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叶澜又转向那些暗精灵,厉声道:“还有你们!既然已经从深渊世界回到了地表世界,回到了南大陆,你们的故乡!那就别把自己当外族!如果你们不能融入这里,不想在这里扎下根来,好好的生活下去,那就趁早离开这里!回深渊世界去!”

    那些年轻的暗精灵们,听了叶澜这话,跟那些白精灵一样,也都将脑袋低垂到了胸口,露出了羞愧的神色……

    虽然在离开深渊之后,他们偶尔也会怀念深渊世界,不管深渊再如何危险,如何贫瘠,幻境如何恶劣,毕竟那也是他们生长过的地方。

    不过既然他们已经跟着族长和各位长老,跟着女王陛下回到地表世界了,他们自然也没想过回深渊世界,地表世界是他们祖先生长的地方,也是他们的根,况且地表世界的环境比深渊世界好太多了,资源也丰富太多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要更好、更安稳的生活呢……

    可这段时间,虽然白精灵们对他们还算客气,可他们还是感受到了隐藏在这客气下面的疏离和排斥……

    这样的感受让他们心里不舒服,自然也会对白精灵们产生排斥的心里,也不会用心的融入白精灵的族群,把自己跟他们完全区分开了。

    很多暗精灵对白精灵的感觉是很矛盾的,他们羡慕白精灵,因为他们更加优雅、更加渊博,而且每个白精灵都是艺术家,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音乐、绘画、手工眉……这些消遣的东西,他们都能做到极致!

    暗精灵们长期生活在深渊世界,在那种条件恶劣,生存艰难的幻境,哪里还有心思研究这些没用的东西……

    可羡慕的同时他们又对白精灵们很不屑,南大陆这么好的环境、这么丰富的资源,都能让白精灵们把日子过成这样,受了那么多年其他种族的压迫,实力倒退、寿命减少,真是可怜又可悲!

    现在的大多白精灵,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弱鸡……

    白精灵们和暗精灵们表面维持着客气友好的一面,可对彼此都是不屑和排斥的,这内部矛盾自然就产生了,爆发也是早晚的事情。

    今日只是在年轻的一代当中爆发了一点不算太大的矛盾,若不好好调节,以后怕是会有更大的内部矛盾发生……

    叶澜和墨玉、修,还有众位精灵长老、将领,心中其实都很清楚,这摩擦、矛盾是难以避免的。

    现在既然发生了,其实是应该庆幸的,趁着“伤口”还小,好好“上药”护理就好了,不然等“发炎”、“化脓”了,再处理就晚了……

    叶澜眼神锐利的扫视在场的精灵们一圈儿,语气严厉的说道:“我不管你们心里都是怎么想的!我明确的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这世上只有一个精灵族!没有白精灵和暗精灵之分!别一个个在那端着什么身份什么血统!说别人跟你们不算同族?那我的父亲还人族!我身上还留着一半人族的血呢!若要较真起来,我也只是个半精灵!是不是也低你们一等?是不是不配做你们的王,不配领导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