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岚每次在战凛离开叶澜书房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进入叶澜的书房。

    他进门就会将叶澜压在椅子上狠狠的亲,亲到她胸口不断起伏,呼吸困难了,才虎i放开她。

    这天也是,苍岚进门又按着叶澜一顿狂亲。

    亲到叶澜快上不来气了,他才放来她的唇瓣,将她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力的揉了揉。

    叶澜推了苍岚一下,没有推开,小声抱怨道:“你弄乱我的发型啦……”

    精灵族的王是不需要像有些人族国家一样,每天上朝的,通常都是几天才去前面大殿,跟所有的长老和战神、将领们开一次会。

    叶澜在不去前殿议事的时候,是不带王冠的,她嫌弃太沉,而且在书房里忙事情,累了想要躺一会儿、歇一会儿都不方便。

    不过她的头发每天都被伺候她的精灵侍女梳理的很整齐精致,被苍岚这样一弄,被别人发现了多不好啊……

    苍岚则轻哼了一声,说道:“那你把那个讨厌兽人赶走!”

    叶澜憋着笑,抬起头来,眨巴两下大眼睛,望着苍岚,故意装傻道:“哪个兽人啊?”

    苍岚咬咬牙,伸手刮了一下叶澜的鼻子,说道:“你知道我说的是那个叫战凛的家伙!”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你知道的!那个家伙对你有企图,看你的眼神特别讨厌!”

    叶澜伸手拍了拍苍岚的手臂,安抚道:“你知道的,我和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你这吃的哪门子醋嘛……”

    她见苍岚的脸色越发不好了,赶紧又说道:“放心吧,他在精灵族呆不了多久的,他毕竟是兽人族的王子,兽人族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他很快就会回北大陆去的。”

    苍岚冷哼道:“可是他们已经在守护之城呆了很久了!”

    叶澜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不是在谈合作嘛,还有他们所说的送我的贺礼还在路上呢,再说我也不好直接说赶他们走啊……”

    苍岚扬眉道:“那我去说?”

    说着,就转身做要离开状。

    叶澜知道苍岚能说出这话来,就真的能去做这事的。

    她赶紧伸手拉住苍岚的袖子,说道:“好了,别闹了好不好?”

    她发现这男人越来越傲娇难缠,越来越孩子气了,跟她刚认识他时,那清冷腹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苍岚听到叶澜这话,转回身来,黑着脸说道:“你说我在闹?”

    叶澜道:“我就是这么一说……”

    “哼!”苍岚一甩袖子,特别傲娇的走了!

    叶澜见苍岚那头也不回的架势,也来气了,这人闹什么闹!随便了,想她去哄他?她就不!

    结果第二天,战凛又来找叶澜议事,商讨一些有关两族合作的几个细节。

    两人商讨了一半,苍岚就开门走进来了。

    叶澜看着跟她闹了一天别扭的苍岚,不由扬眉,这个家伙这个时候进来要做什么?不会是来赶战凛的吧……

    战凛也看着苍岚,他和叶澜还没谈完,这家伙怎么就来了……

    这时,苍岚抬手,做了一个让叶澜和战凛都无语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