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凛决定了,一会儿就联系族人,收拾一批像样的贺礼,迅速运送到南大陆来!

    当然了,他不准备找海族帮忙,主要是觉得有些丢脸,但他自己族人运送礼物过来,海船航行可要比海族的海螺船慢多了。

    不过慢就慢吧,反正怎么也是赶不上在叶澜的继位之前送出那一批礼物的,他就在南大陆多呆一段时间好了。

    正好也跟叶澜仔细商讨一下合作事宜。

    他联系族人,除了说贺礼的事情,也好跟先知大人和族人商议一下,跟精灵族的合作。

    叶澜听战凛说还有贺礼送来,眉毛不由微微挑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快得战凛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表情变化。

    其实叶澜很清楚战凛是怎么赖上冷静,来到南大陆的。

    他发现冷静要来南大陆也只是意外,更是临时决定的跟来南大陆,也不知道她要继位精灵王的事情,自然不存在提前给她准备贺礼了。

    她也明白战凛定然是为了面子才这般说的,不过这都是小事,看透了也没必要说透。

    她便冲战凛微笑着道:“王子殿下你有心了,那我就谢谢了。”

    战凛听到叶澜对他这般客气的称呼,心里便不太是滋味儿了,他看着叶澜,神色复杂的说道:“叶澜,你与我说话,不必如此客气的,好歹我们也是共患难的朋友……”

    一旁的苍岚不由微微瞥了一下嘴,若不是顾忌自己的形象,他真的很像不雅的赏这个臭狮子一双白眼球!

    竟然当着他的面,用这般语气,这般神色跟他的小精灵说话!当他不存在呢?还是当他是瞎的呢?!

    苍岚端起桌上的花茶茶壶,给叶澜的杯子填满的茶水,端给叶澜,说道:“说了半天话,口渴了吧?喝茶!”

    叶澜闻言,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哪里说了半天话?她和战凛一共才没说了几句话呢好么……

    不过她自然不会拆苍岚的台,很配合他的伸手去接茶杯了。

    可苍岚却又把茶杯收了回来,说道:“有点烫,我帮你吹吹。”

    说罢,他便把那茶杯放在了自己的唇边,轻轻的吹了起来……

    叶澜:“……”

    她自然明白苍岚这是作的什么妖,这个小气的男人……

    好吧,她就看着他表演……

    苍岚吹了片刻茶水之后,也不将茶杯递到叶澜手里了,直接伸手递到了她的唇边,说道:“好了,不烫了,喝吧。”

    叶澜:“……”

    她盯着苍岚,用眼神说话:你够了啊!哪有这样秀恩爱的,肉麻不!

    苍岚与叶澜对视,也用眼神与她交流:不肉麻!我喜欢!你不喜欢么?

    叶澜:“……”

    好吧,她败下阵来了,真是服了这个男人了!

    她就着苍岚的手,低头喝了一口茶水……

    苍岚勾起唇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着这一幕的战凛,一颗心仿佛被浸泡在精灵们特制的超浓果醋里了一般,都要冒出酸水来了!

    可是他没有任何立场表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