,她好将夏洛身上的汗水擦拭干净。

    可是没想到,一开门进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荆朵顿时惊呆了!

    她瞪着一双眼睛,长着嘴巴,端着水盆,僵着身体,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床上的修和夏洛!

    天呐!修这家伙,也太猴急了吧?!!

    夏洛的病还没好呢,人还没清醒呢,他就……就对人家这样那样……

    修方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和夏洛唇瓣相贴的触感上了,竟没有听到荆朵的脚步声,直到荆朵开了房门,他才被开门声给惊醒了!

    他几乎是一弹而起,站了起来,转身,一脸尴尬的与荆朵对视。

    这一刻,修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冲到了脸上了,他想,此刻他的脸肯定红的跟滴血一样了吧!实际上,也的确差不多如此了……

    他真恨不得挖个洞直接将自己埋起来算了!

    活了几百年了,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的尴尬过……

    荆朵和修两人对视了片刻,荆朵先有所反应了,她努力收回自己脸上震惊的表情,放下了水盆,故作淡定的说道:“那什么,我就是来送点水,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罢,她就要转身离开。

    “哎!”修往前迈了一步,抬起一只手想要招呼荆朵留步,可说出口的话却是:“不是……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真不是有意要轻薄夏洛的,他方才只是……只是情不自禁,他真的不想让人误会,他坚持留下照顾夏洛,就为了干这事儿……

    可是开了口,他却发现根本没法解释,这种场面,被人堵了个正着,这怎么解释?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