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澜听了那个仅存的佣兵的话,虽然怀疑他是为了活命乱喊的,但她也不在意让他多活那么一会儿的时间。

    她从那些精灵护卫一挥手,制止了他们的攻击动作。

    那些精灵护卫齐刷刷的收起了手中的武器。

    这时的他们,看起来总算有点军人的素养了。

    叶澜抬脚,向地上趴着的那个佣兵走去。

    阿布伦赶紧说道:“陛下,这人怕是胡说八道的!”

    在他的眼里,那个佣兵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出了那个佣兵,其他都是自己人,所以他直接唤了叶澜一声“陛下”。

    地上趴着的那个佣兵,听到这声“陛下”,更是无比震惊!是他听错了吗??

    陛下??这个女人是精灵族的精灵王??

    可是……可是精灵族不是早就没有立精灵王了吗??

    他觉得今天的经历,无比的奇幻!这些事情就跟做梦一样!

    当然,他倒是希望这是一场梦呢!可惜,这只是他人生最后第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而已……

    叶澜淡淡说道:“无妨,就听听他要说什么,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

    阿布伦闻言,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跟在叶澜身边,一起走向了那个佣兵,以防他临死之前做出什么伤害叶澜的举动。

    当然,以叶澜的实力,她是不可能被一个小佣兵伤到的,阿布伦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不过是下意识的防护举动罢了。

    燕流纹和叶卓然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他们走到了那个佣兵面前。

    阿布伦伸出一只脚来,踢了踢那个佣兵的身体,很小心的避开了地上的那些骚臭的液体,并捂上了鼻子。

    那个佣兵感受到阿布伦踢他的脚,他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了。

    叶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个佣兵,说道:“你想要告诉我们什么重要情报?”

    那个佣兵颤着声音说道:“是……是有关……有关精灵族的……”

    叶澜闻言,略有些诧异的扬,“是么?说说看!”

    那佣兵赶紧说道:“你……你得答应我……不能杀我!要……要放我离开!我……我才能告诉你!”

    叶澜闻言,一双眼眸顿时危险的眯了起来,语气更是危险,“你在跟我讲条件?”

    阿布伦又狠狠的踹了那佣兵一脚,说道:“你还敢讲条件?你配么?!”

    那佣兵被阿布伦踢得惨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肋条好像被踢断了几根!他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身下的骚臭尿液更多了……

    阿布伦、燕流纹和叶卓然等同时嫌弃的皱眉。

    叶澜道:“你再尿,我就让我的手下踢爆你那里!”

    阿布伦和众位精灵护卫:“……”

    女王陛下好……好威武霸气……

    燕流纹和叶卓然都很了解叶澜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对她这样的言行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

    那个佣兵吓得,赶紧夹紧了双腿,努力憋住,再不敢尿出来了!

    叶澜的耐性已经没剩多少了,她冷声道:“说!你到底知道什么?”顿了一下,又说道:“你可想好了再说,如果我发现你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